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7

[背號物語] 是洗刷暴投王之名的時候了嗎?[鷹#18]

#18,是很多球隊的王牌背號 然而在歷史悠久的九州勁旅福岡軟銀鷹中,卻是個光彩黯淡 等待重新被擦亮的號碼…… 山內三人組 南...

作者:櫻花飛雪

請繼續往下閱讀

 

#18,是很多球隊的王牌背號
然而在歷史悠久的九州勁旅福岡軟銀鷹中,卻是個光彩黯淡
等待重新被擦亮的號碼……

 

 

山內三人組

南海末期,雖然陣中仍有一些不錯的選手,但是南海鷹戰績已經不復50~60年代那般輝煌。曾經的洋聯霸權,入場觀客數已是十二球團之末。

雖然南海火力並不差,但是投手陣容不佳,是戰績疲軟的主因。1980年,南海團隊打擊率.274、183發全壘打,但是團隊高達ERA 5.63。最終,南海年度戰績僅有48-77-5 .384的低迷勝率,敬陪末座。

1980年選秀會,考量隊形問題,南海於第一輪放棄競逐兩位高評價的內野手-東海大學的原辰德(巨人)、プリンスホテル(Princehotels,2000廢部)的石毛宏典,轉而挑選了來自社會人リッカー(RICCAR,於1984年廢部)的投手山內和宏並給予#18。山內和宏與同期入團的山內孝德(1979三指,因為不滿球團未依照承諾於選秀會第二輪中挑選他,因故遲遲不肯點頭加盟。最終南海終究以山內孝德一直心儀的#19作為條件,使其點頭加盟,最終延後一年簽約)、和原本穿#20,當時球隊的王牌山內新一和合稱山內三人組。


雖然新人年1981年山內和宏表現欠佳,但是第二年起漸入佳境奪下雙位數勝利,並於1983年以18勝10敗和當年年度MVP東尾修(18W-9L-2SV)並列勝投王。當年南海戰績52-69-9、西武戰績86-40-4,足可見兩隊打線及牛棚支援的差距,更顯得山內和宏這最多勝的難能可貴。一直到1988年,山內和宏都是球隊陣中的主力先發投手

然而,山內和宏碰上了一個大麻煩:血行障礙。受到血液循環問題困擾的山內和宏成績驟降,於1990年季中被交易到中日龍,最後1992年季末於中日龍黯然宣布引退。

 

復甦前夕的王牌

1989年,甫接手南海鷹並搬遷到福岡平和台的大榮鷹碰上了大麻煩-南海末期的王牌山內和宏因為血行障礙而逐漸下坡。幸而此時高卒二年目的村田勝喜趁勢崛起,成為這支低迷不振球隊的新支柱。然而1990年,好不容易略有起色的大榮,再次成為洋聯各隊進補的對象。


大榮除了被打到全聯盟負越外(對全聯盟各隊勝少敗多),全年戰績41勝85敗4和,勝率0.325更是當時兩聯盟制開始球團最差紀錄。這年村田7勝15敗,但是ERA腫脹到5.79,不禁讓人聯想是否89'的好表現只是曇花一現。幸而這年底球團請來前中日王牌投手権藤博擔任投手教練,在権藤博的調教之下,村田又再次繳出好表現,連續三年(1991~1993)獲得雙位數勝投。但是在1993年底的三對三交易中,被大榮送到西武。

 

走下坡的王牌號碼

村田被交易後,由交易來的渡辺智男接替了#18。但這位91'的防禦王卻只有短暫的復活跡象,接下來便每況愈下,97年底又被大榮再以金錢交易被送回西武。渡辺智男離隊後,由原本球隊的#11吉田豊彥接替#18

吉田豊彥是南海末期1987年的一指,雖稱不上頂級投手,但也是個中段輪值等級的投手。1996年,吉田豊彥開始走下坡,97年底取得FA資格的吉田,在王貞治監督的慰留下決定殘留,並且更改背號為#18,希望能有個不一樣新氣象。可惜的是,1998年吉田豊彥完全沒上過一軍,就在季中被交易到阪神虎。

1998年底,大榮將#18給了以逆指名加入的投手松 修康。然而松修康在生涯的頭兩年卻未獲得太多一軍出賽的機會。2001年,松修康變更背號為#12,同年6月10日,松修康初先發,終於摘下生涯首勝
然而,也是生涯唯一一勝。

 

四本柱:新垣渚加盟

1998年底,選秀會上大榮和歐力士抽選新垣渚失敗。選秀會前即宣布只加入地緣球隊大榮的新垣堅決拒絕加盟歐力士,也間接造成了歐力士編成部長三輪田勝利自殺(即新垣渚事件)。四年後,大榮終於在選秀會上以自由獲得枠將新垣渚帶回,新垣渚也是鷹隊歷史上穿著#18最久的投手(2003~2014季中)。

備受期待的新垣渚,新人年即投入固定輪值,並且曾連續四場比賽送出雙位數三振。雖然季末因傷脫離,但仍然拿下8勝7敗的好成績,成為大榮優勝的功臣之一,並於日本一系列賽中有活躍的演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