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2

混世魔王還是球員救星? 野村克也的野生教育論

有人說日本職棒只有兩種球迷:讀賣巨人隊迷與反讀賣巨人隊迷。 前養樂多燕子/阪神虎/樂天鷹隊的教練野村克也這樣說:長嶋茂雄和王貞治有如盛開在豔陽下的向日葵,而我就像在不顯眼的一角,默默綻放...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人說日本職棒只有兩種球迷:讀賣巨人隊迷與反讀賣巨人隊迷。

前養樂多燕子/阪神虎/樂天鷹隊的教練野村克也這樣說:「長嶋茂雄和王貞治有如盛開在豔陽下的向日葵,而我就像在不顯眼的一角,默默綻放的月見草。」

其實我很喜歡野村克也教練與他的ID野球(在棒球比賽中,球與球之間會有空檔,在他看來,那些空檔之所以存在,就是要讓我們「及時思考」,趁機展開與對手的拉鋸、推敲等心理戰,這才是棒球的本質和魅力,他堅信像這樣雙方盡情的鬥志,才是專業的競賽),在他的選手時代中,他最大的競爭對手是王貞治,王貞治將野村建立的全壘打紀錄完全改寫,他甚至因此對當時中央聯盟(野村屬太平洋聯盟的南海隊)其他各隊的補手頗有微詞:「你們如果多花點心思在破解王貞治上,我的記錄也不會被超越了!」

而轉任監督後,長嶋茂雄變成野村最大的對手,他跟長嶋是完全相反的人(長島茂雄會戴著不適合日本人頭型,大一號的頭盔,並不斷在鏡子前面練習,讓猛力揮棒時頭盔能完美地落地;會不斷在三壘防區上演華麗的防守技藝,球傳出時手臂甚至還會做出飛翔的動作,簡直是實力與人氣兼備!),他認為長嶋茂雄教練的佈局向來都是看天資和直覺,而ID野球則是絕對秉持理論應戰。要是輸給長嶋的直覺棒球,對他來說,等於是他整個人都被否定一樣…

憑著這股強烈的意志,野村克也才能帶領養樂多燕子隊拿下四次中央聯盟冠軍,並奪得三次日本第一。

野村克也教練很有戲,故事也很多。

 

1976年在他擔任南海隊教練時,阪神隊的王牌投手江夏豐被交易過來了(在阪神虎隊時代創下單季401K 世界記錄,與明星賽連續 9K 紀錄的三振機器),當時江夏已過了全盛期,球速不再,但投球技術卻相對提升許多,只是患有血液循環障礙的毛病,無法投超過三十球。

野村教練問他要不要轉中繼?脾氣像頭牛的江夏(江夏以不愛惜健康聞名,本身患有心臓病卻菸酒不拘,在阪神時代的主治醫師曾警告他:「如果你再繼續這種生活,幾年後別說投球了,恐怕要進棺材了,菸、酒、麻將、女人全都給我戒一戒」,結果江夏只戒了酒,不過一天卻要抽80根煙,後來減少到20根)激動地反抗:「我被阪神趕出來,已經很丟臉,你還要我從先發改成中繼,是要羞辱我兩次嗎?」

當時的中繼投手,等於是先發失格的烙印,對江夏來說,沒有比轉成中繼投手更覺羞恥的了。因此野村克也挑撥了江夏豐強烈的自尊心,對他說:要不要發動革命?

當時日本仍以先發完投為主流,但大聯盟已漸漸確立先發、中繼、救援的分工制度,其中救援的任務尤其受到重視。所以野村對江夏提出”成為先驅”的想法,而革命這個字眼顯然刺重了江夏豐的心坎,於是日本第一的救援投手就此誕生。

尤其是後來江夏豐在1979廣島鯉魚對近鐵猛牛的日本職棒冠軍賽第七戰第九局那永留史冊的”江夏的21球”,這個故事被山際淳司寫成了傳記,也被NHK做成了特集,那個傳奇的下午,一直留在球迷們的心中。

江夏在9局下的這21球,在造成危機之後,卻又完美解除危機,所展現的心理與技術,被認為是投手最極致,也最戲劇性的表現,而或許這一切的濫觴都來自野村克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