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4
作者:Oakjames

一雙球鞋所承載的思念與意義 — Ricky Rubio

A post shared by Ricky Rubio (@ruuufio) on Aug 21, 2017 at 2:45pm PDT 還...

請繼續往下閱讀

 

 

A post shared by Ricky Rubio (@ruuufio) on Aug 21, 2017 at 2:45pm PDT

 

還記得Ricky Rubio去年參加歐洲籃球錦標賽的時候,好多人都驚訝於Rubio的新造型。昔日就像個靦腆的鄰家男孩的Rubio蓄起鬍子,長髮也紮起近幾年無論是歐美還是亞洲都相當流行的Man Bun,徹底的改頭換面。更值得注意的是,Rubio的肌肉線條看起來更加的明顯,變得強壯。而Rubio的右臂也紋上一頭栩栩如生的獅子面孔,讓他完全擺脫了男孩的氣息,變成一個成熟且帶點狂野不羈的男人。

 

除了這些外型上的改變以外,其實對於Rubio來說他和以前不同的地方,是心態上的轉變。從前,Rubio的世界除了全心全力地為籃球付出以外,就是陪伴家人,至於其他事情他幾乎不會想到要去做,也不會特地的抽出時間去體驗。職業球員的生涯本來就有限,在這個唯有強者生存的大環境裡——尤其是體育的世界,每分每秒都處於與對手競爭的狀態裡,當行程都被球隊訓練、球員個人特訓等等填滿,又怎麼會餘力或心思去停下腳步來完成其他事情呢?

 

但是就在去年六月,Rubio和一群朋友在西班牙北部一個叫做艾姆布里亞布拉瓦(Empuriabrava)的地方在被蔚藍色的天空包圍之下從飛機一躍而下,完成高空跳傘。他也試過在深海的大籠子裡與大白鯊近距離的接觸、在巴薩羅納體驗漿板衝浪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今年二月份明星週期間,Rubio和朋友們去了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和錫安國家公園(Zion National Park),去看看那裡獨特且聞名的岩柱。他還計畫在未來的日子裡要到澳洲背包旅行以及前往尼泊爾的野生動物園。

 

這一切,都發生在2016年的五月之後。Rubio的母親Tona Vives經歷了四年與肺癌的抗爭,最終離開人世。「經歷這樣的一段過程,它改變了你的人生,改變了你對於人生的看法。」Rubio說。「對於那些細微的事情,你會不怎麼去擔心,而是擔憂那些更重要的事情。你開始意識到,也許明天不復存在。」

 

「它讓我成為了一個不一樣的人。」

 

Photo Credit: Harry How/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Zimbio

 

座落於猶他州鹽湖城的亨斯邁癌症研究所裡, Rubio和父親Esteve Rubio帶著沈重的心情走在病房外的通道上。每前進一步,每個在通道上遇見的病人,都會勾勒起父子倆對於Tona的思念與回憶。從巴薩羅納到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Tona一直都在醫院裡與癌症病魔對抗,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的治療。Rubio還很記得,Tona在生命結束前的幾個星期他們全家人就在巴薩羅納陪著Tona。就像母親曾經無微不至地照顧年幼的他那樣,Rubio親自為Tona下廚、幫助她淋浴、還有協助她在房子裡走動。

 

「是時候讓我來照顧她了。這樣的轉變是很艱難的,但是在那五個星期可以和她在一起,那是我可以讓她感受到我是有多麼關心她的一個機會。」Rubio說。從一開始怨恨老天為何會讓從來都沒有抽過菸的Tona患上肺癌,到後來積極地閱讀有關於正面思考的書籍來改善自己的負面情緒,在Tona生命慢慢地走入倒數時刻之時,Rubio一直陪伴在Tona身邊,即使希望是多麼的渺茫,也樂觀地和Tona一起面對。

 

那是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仿佛回到了Rubio才加入NBA的第二個賽季的時候。當時Rubio動了前十字韌帶手術,Tona立即從西班牙趕至位於科羅拉多州的韋爾(Vail)陪伴Rubio三個星期。又似乎回到了每個早晨驅車前往訓練的路途中Rubio和Tona通過電話聊天談話的時候,兩人是多麼的親密,那麼的緊密聯繫在一起。「她是我最好的朋友。」Rubio這樣形容他和Tona的關係。

 

 

A post shared by Ricky Rubio (@ruuufio) on Jul 26, 2017 at 2:09pm PDT

 

Tona曾經告訴過Rubio,他作為職業籃球員的身分和位置,是非常特殊和優越。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也許是因為這樣的緣故,在Tona離世之後Rubio很積極地投入在與癌症的抗爭之中。他積極地為明尼蘇達一個叫做『Breath of Hope』的基金會籌款。即使從明尼蘇達灰狼隊轉戰猶他爵士隊, Rubio仍然樂此不疲地參與和癌症有關的慈善活動。他在活動裡頭自願地和大家分享他對於與癌症抗爭的想法、他自費送球賽門票於被癌症糾纏的家庭、他出資捐款有關於癌症的研究當中,其中也包括了捐助兩萬美金給亨斯邁癌症研究所作為研究肺癌的經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