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5

南韓進軍澳職:陸與海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今年五月的天氣熱得極度反常、社會氛圍很浮動暴躁,但對關心台灣棒球和中職發展的球迷來說,心已經涼了半截,因為盼望已久的「澳洲第五隊」,終究還是難產。 而台、澳職棒合作目前唯一的「進展」,就是中職在...

作者:Thomas Kao

請繼續往下閱讀

Taiwansquirrel

台灣棒球要進步,不擴大規模就只是在做夢而已
健全的四隊也已經夠久了...同一隊一年會打四十場比賽,對戰都太熟悉了,沒什麼新活水注入,很難有新的刺激
15年那隻能打敗日韓的21U明明證明我們的素質不差,但看到去年的亞冠賽台灣被電成這樣真的頗沮喪,看來看去最大的問題就是環境阿...

Thomas Kao

姿態放軟蹲低跳高,有問題就想辦法解決、沒資源就努力找資源,還有參考依循先進國家的前例和做法,這是過去一段時間看澳洲職棒教會我的事情

任天霸

不過你沒有提到這支加入澳職的韓國球隊是全體無支薪. 還有澳洲新球隊加盟是幾乎半送的方式. 如果台灣職棒球員願意拿比業餘的薪水還要低的話, 那中職要20隊也沒問題. 不是看不起人家, 不過兩個聯盟的規模就是有差啊.

還有中職增加球隊本來就是聽聽就好了, 阿就政治人物嘴砲而已.

Thomas Kao

敢問樓上「無支薪」的說法來源是?澳職現有每支球團一季開銷預算雖不比台日韓,但大概還有中職二軍的水準,而WBK尚在建軍中又要跑那麼遠,沒薪水應該找不到球員吧XD

澳職增隊說是「半送」也沒錯,因為不跟新球團收加盟金,但他們用意是不希望用高門檻嚇跑潛在的金主,先烙人把架構弄實氣氛炒熱新市場搞大再說,看長不看短。

至於中職能不能用cost down方式增到20隊,我覺得能啊,二軍一定可以,可是會破壞皇城內的健康,中職不會肯的

任天霸

韓國球隊去澳洲球員不支薪原文在這裡,給你參考

http://v.sports.media.daum.n..

還有你提到的中職Cost down增隊,為了增加隊伍,聯盟最高薪月薪兩千澳幣?一般球員拿週薪150澳幣。你覺得這樣行得通嗎?球員願意嗎?

不是說不行,澳洲做事有他們可以學習的地方,只是直接把兩個規模不一樣的聯盟講成可以無縫接軌,好像也有點說不來。

感覺好像就是如果中職想要組隊加入美國大聯盟,然後錢拿不出來,結果大聯盟被酸說是排外,讓中職加入會破壞皇城的健康…

Thomas Kao

感謝分享,因為不懂韓文,之前在英文新聞中沒有看到相關的訊息,韓文報導提到「이렇게 모인 운영비는 선수 및 코칭스태프의 훈련비용과 현지 체류비용 등으로 사용되지만, 선수들에게 별도의 연봉이나 급료가 지급되지는 않는다」,是指球團將負擔訓練、交通食宿等相關費用,但球員出賽不支薪?那還真血汗啊XD

還有,您有點誤會我的意思,我從頭到尾都不認為中職應該降格以求增隊,直接放水讓澳職組隊進場打一軍賽事,或者開倒車回到以前簡樸打球的時代,但既然澳方都說願意先打二軍,中職卻連二軍的參與都要死死跟一軍綁在一起,只是自設一道打不開的窄門。

大如KBO者都可以讓業餘的警察廳和尚武隊搭伙打二軍,小如澳職也能納入兩支境外球隊了,為了台灣棒球推廣和自身市場發展,中職為什麼不能有些創新和變通的作法?姑且不論澳洲,中職有想過讓合庫台電來一起打二軍嗎?





任天霸

KBO的警察廳和尚武隊其實也不算是"業餘". 很多球員都是已參加職棒選秀有母隊的職棒球員. 這跟我們的合庫和台電不太一樣喔.

你說的那個概念其實早期中職的確有做過好幾年, 合庫, 台電, 國體, 台體等業餘隊伍拉入中職二軍打比賽.

回到主體, 澳洲方面最後好像也沒有遞交組隊企劃書. 至於要不要繼續追? 老實說, 除非真的是大企業像要加盟, 要不然這種東西還是隨緣吧. 聽聽就好了.

Thomas Kao

是做了好幾年,但並不是中職主動、心甘情願做的,當初各球團不肯自己花錢養二軍,卻被體委會硬塞了一批棒球替代役要他們「代訓」,逼不得已才兩兩組聯軍,再找合庫、台電來湊咖打半吊子的二軍聯賽,搞到後來體育署乾脆把替代役收回來自己養...

以前說沒錢沒人,那現在有錢肯花也有人了,為什麼反而不繼續辦,用職棒資源拉抬業餘球員成長、厚植台灣棒球人才基礎,也證明自己真能帶領國球進步?未來這些新秀球技提升了投入選秀,也是為職棒所用不是嗎。

最後,大家看遍了相關新聞,才在夾縫末段得知「中職說澳職沒交企畫書」(https://tw.appledaily.com/ne..),但本站名人堂作家文生大叔則說是「有交」(https://www.sportsv.net/arti..),根據這兩方過去的誠信紀錄,要信誰?就留給讀者自行判斷了~

任天霸

所以結論是你我都不知道最後到底有沒有交件? 交件內容大家也不知道. 澳洲資金方面有沒有解決大家也不知道.

