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9

傳奇巨星系列,被厄運之神找上的天才進攻大師,『紐約之王』Bernard King!

2009年2月2日,湖人坐客尼克,當時位於顛峰的聯盟第一人Kobe Bryant,在那一場比賽大殺四方,手感絕佳、無人可擋地狂轟了61分,創下了麥迪遜花園廣場的得分紀錄。...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09年2月2日,湖人坐客尼克,當時位於顛峰的聯盟第一人Kobe Bryant,在那一場比賽大殺四方,手感絕佳、無人可擋地狂轟了61分,創下了麥迪遜花園廣場的得分紀錄。

在第四節某一次投籃假動作晃起防守者之後,Kobe轉身跳投,球空心入網,螢幕上顯示著Kobe距離『Bernard King』的60分紀錄越來越近,全場歡聲雷動。

當時,是我第一次對Bernard King留下印象,對他產生了好奇。


「能夠轟下60分的,必定不是普通的球員,這個Bernard King是誰?」

 

 

只不過當時我的最愛Kobe Bryant依然以最強悍的姿態在NBA奮戰,所以這個問題很快就沉到腦海某個深處。

一直到最近,Bernard King再次因為Kobe而出現在我眼簾,讓我對他產生了更大的好奇。

2013-14年,Kobe打出了我個人認為生涯最激奮人心的賽季,以34歲的老將之姿,將傷兵不斷,整季打得跌跌撞撞的湖人一肩扛起,每一場比賽都拼盡全力帶領湖人爭勝,最終繳出「27.3分5.6籃板6助攻」的驚人表現。

而我最近才知道,在34歲這個對運動員來說垂垂老矣的年紀,除了Michael Jordan之外,還有另一個人平均得分比Kobe高。

正如你們所想,那個人正是Bernard King。


Michael Jordan:「28.7分5.8籃板3.5助攻」

Bernard King:「28.4分5籃板4.6助攻」

在知道這個紀錄之後,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馬上去查了Bernard King的生平,這才發現進攻天才完全不足以形容他,若是沒有童年的陰影,沒有經歷過種族歧視的陰霾,沒有厄運之神不間斷的糾纏,或許他的名字前面,會冠上這麼樣的形容詞。


「史上最偉大的小前鋒之一」。

 

 

1956年12月4日,Bernard King誕生於這個世界上,並且在很小的年紀就深深愛上橘紅色的籃球。

或許這份熱愛,從一開始就是錯誤。

生在一個非常虔誠,篤信基督教的家庭,King的父母深深認為星期日上教堂之後,小孩就不該出去外面亂跑。

然而,Bernard King天生反骨的性格,加上對籃球的熱愛,讓他總是不顧父母的告誡,在星期日跑出門打籃球,即使他知道回到家等待他的是母親手上的藤條,他依然不改行為。

你可以說他是一個很叛逆的小孩,但是從此也可以看得出來,他真的深深地愛上籃球。

即使偶爾會換來一頓毒打,依然動搖不了他對籃球的熱情。

只不過,Bernard King天生的反骨因子,加上童年時期被母親毒打,讓他個性多了一股執拗,讓他深信哭是一種軟弱的象徵,所以他決定這一輩子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哭。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確實是一種堅強,可是總把情緒藏在心裡的個性,除了讓他青少年時期的打球風格總是帶著憤怒、痛苦、孤獨、暴烈之外,也在往後傷害了他。





 

Bernard的童年時期過得很痛苦,他的父母深信教堂是一切,也希望他也這麼做,然而,當這份期待沒有成真時,家裡的氣氛總是冰冷,他跟父親之間鮮少說話,因為父親只在乎教堂,Bernard則只在乎籃球。

Bernard曾說過:「在我們家,我從未聽過『愛』這個詞,我的爸媽從來沒有對我說過他們愛我。」

籃球,因此更是成為他逃離痛苦的工具。

Bernard說:「當我站上球場,我可以感受到平靜。那是逃脫的感覺。」

從小缺少雙親的關愛,Bernard King只能擁抱籃球,對他來說,唯一幸運的是他的弟弟Albert King同樣深愛籃球。

因為家裡沒溫暖,也因為熱愛籃球,Bernard、Albert兄弟檔可以一整天都泡在籃球場上。

實力,當然也突飛猛進。


Bernard與Albert兩人主宰球場,先後進入籃球名校田納西還有馬里蘭大學就讀。

 

 

離開那個感受不到愛的家,踏入籃球名校,接下來甚至大有機會可以成為職業球員,Bernard King的興奮不難想像。

他沒想到的是,上天給他的考驗遠遠稱不上結束。

1970年代,距離美國南北戰爭已經超過一百年,距離1950年代3K黨第三次惹事生非,也已經過了十幾二十年。

只不過,位於南部的田納西,依然是種族歧視非常嚴重的地方。

身為黑人,尤其又是一個在籃球場上大放異彩的黑人,Bernard成為許多人的眼中釘。

即使他努力地在球場上為學校貢獻,但是某一天,球隊其中一名教練Ray Mears聽到外頭的風聲,緊張地告訴他要小心。

「在外頭,當地警察會想盡辦法抓你。」

不為什麼,就因為Bernard的膚色。

據說,警察曾經在King接受關於遊民的相關採訪時,趁他不注意,用槍托狠狠打他的頭。


1974-1977,這四年期間,King一直面對場外嚴重的種族歧視,而他就跟過往一樣,把所有的心情全部悶在心裡,不對任何人述說他面對的情況有多嚴厲。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