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伊卡洛斯,為了勝利,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灌溉支持

大聯盟 alonetogether | 2018/04/09

A- A+

在充滿謊言的世界中,說實話變成革命的的行動—George Orwell

 

伊卡洛斯是希臘神話中代達羅斯的兒子,希臘建築師兼發明家代達羅斯替克里特島的國王米諾斯建造一座路線設計非常巧妙的迷宮,用來關住米諾斯那個牛頭人身的兒子彌諾陶洛斯。但國王擔心迷宮的秘密走漏,於是下令將代達羅斯和他的兒子伊卡洛斯一同關進那座迷宮裡高高的塔樓,以防犯他們逃脫。

 

為了逃出,代達羅斯設計了飛行翼。然而,飛行翼是以蠟結合鳥羽製成,不能耐高熱,代達羅斯告誡兒子:「飛行高度過低,蠟翼會因霧氣潮溼而使飛行速度受阻;而飛行高度過高,則會因強烈陽光照射的高熱而灼燒,造成蠟翼融化。」

 

他們父子從島上的石塔展翅飛翔逃出,年輕的伊卡洛斯因初次飛行所帶來的喜悅感受,他越飛越高,因太接近太陽而使蠟翼融化,最終導致墜海身亡。父親代達羅斯目睹此景,悲傷的飛回家鄉,並將自己身上的那對蠟翼懸掛在奧林帕斯山的阿波羅神殿裡,從此不再想飛翔。

 

紀錄片導演,同時也是業餘自行車手的Bryan Fogel,看著從神壇走下凡間的連續七屆環法賽冠軍Lance Armstrong,他百思不解為甚麼Lance Armstrong會年復一年地,通過約500次的藥檢?

 

第一年他參加所謂”給瘋子參加的小型環法賽”(Haute Route),七天下來他精疲力盡,但在440名參賽選手中獲得了第14名。第二年他打算拿自己當作實驗品,在部份科學家與前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主任Grigory Rodchenkov的協助下,固定施打睪酮與人類生長激素(也就是模擬Lance Armstrong的用藥過程),並透過Rodchenkov的方法規避藥檢,並參加比賽。比賽結束後,令人吃驚的是,Fogel的名次非但沒有進步,反倒比去年更差,僅得到第27名。比賽結束後他對者鏡頭說:就算我現在21歲,而且固定用藥,在目前的狀況下,我也別想拿到環法賽冠軍!

 

在紀錄片的後半段,劇情則直逼史諾登,Fogel與Rodchenkev聲稱俄羅斯策劃了國家背地裡支持的欺詐行為,密謀欺騙奧委會數十年,其中包括2014年索契奧運會Rodchenkov在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前身是KGB)的幫助下偷換了俄羅斯國家隊的類固醇興奮劑的送檢尿液,以逃避陽性檢測。而且此種政府指示的造假系統,從1968年就開始了。

 

或許我們可以說,現代運動的歷史,也是禁藥的歷史。不僅是俄羅斯或東德這些所謂前共產主義國家會有這些問題。就連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使用禁藥也並非那

不尋常,為什麼要用藥?因為很顯然禁藥有用!

 

就像伊卡洛斯的故事,因初次飛行所帶來的喜悅感受,他越飛越高,因太接近太陽而使蠟翼融化,最終導致墜海身亡一樣。

 

就像歌德小說<浮士德>裡浮士德與魔鬼梅菲斯特的交易,當浮士德最終忍不住說出:時間,請妳為我停駐時,他就把靈回賣給了魔鬼。

 

為了勝利,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alonetogether

為什麼運動比賽會這麼吸引人? 因為它載滿了幾何、數字與情感!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