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9

現代中鋒們如何在季後賽對敵人完成一次鋒利的打擊

1944年年8月5日,當巴頓帶領他的第三軍團援軍到來,雙方平衡開始打破,盟軍逐漸佔據優勢。 10天後、也就是諾曼第登陸後的第70天,德軍在法萊茲經歷了他們在西線的「史達林格勒」。 全數的坦...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洪維澤

但外卡之戰Taj Gibson還是擋下了約基奇<br />

陳柏光

好文推<br /> 但我認為拿Jokic明星賽後的數據和歷代球星們整季的數據相比略失公允

Lin Roy

怎麼能把戰術跟文字貼合得這麼精準流暢卻又不致空洞,這文筆真是好得沒話說

銀河

的確Jokic很厲害,但始終沒辦法帶領球隊進季後賽。

Thousand

2011年是熱火喔

Mittermeier

約基奇(Jokic)在低位的能力雖不如TD但他在高位的長距離投射能力卻贏過TD(但還不如德國司機),但在策應與掩護隊友的能力上二人則是旗鼓相當,以他目前的年紀來看,如果不受大傷肯定會是"名人堂"的預定選手!<br /> 但就算金塊有他,沒有可以搭配理想後場選手,金塊想更進一步難度還是很高的!<br /> 如果把約基奇(Jokic)拿來跟TD相比擬,金塊少了像Parker與鬼切這樣能切又能組織的後場好手,金塊鋒線人太多了,有點疊床架屋的浪費感,如果能把半獸人或是Mason交易到,找一個真正能組織的正牌PG到隊中,那約基奇(Jokic)的能力應該會得到更大的發揮!

1944年年8月5日,當巴頓帶領他的第三軍團援軍到來,雙方平衡開始打破,盟軍逐漸佔據優勢。

10天後、也就是諾曼第登陸後的第70天,德軍在法萊茲經歷了他們在西線的「史達林格勒」。

全數的坦克被摧毀、十萬士兵送命、四萬人被俘,他們撤退的路途中,只留下了死亡和惡臭的場景。

戰爭是殘酷的,幾天前那些和德軍苟且的女人還用他們的裙帶享受著種種特權,但現在他們頭髮被剃光、額頭上被刺上「卐」字號、上衣脫到腰間,被拉到廣場遊街示眾。

而這個時候,美國大兵們正駛向巴黎,幾天後他們就能在塞納河畔和法國少女們共舞,後者會很喜歡他們身上青草的味道的..

 

每當到了季後賽,我就想到了這個場景,「成王敗寇」是NBA在四月之後的唯一真理。

當你在這一季例行賽得到的榮譽並不能在季後賽獲得證明時,歡呼馬上會轉為質疑,就像2005-07的太陽、2007小牛、2011騎士、2016勇士等隊留給我們的教訓。

然而,這也是為什麼季後賽之所以好看,這些球隊只有稍縱即逝的機會可以贏下一場比賽,然而他們只能在槍林彈雨中去試圖獲得它。

 

大家都說現在的快速球風導致大中鋒時代不再,其實在90年代以前,聯盟的回合數(Pace)遠比現在要高得多,但這並沒有造成傳統意義上的中鋒位置上的凋零;相反的,在那個時代有天賦的長人通常是球隊的核心。

所以真正導致長人沒落的原因,其實應該是三分球的普及,而不在於提速,是空間性的而不是時間性的。那些能穩定將三分命中率維持在4成的射手出現,讓巨人們在攻防兩端的威力劇減,他們在換防上不如格林(Draymond Green)、湯普森(Tristan Thompson)等假性的五號位,進攻上又沒有射手們來的效率高。

但是能真正適合小球節奏的中鋒少之又少,在大部分時候球隊還是需要高度來幫助他們確保防守。

因此,如何為長人們建造一個有利的戰場形勢,讓他成為一種優勢、而不是拖油瓶,就成為一個課題了。

這方面我覺得約基奇(Jokic)同學非常有潛力,他在明星賽後率隊打出14勝9負的戰績,場均21.7分、10籃板、6.7助攻,三項命中率為為52.4%/45.1%/85.3%。當他在場上時,金塊場均可以得到115.7,他離場時這個數字只有107.5;而在防守端,他可以讓對手少得1.8分。

史上能在一個賽季中打出20分、10籃板、6助攻數據的球員只有:拉塞爾·威斯布魯克(17賽季、18賽季)、奧斯卡·羅伯森(61、62、63賽季)、喬治·麥金尼斯(75賽季)、賴瑞·柏德(84、85賽季)、張伯倫(67、68)、比利·康寧漢(73賽季)以及凱文·賈奈特(03賽季)。

如果將命中率限定在5成以上,那只剩下85伯德、63羅伯森、67和68的張伯倫以及03賈奈特。

而約基奇在這一段時間的表現,足以讓它加入到這一些偉大的名字之中,只有他和大鳥兩人,是唯一達成上述條件,同時三分命中率還能在4成以上的球員。

讓我們在重新來審視這一份榜單,其中有6個人是前鋒,只有威少和大O是後衛,我很喜歡這樣的結果,這代表了長人在往全能之路發展的無限潛能。

比爾·沃頓、提姆·鄧肯曾經拿到過冠軍,克里斯·韋伯也曾經打進過西區決賽,這些2米的傳球高手,都曾經帶隊攀登到頂點。

但約基奇在進攻端的壓力並不是他們三人能比的,這一季他在進攻、籃板、助攻三項數據都是全隊之冠,同時在米爾塞普歸隊之前,他還是球隊護框和換防的核心。

當你的控衛是穆雷(Jamal Murray)時,那你在組織上必須花的心力就得更多。但儘管約基奇今年的擔子更重,但他的失誤率卻幾乎沒有增加。另外,他才23歲。

 

當我們把目光投向恩比德(Joel Embiid)、揚尼斯(Giannis Antetokounmpo)和安東尼·戴維斯(Anthony Davis),不斷討論他們會不會是未來聯盟禁區的台柱時,約基奇看起來在進攻端的上限似乎更高,在他身上我們彷彿能看到一個新時代鄧肯的影子。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