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6/03

甲子園、美軍基地、國境南側-沖繩棒球的過去與現在

平成30年五月,第47屆沖繩高校棒球邀請賽- 「沖繩的棒球一直都很有水準,不管是興南還是沖繩尚學,守備穩定度、揮棒、選球各方面都是全國平均水準之上。另外,與本島的學校相比,投手的控球...

作者:SPORTSPON

fb - 朱宥任

不好意思挑一下,漢字是「栽弘義」喔

另外補充幾點:

就救我讀到的資料來看,豐見城那次雖然惜敗,但是栽監督也認為其實從場上的細節來看,當時沖繩的棒球水平還是遜於日本內地的,很多基本功其實都不如人。

然後《沖繩棒球一百年》書後的討論中有提到,當時沖繩一般學校的棒球訓練比較沒有那麼嚴格,是栽監督才開始強調大份量的「魔鬼特訓」硬操的。栽監督後來的事蹟也有出書跟翻拍成電影。

而我喜屋優的自傳也寫到說,他其實從大昭和靜岡轉到北海道,其實等同是被下放二軍。他當初進入大昭和時其實有點撞牆期,後來練出身材才找回些自信,但公司已經沒耐心了。後來他去北海道連下雪都要剷雪練球,嚇壞不少隊友,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拼命,球隊日後才有辦法拿到優勝。

之後會回到興南,也是興南校長親自到北海道拜訪他,不然他差點要定居北海道XD。而且雖說是傳統名校,但當時他剛到那時興南的狀況很差,已經很久沒打進甲子園,而且連基本紀律都做不好。所以在我喜屋大力整頓下,才變成如今的強校興南。

以上是一點補充,謝謝

SPORTSPON

謝謝補充與指正,漢字更正。

的確,根據松永的『改變沖繩的男人』一書,在栽監督的豐見城時代,確實有說到這一段。另外,關於我喜屋,謝謝朱先生的補充。對我來說,因為這次的取材與人物,讓我對栽的興趣比較大,目前還沒有寫到我喜屋的部分,未來還望您多指教。

 

兩次最近的時刻是1990-91年,名將栽弘義帶領沖繩水產兩度闖入夏甲決賽,都輸給了關西強校。91年的先發投手大野倫還因為過度出賽,身體留下永久性的傷痛。

 

 

用內地的方法擊敗內地-改變沖繩棒球的人們

 

讓我先回到邀請賽賽後採訪的現場-

 

「沖繩的打擊策略是跟球跟比較久,可以運用速差與變化球的幅度對付打者。內地的打者風格和這裡很不一樣,他們的揮棒軌跡乾淨俐落,啟動速度很快,面對自己設定以外的球種也能擊中球。只要失投就會挨打。這次是很棒的經驗。」

 

興南的藤木琉悠
攝影/彭善豪

 

賽後,興南高校投手藤木琉悠這麼說。背負沖繩傳統名校的王牌號碼,當媒體問起他如何壓制明德打者時,藤木露出了高校球兒常見的喜悅與微笑。

 

其實,沖繩的棒球,是先學習內地,再逐漸發展出具地方特色的棒球。

 

攝影/彭善豪

 

在沖繩投入棒球發展的人非常多,在這邊我只提兩位監督。一位是完成春夏連霸的興南監督我喜屋優,另一位是人生充滿故事與爭議的前沖繩水產高監督-栽弘義

 

曾是1968年興南旋風的成員我喜屋優,畢業後到靜岡的大昭和製紙棒球隊打球,隨後又轉到北海道分公司的球隊,幫助球隊在都市對抗大賽拿下優勝,引退後繼續在北海道的業餘球隊擔任指導者,累積經驗後回到母校興南接任野球部監督。

 

「沖繩方言裡有『總會有法子兒(なんくるないさ Nankurunaisa)』這句話,意思是盡人事聽天命。這在人與人的相處上來說,或許是好的文化,但在棒球的世界裡,反而成為球員進步的阻礙,可以做的事,絕不該有盡力然後就聽天由命的念頭。」

 

為了訓練出不輸給任何強校的球隊,我喜屋不只鍛鍊球員的棒球技術,也從心理層面著手。若有機會觀看興南的比賽,會發現興南的休息室比其他學校冷靜,打出關鍵安打時,不會有過大舉動的慶祝,沒有把握機會時,也不會有明顯的洩氣表情。我喜屋優認為,比賽千變萬化,若過於被情緒牽著走,贏球時也許能乘勝追擊,落後時也會一落千丈。我喜屋對於勝利執著、強調冷靜實際的精神特質,是興南長期保持競爭力的原因。

 

至於栽弘義,熟悉日本高校棒球的台灣球迷們,聽到他的名字時,常會聯想起我上一段提到的大野倫。在6場比賽讓主力投手帶傷上陣投了773球,最後一場整個右手肘出現不正常的狀態,事後診斷是疲勞性骨折。媒體、棒球界都對栽弘義做出嚴重的抨擊與檢討。

 

比起眾人認可的我喜屋,栽弘義的故事,更加吸引著我。

 

栽弘義,1941年出生,母親帶著他在二戰沖繩戰場下存活下來。高中就讀糸滿高校,是棒球部的主力球員,高三那年跟著球隊一路闖進決賽,敗給首里高。高中畢業後到中京大就讀,在那徹底感受到沖繩棒球與內地的差距,上場機會不多的栽弘義,決定認真學習中京大的棒球訓練方法,帶回沖繩。

 

大學畢業後,栽弘義的第一站是小祿高校,栽弘義試圖在小祿高實行他在內地看到的棒球訓練,一開始就遭到部員反彈,但栽弘義還是堅持自己的做法,第二年小祿打進地區決賽,看起來正準備起飛,沒想到部員卻在決賽前向栽弘義說:

 

「監督,我們希望監督決賽時不要在休息室,不然我們不出賽。」「這......,好,我知道了。」

 

就這樣,栽弘義在觀眾席看著小祿高輸掉了九州大會的門票。接著,栽弘義來到豐見城高,繼續他的沖繩高校野球革新,這次他成功獲得球員們的認同,並在九州沖繩秋季大會打出佳績,隔年獲得春甲出賽資格。那年豐見城打敗千葉習志野、棒球名校日大山形,創下沖繩在春甲的最佳成績。

 

那時栽弘義引進許多新式訓練,他率先廢止容易傷腰的兔子跳訓練,為球員的守備動作、觀念打下深厚基礎。也有違背現今常理的作為,像是為了紓緩球員情緒,賽前讓球員喝點養命酒安定心情的插曲。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