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4

投手版本的大谷翔平:貨真價實的沙丘王者

四月份最後兩場先發,受困於腳傷和手指水泡的大谷翔平,遇上全聯盟火力最強的其中兩支隊伍 — 紅襪、 太空人 — 只拿出11.1局13三振7保送、丟六分的平庸成績。不過,養傷完畢的...

作者:JK47

請繼續往下閱讀

kenshiro

令人不解的是:跟大谷同年被譽為高效NO.1的藤浪晉太郎,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Lee Ck

第三頁,拆成四個球種的圖是不是沒附上呢?

JK47

就是直接用寫的

sky

四縫目前位置壓很低
今年結束後希望有辦法練9宮格123位置的丟法看看會不會好一點
再不行的話...只好跟雷神一樣主投二縫了

Tampa Bay Rays vs. Los Angeles Angels Of Anaheim

 

即便擁有世界級的球速當靠山,大谷的快速球效率截至目前卻不特別優異;可以製造還不錯的揮空率和滾地球率,但控球有待加強、且打者擊中球後,往往也都能打得很強勁。當然,「不特別優異」並不代表「差勁」 — 畢竟就如我之前的文章所說,當一名投手能動輒飆出97、98英哩的速度,也絕對不會好打到哪去。但至少到目前為止,這顆速球「本身」的效率值確實是相對平庸。那麼,為何要強調「速球本身」?原因很簡單:球速快的好處,並非只影響直球本身的效率;事實上,當打者得時時提防百哩火球,夾雜在中間的那些85英哩變化球,就可能會變得很難纏了。

 

沒錯,大谷的速球尾勁或許不如測速槍顯示的強大、也可能真的比較容易挨長打、轉速平庸、控球能力不甚出色。但球速快的另一項的優勢在於,它能掩護其餘夾在其中、位移或速度差距巨大的球路;藉由速差、位移落差、進壘點落差......等等,投手可以想方設法的在這些地方榨取優勢。打者要同時兼顧、適應這些「落差」已經是一件苦差事,如果投手此時還能丟出100英哩的球速、並同時握有一顆甚至兩顆以上的絕殺變化球,攻克他的難度顯然更會暴增。是的,這樣的敘述和大谷目前的情況相當吻合 — 雖然速球本身的效率普通,但打者卻得為了提防電光石火球速、犧牲鎖定變化球的機會。

Tampa Bay Rays vs. Los Angeles Angels Of Anaheim

 

這也給了大谷利用他那刁鑽、噁心的變化球寫歷史的機會。首先讓我們從他的招牌致命武器 — 指叉球 — 開始談起。自2007年後,MLB共有153位投手至少投出超過100顆指叉球,以下分別是兩項數據 — Whiff/Swing(揮棒後揮空的機率)、Whiff%(所以投球製造揮空的機率)的歷史前五名:

球員 Whiff/Swing 球員 Whiff%
大谷翔平 60.3% Logan Ondrusek 31.8%
Logan Ondrusek 54.2% 大谷翔平 29.8%
Brandon League 52.8% Jeurys Familia 28.5%
Jose Leclerc 51.1% Brandon League 26.9%
Sam Rice 50.0% Erik Goeddel 25.4%

 

在上述153人中,大谷29.8%的指叉球揮空率排史上第二高、等同每投十球就能製造三次揮空;若只看打者揮棒後的成績,大谷的指叉球更有六成的機率讓對方揮空、排史上第一。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上表除了大谷之外全都是救援投手、其中也只有League生涯投了超過500顆指叉球;也就是說,歷史上幾乎沒有投手能像大谷那麼頻繁的使用指叉球、卻仍有著這麼頂尖的效率。舉例來說,在表上和大谷分居前兩名位置的Logan Ondrusek,職涯指叉球使用率僅5.5%;大谷則是在承擔先發重任的情況下,有24%的機率丟出指叉球。即便如此,截至目前它的效率依然無比驚人。

 

若只看先發投手,這段期間指叉球效率最高的投手大概就是Kevin Gausman、田中將大兩人。但前者23%揮空率、44%的Whiff/Swing;以及後者22.3%揮空率、36.1%的Whiff/Swing,都大幅落後大谷的成績。當然,我們或許能說打者還正在適應大谷的球路、而他至今投出的指叉球也還不到200顆,代表這個成績其實只是小樣本之下的結果;然而,搭配他跨海挑戰MLB之前的球探報告,這其實不是什麼太讓人訝異的結果。他的指叉球均速是史上第11快、先發第三快的88.6英哩,不過和快速球之間仍有將近10英哩的落差。速度快、下墜幅度大到讓人匪夷所思 — 標準的世界級武器。

Tampa Bay Rays vs. Los Angeles Angels Of Anaheim

 

在健康的狀態下(特別是手指),大谷對於指叉球的控制能力也相當卓越;即便這顆球路普遍被認為較難駕馭,但以下這張指叉球進壘熱區圖,就顯示大谷本季對於指叉球的執行力相當出色:

 

在大部分的情況下,投手丟指叉球會希望看到什麼結果?首先,他應該會希望將球精準壓在好球帶外下緣、但又不會距離好球帶太遠的位置 — 而這正好是大谷最常投的地方。此外,他應該也會祈禱別把指叉球投到好球帶上緣、甚至紅中的位置 — 對打者來說,這是最容易狙擊變化球之處 — 而從上面的熱區圖,我們可發現大谷的指叉球很能避免偏高、易被痛擊的區域。本季他的指叉球被打者擊中後,對手只能繳出0.288xwOBA的進攻績效;此數據不僅遠低於近三年的聯盟平均值(0.352),而且還是在大量使用、且擔任先發的情況下投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