文生, 喔就是那個當年幫曹錦輝講話的那個..

fb - 林子宏

值得借鏡~~但中職會長是爽爽做完任期了

Thomas Kao

好消息是現任會長才剛選上連任

Oz Formosa

大聯盟撤資以後,澳職其實有幾隻球隊都快活不下去,檯面上是由各州棒協認養,今年,雪梨跟阿德雷德這兩支球季倒數一二名分別找到新東家,完全獨立經營。擴增到八隊之後,澳職變成兩個分區(Conferences),對戰組合跟賽程安排更有變化與彈性,季後賽也更有看頭。這對推廣棒球成為澳洲下一個職業運動的明日之星,有非常大的幫助,不得不說澳職的行動力讓人刮目相看。相對中華職棒,除了吃老本,真的看不出把餅作大的決心

Thomas Kao

然後人家奧運和經典賽國家隊總教練已經確定了,台灣除了棒協新任理事長確定之外,甚麼都還是沒確定~

今年五月的天氣熱得極度反常、社會氛圍很浮動暴躁,但對關心台灣棒球和中職發展的球迷來說,心已經涼了半截,因為盼望已久的「澳洲第五隊」,終究還是難產。

而台、澳職棒合作目前唯一的「進展」,就是中職在7月7、8日於天母舉辦紅白明星對抗賽時,將邀請林智勝的三連霸俠盜隊友魏德(Logan Wade)、坎貝爾(Andrew Campbell)來台,參加全壘打大賽等「五項戰技賽」...

你一定會說,澳洲自己不遞件給中職審查啊,怪誰?

是啊,二三十年歷史的知名大餐館開在那邊,只煮過幾年飯的你想磨練廚藝,三番五次請求人家老闆讓自己進去工作或當學徒,結果連正式履歷都懶得投?真的只能怪自己眼高手低,燒菜燒得好要飯要到老啊!

但回頭想想,一個從去年十一月就持續重整擴編組織結構、開始備戰奧運和經典賽的外國職棒聯盟,不但透過該國外交部正式行文台灣體育署尋求協助,執行長維爾(Cam Vale)和球團老闆時不時就千里迢迢跑來拜會中職,把增隊辦法都帶回去研究,甚至掛保證「錢不是問題」、「打二軍也沒關係」,今年二月邀吳志揚會長赴澳為總冠軍賽開球時,再度強調一定會遞交組隊企畫書、爭取加盟中職的機會...

這麼積極向上的職業運動組織,最後卻沒如期交件的機率是多少?

如果人家真沒交件,發個正式的新聞稿,說明合作案是進行式還是暫時擱置、主要原因是甚麼,有甚麼困難大家可以一起想辦法,積極回應澳方數個月來不斷展現的高度誠意,也不要讓澳方、對組隊加盟還沒死心的其他企業主或團體,以及球迷們在相關新聞的夾縫中辛苦搜尋訊息、亂猜亂想,又是多困難的工作?

好了,難聽話就點到為止。別以為澳洲人就只是閒閒地巴望台灣人賞面,這段時間以來,他們已經按部就班,完成了許多先前宣示的計畫項目和創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然就是全新南韓職業球團「Winter Ball Korea(WBK)」成立,將投入2018-19澳職球季,成為澳職擴編後的八隊之一。

對,澳職已經有八隊了,還有一隊是今天稍早才正式確定加盟的鄰國紐西蘭隊。



澳洲棒總暨澳職執行長維爾(Cam Vale,左)與「Winter Ball Korea」公司執行長Kim Hyun-soo簽署協議,宣告南韓職棒隊正式加盟澳職。圖源:伯斯熱火隊官方臉書粉絲團

 

亞洲職業球隊參與季賽 澳洲運動史上第一次

5月21日,澳洲棒總執行長維爾親赴南韓首爾市,與新成立的WBK公司共同召開簽約換約儀式。

這回兩國要打的,不是甚麼世界棒壘聯盟旗下的亞錦賽(你沒看錯,1993年以前澳洲隊打的是亞錦賽)、經典賽,也不是沒人要續辦的亞洲職棒大賽,而是一支純由南韓球員組成的職棒隊,將在今年十一月遠赴南半球的澳洲大陸,參加為期三個月、40場的ABL例行賽。

誠如維爾於會後記者會所說,這是澳洲所有職業運動聯盟首次讓來自亞洲的境外隊伍加盟,對棒球運動和澳洲體育而言都是歷史性的一刻,也是亞洲大陸和大洋洲職棒,首次的「陸海」相遇。

兩國棒壇過去的互動就頗為密切:有日職和大聯盟經驗的南韓傳奇球星具台晟,在2010-11ABL復賽元年就加盟雪梨藍襪隊,五季累計3勝8敗35救援、防禦率2.15,目前定居澳洲,還曾在2014年代表澳洲隊與MLB洛杉磯道奇隊進行交流賽。



斗山熊隊捕手梁義智(左)今年二月於雪梨春訓期間,與定居澳洲的具台晟合影。圖源:Joe Vella SMP Images / ABL Media

 

而2017年經典賽前,澳洲國家隊曾於首爾設立集訓營,與南韓國家隊進行熱身賽,更近的是三度拿下KBO總冠軍的斗山熊隊,於2018年2月回到黑鎮進行年度春訓之旅。

WBK是韓方為了成立澳職新軍而新成立的公司,未來將主導球團營運,行銷和推廣業務則交由位於首爾的「Happy Rising」運動行銷代理公司;澳職指出,「Happy Rising」專業在於新聞發布、行銷、顧問和科技業務,還是南韓MLB官方網站(www.mlbkor.com)的經營業者,且在南韓業界握有最多主要電視轉播媒體的合作關係,更為ABL提供大量的媒合和相關經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