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5/15

用爬的也要通過終點! 鐵人魏振展再戰超鐵226公里!

(本文由北市大鐵人隊教練魏振展授權轉載) When you want something, all the universe conspires in helping you to ac...

(本文由北市大鐵人隊教練魏振展授權轉載)

 

When you want something, all the universe conspires in helping you to achieve it. (Paulo Coelho, 1997)

 

今天早餐的單子多點了一杯冰紅茶,輕啜一口感受久違沒嘗到的甜滋滋韻味,這一口等了半年之久,味道是甜的心也是甜的,這半年為了參加比賽把所有甜食都給戒了。「教練,週一的早上一樣要晨操,但明天的太陽會為你升起」,盯著北市大鐵人三項群族的留言,在我身體耗盡所有能量,心裡意志燃燒殆盡後,提醒禮拜一早上要去訓練,這是這班人給我人生第二次通過226公里終點線的祝賀語,沒有阿諛奉承的馬屁,沒有自吹自擂的美言,而是實實在在的鐵人精神,我想這一趟沒有白來了。

 

 

2012年「真男人」張嘉哲挑戰倫敦奧運馬拉松標準,歷經日本別府的失敗後,在兩個月後的神祕面紗--北韓一舉拿下奧運資格,當時第一時間知道這個訊息,心想我的能量包終於沒有白送了。

 

兩個禮拜前我在台東活水湖同樣是226公里的超級鐵人,因為身體的不適選擇放棄,最終黯然的離場,心中的失落就像有一次我在泡一杯奶茶,但忘記加紅茶包,只顧著先裝上熱開水,然後搖了幾匙的奶精,放了可以讓奶精在上面茲茲作響的冰塊,最後加上兩個方糖,興奮的以為萬事具備,也期待這杯自己精心調配的紅茶拿鐵一定可以滿足我身心的渴望,結果,大失所望。張嘉哲的兩個月是個煎熬,而我的兩週只是小菜一碟。

 

(魏振展與張嘉哲是從小熟識的好友)

 

「Challenge Taiwan 226公里應該是普悠馬的倒帶重播!」,當別人問起時,我只以這回答簡單應付, 其實我沒想過「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站起來」這件事,會再一次選擇挑戰原因很單純:「我只想要再一次完成226公里。」,而目標就是進入終點,即使用爬的也要通過,但這次要做更充足的準備。

 

我打從心底敬佩能夠完成226超鐵距離的所有人,無論是第一位進終點的冠軍或是在晚上11點進入終點享受煙火祝賀的鐵人,我相信這過程有一大段是經歷相同的辛苦。226超鐵這是一場身體和心理完全對立的挑戰,歷經3.8公里的游泳和180公里的自行車,身體的摧殘已經接近極致,但最後42.2公里的馬拉松才要開始,這過程自己的心理絕對是最強大的馬達,不斷在驅使身體前進。

 

比賽中,當我完成自行車項目的時候,下背因為長時間趴姿的動作,已經酸到快沒辦法在彎曲,腳底也因為卡鞋堅硬的底座,都呈現由麻轉痛的感受,但總比我在兩週前全身抽筋完全無法動彈的窘境好太多了,跑步最後10公里真是痛苦的階段,在歷經一段又一段身體疼痛不堪的保護機制,但心理卻要一直不斷突破這理智線的障礙,這天人交戰的困境,說真的沒有經歷過真的很難體會,但我一直記得2016年亞洲鐵人三項訓練營教練Peter Clifford曾說:「女生的生產就像雙腳被鐵鎚打下再痛十倍,沒有一項痛苦可以跟生產一樣的感受!」

 

我絕對沒辦法忍受腳被鎚子打下的痛苦,所以鐵人的痛跟苦我想還差女生生產一大截,那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念頭一轉,當下的感覺從身體不適到開始會笑,甚至覺得再更痛苦也可以接受,即使腰已經挺不起來,腳已經跨不出去,但精神還在,所以身體就還能繼續往前。

 

 

比賽的兩個禮拜前,我先聯絡正如火如荼準備Challenge Taiwan的鐵人工廠團隊,跟他們說明我想再一次挑戰226公里,可以不必有任何資格,只要能下場就好,沒想到他們只回覆一句「來吧!」。

 

感謝最辛苦的執行長Jovi為台灣鐵人做出這極大的貢獻,從賽事到小鐵人的推廣都能面面俱到,第二次邀請來台的冠軍Jan Frodeno能到台東基層去鼓勵小選手,這意義已經超過破場地記錄的價值了,一場活動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工作人員,這次看見好多非常好的朋友都在場上燃燒自己,他們不是在場上拿冠軍,而是在這兩天的活動幾乎不眠不休的為大家服務,用不間斷的熱情鼓勵大家和招待所有大小鐵人,看了真的非常感動,他們為這場比賽付出的價值是用幾次冠軍都比不上,因為這是用生命在渲染台灣鐵人環境的奮鬥,這樣一場成就大眾的賽事,無違和的就發生在你我身邊,我想這就是Challenge Taiwan給我最大的感受,謝謝你們。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