2018/04/01
作者:張尤金

古巴飛彈會轉彎,Chapman秀了一手打不到的『電玩滑球』

昨天在洋基對藍鳥拿下二連勝的比賽中,終結者Aroldis Chapman連續第二天登板,拿下本季第一場救援成功,但賽後出現了一些雜音。 metsmerizedonline.com...

請繼續往下閱讀

昨天在洋基對藍鳥拿下二連勝的比賽中,終結者Aroldis Chapman連續第二天登板,拿下本季第一場救援成功,但賽後出現了一些雜音。


metsmerizedonline.com

 

就如New York Post報導所言,雖然Chapman昨天的3個出局數都是三振,但他被Steve Pearce、Yangervis Solarte連續打出二壘安打失1分,比數被追成2比4,下一棒上場打擊的Randal Grichuk成了追平分。所幸Chapman最後及時回神,用100.3 mph的速球再見三振結束比賽:

 

一局耗費23球還上演了一點小劇場,但顯然總教練Aaron Boone和Chapman本人都不擔心。Boone賽後受訪時說:

「我認為他投得很好。球速在最佳狀態,球出手後的旋轉也沒問題。」

 

Chapman對自己的狀態也很有信心,在被問到失分的問題時,他透過翻譯回答:

「只是剛好有幾球被打中,其中兩球被打成二壘安打罷了。」

 

從比賽過程來看確實是如此。Chapman對藍鳥第三棒Justin Smoak投出3球三振,而且最後一顆讓Smoak揮空三振的這一球球速達100.8 mph,轉速則是2,523 rpm,這種球速和轉速的結合真是可怕。

 

此外,在面對前一棒、也是藍鳥最佳打者Josh Donaldson時,Chapman先用兩顆97-99 mph的速球取得球數絕對領先,接著放大絕,先是100.5 mph速球讓Donaldson揮棒不及打成界外,再一顆87.2 mph的大角度滑球,讓Donaldson揮了個大空棒,最後這兩球的速差達13.3 mph。

 

看看最後這顆87.2 mph的滑球有多絕殺:

 

而這顆滑球之所以超級難打,是因為要加成前面那顆100.5 mph速球的效果,不僅速差大,而且就如下面影片所示。看到紅色圈圈沒?這兩球都約略通過這個紅色圈圈,換言之,打者很難從Chapman的投球動作或球出手後的前半段軌跡去分辨到底是速球還是滑球,這又讓他的球路辨識難度大幅增加:

 

關於Chapman的滑球,過去曾經有專家分析過,他的滑球在對上右打者時常被拿來搶好球數,但對左打者則主要用來作為三振球。這個道理並不難解釋:從捕手的視角,Chapman的滑球是由右向左急滑,所以對右打者來說,從外角轉進好球帶、甚至轉向內角的滑球乍看之下是可以打的,但揮棒後多半只打到球的上緣,或是拉打成三壘方向滾地球。 對左打者呢?看似直接投進好球帶的滑球,在接近本壘板前急速往左打者外角偏低的位置滑走,左打者伸長球棒也打不到。

 

看看下面這個影片,這是Chapman滑球的放球點和旋轉:

 

對左打為什麼是三振球?看看下面影片就知道了:

 

這是去年七月對水手左打Ben Gamel投的外角滑球,放大再看一次:

 

同樣是對左打,再看看下面這一球的驚人位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