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5

Barbosa親筆述說自己的NBA旅程,順便大爆Shaq在太陽球館裸奔的料!

相信大多數人還是對那支由Nash帶領的太陽隊有深刻的印象。 迥異於聯盟的球風,Nash的傳球、Stoudemire的禁區轟炸,當然,還有Marion、Barbosa兩人在旁邊揮刀助拳。 當...

請繼續往下閱讀

相信大多數人還是對那支由Nash帶領的太陽隊有深刻的印象。

迥異於聯盟的球風,Nash的傳球、Stoudemire的禁區轟炸,當然,還有Marion、Barbosa兩人在旁邊揮刀助拳。

當年的太陽,在Nash到了之後,成為聯盟最受矚目的球隊之一。

先前,當時要角之一的Barbosa,親手執筆寫了他從巴西貧民窟一路抵達美國的心路歷程,他與Stephen Marbury、Shawn Marion之間親如家人的情感。

同時,Barbosa也順便爆了一個Shaq會想要跳起來扭斷脖子的料,讓人不禁瞪大眼睛的同時,卻又覺得這確實就是Shaq會做的事!

全文如下:

 


 

我想要跟你們分享我在NBA旅程中交到的朋友。我承諾,在這個文章結束之前,你們就會看到Shaq當年在太陽主場裸奔的事績。

不過在大爆料之前,讓我們先談談金洲勇士隊。

你們應該有看季後賽,對吧?勇士隊,老兄…他們是不可置信的,每個人都知道。

人們可能不知道的是,他們是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才達到那樣的程度。

但是我記得。

我曾是那裡的一員,在2015年贏了總冠軍之後,我們隔年變得更強大,這是很瘋狂的。

我的好友Steve Nash在2016年成為球隊助教,他幫助我們很多。但是一開始這感覺很奇怪。

因為從我收到第一張合約開始,我跟Nash就是太陽隊的隊友。我們一直在笑,並且擁有一段美好的時光。但是身為一個教練,Nash是很嚴肅的,他甚至不太換髮型。

他希望我們可以進步,特別是Klay跟Steph。



 

Klay已經是一個偉大的球員,但是Steve在他身上看到更多的東西。Klay在大多數時間,會在訓練結束後留下來繼續練投定點三分,好、幾、個、小、時。

Steve不喜歡那樣。

他告訴Klay在真實的比賽中,你幾乎不會有機會站著不動投定點三分。

但是Klay用他的方式投進很多三分,他覺得不需要改變。因此Klay花了一點時間才理解Steve話語裡的意思。

Steve是有他的用意的,而Klay之後也花了很多時間在那上面。最後,Klay將運球腳步加進訓練之中,而你也可以看到成果如何了。

至於Steph,他對於我們太陽戰術體系的了解之深,讓我嚇了一跳。

我跟Nash會在練習之後留下來投球,Steph會在那個時候過來,不斷問關於當時那支太陽隊的問題。

他愛我們的進攻,並且想要知道如何讓勇士變得跟我們一樣。

這讓我感到驕傲。世上最好的球員,史上最棒的球隊之一,問如何變得更像我們太陽。我們的小球炫風在當時失敗了,但是現在卻是主流,並且演化的比我跟Steve可以想像的更強大。

如果你在12年前告訴我,我們太陽將會啟發勇士,我一定會說你是瘋子。但是我這段抵達NBA的旅程本身就是瘋狂的。

我在巴西聖保羅的一個貧民窟中長大。那是一個很艱難的環境。如果你進到這裡來,而且不認識任何人的話,你絕對走不出去。

我在白天跟媽媽一起賣水果,在晚上練球。我睡在地上。當我八歲的時候,我記得我在朋友家的電視上看到Michael Jordan的英姿。

在那之後,我告訴自己,無論如何我都要到那個舞台去。我想要在MJ打球的地方打球。更重要的事,我可以把我的家人帶離那個地方(貧民窟)。

如果我沒能做到,一定會有人死。

籃球是我的天命,同時是我離開貧民窟的方法,也是生活在貧民窟的許多人的。

2003年,我得到離開的機會。




 

我還記得坐車穿梭在曼哈頓,前往麥迪遜花園廣場參加選秀的場景。

在巴西,每個人都把美國說得天花亂墜。就像是個夢想國度。即使是處在裡頭(美國),一切也如夢似幻。

紐約…我不敢相信我看到什麼。我很震驚。每一件事看起來都是那麼的不同。建築物,人….所有的人,人山人海的人。

我不記得當晚我對誰說過超過10個字。我只是看著每件事,感覺不像真的。即使是他們說出我名字的當下,我依然是震驚的。其他人都站起來鼓掌,但是我就只是坐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