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0
作者:Henry D.

影響兩岸美足發展的重大因素,竟然是「它」......

在紅葉少棒隊還在用樹枝當球棒、用石頭當棒球的年代,筆者還在不知道哪個輩子當著皇帝享著清福,所以對於那個棒球在台灣開疆闢土的輝煌時代,所有的資訊都是我經由別人轉述而得知的。對我而言,紅葉少棒跟甚麼水滸傳...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紅葉少棒隊還在用樹枝當球棒、用石頭當棒球的年代,筆者還在不知道哪個輩子當著皇帝享著清福,所以對於那個棒球在台灣開疆闢土的輝煌時代,所有的資訊都是我經由別人轉述而得知的。對我而言,紅葉少棒跟甚麼水滸傳、西遊記是差不多的東西,都算是一個不管是不是事實,跟我都沒太大關係的故事。

而今天要講的主角是台北獵人,台灣第一支全裝美式足球隊。他們正經歷著當初紅葉少棒篳路藍縷的艱辛過程,能不能成功沒人說得準,甚至連「成功」這兩個字的定義對他們來說都很模糊,但他們憑藉者成員深厚的美足文化背景,正一步一步將這個集熱血、力量與榮耀於一體的運動,帶進台灣的體育圈。

台北獵人成立的初衷與球隊概述,在之前筆者的這篇專訪中有介紹,請自己點進去看。

他們的粉絲專頁會定期更新關於球隊現況的最新資訊,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直接點進去看。而剛好前兩天台北獵人完成了第一屆「海峽碗」對戰溫州赤鹿的賽事,此篇文章將從這場比賽出發,帶大家看看美足現在在兩岸發展的現況,以及未來展望。

我必須很老實地說,雖然比賽最後的比數是由台北獵人以0:51的比數大獲全勝,但對我而言這51分絕對不代表兩隊的差距如此之大,更不能代表台北獵人目前正朝著對的方向前進。

我以前沒很認真看過台北獵人的比賽影片,對他們的打法了解並不深。但必須很客觀地說,這場比賽的確能看的出來,幾個有過美足經驗的球員在隊上,真的讓整支球隊整合得有模有樣。進攻戰術多變又有把握,雖然對方的經驗較不足,但在戰術細節的執行上也毫不馬虎,於防守端亦然。從很多小細節可以看出這兩年球隊的訓練可不是做白工,我想這也是球隊在人數嚴重不足、許多人得進攻防守兩邊跑的狀況下,還能夠從容取勝的原因。

這一勝是的確很值得高興的,不僅讓台北獵人贏得第一屆「海峽碗」對戰的勝利,更讓之後進軍「城市碗」的對手不敢小看他們,可是真正且最艱難的挑戰,還在後頭等著他們。而這個挑戰的名稱,叫做「特勤組」。

特勤組在美式足球當中是最被忽略,但重要性絕對不比進攻組、防守組差的環節,在這篇文章中有提到,在此不加贅述。

老實說這場比賽對我而言並不是個很好的觀賽經驗,除了現場評述的水準低到我寧願關靜音外,與其說這是亞洲的業餘聯賽,我倒覺得我更像在看一場大學美足的「延長賽」。

大學美足的延長賽,為了降低球員待在場上拚搏而受傷的風險,採用了與棒球的「突破僵局制」類似的比賽方法,由進攻方取得極大進攻優勢(於對方25碼線起攻、無接球回攻環節)的狀況下開局,時間計算也由碼表倒數改成棒球的上下半局制。這個制度降低了多少球員受傷的風險有待查證,但很多人說這個比NFL算時間的延長賽精彩刺激倒是真的。畢竟多數人還是喜歡看高得分的對轟大戰,但特別組的重要性被放到如此之低,其實我認為已經有點違背美足的精神,所以大學美足延長賽制的好壞,見仁見智。

回到比賽本身。

筆者親自向台北獵人那邊求證過,踢球員開完球還要去頂替防守組角衛的原因是甚麼,而我得到的答案是:「全隊只有他會踢球,」這個答案,放在一隻市場這麼小的業餘球隊身上好像挺合理的,而這其實也體現了美足這項運動在美國以外的國家發展遇到的困境。沒有政府的支持提供像樣的場地,空有一身熱情也無用武之地。「而且我們連一個像樣的球門都沒有,所以我們比賽中也不靠射門拿分。」

而特別組不得其門而入這個問題,也不僅僅發生在台北獵人身上。所以這次海峽碗比賽的規則,將達陣後的射門由原本的一分變成兩分、達陣後的二次達陣由兩分變成一分,因為在這個層級的比賽中,達陣一次的成功率遠遠比大腳射門高多了。更別提比賽場地的門框,根本就是直接拿個頒獎典禮架燈光器材的鷹架拚出來的。

而在特別組如此被稀釋的情況下,這場比賽變成了非常「畸形」的一個比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