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6/03

甲子園、美軍基地、國境南側-沖繩棒球的過去與現在

平成30年五月,第47屆沖繩高校棒球邀請賽- 「沖繩的棒球一直都很有水準,不管是興南還是沖繩尚學,守備穩定度、揮棒、選球各方面都是全國平均水準之上。另外,與本島的學校相比,投手的控球...

作者:SPORTSPON

fb - 朱宥任

不好意思挑一下,漢字是「栽弘義」喔

另外補充幾點:

就救我讀到的資料來看,豐見城那次雖然惜敗,但是栽監督也認為其實從場上的細節來看,當時沖繩的棒球水平還是遜於日本內地的,很多基本功其實都不如人。

然後《沖繩棒球一百年》書後的討論中有提到,當時沖繩一般學校的棒球訓練比較沒有那麼嚴格,是栽監督才開始強調大份量的「魔鬼特訓」硬操的。栽監督後來的事蹟也有出書跟翻拍成電影。

而我喜屋優的自傳也寫到說,他其實從大昭和靜岡轉到北海道,其實等同是被下放二軍。他當初進入大昭和時其實有點撞牆期,後來練出身材才找回些自信,但公司已經沒耐心了。後來他去北海道連下雪都要剷雪練球,嚇壞不少隊友,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拼命,球隊日後才有辦法拿到優勝。

之後會回到興南,也是興南校長親自到北海道拜訪他,不然他差點要定居北海道XD。而且雖說是傳統名校,但當時他剛到那時興南的狀況很差,已經很久沒打進甲子園,而且連基本紀律都做不好。所以在我喜屋大力整頓下,才變成如今的強校興南。

以上是一點補充,謝謝

SPORTSPON

謝謝補充與指正,漢字更正。

的確,根據松永的『改變沖繩的男人』一書,在栽監督的豐見城時代,確實有說到這一段。另外,關於我喜屋,謝謝朱先生的補充。對我來說,因為這次的取材與人物,讓我對栽的興趣比較大,目前還沒有寫到我喜屋的部分,未來還望您多指教。

栽弘義讓豐見城成為棒球強校,但「8強止步」就像座聳立天端的高牆一樣。栽弘義為了進一步突破,決定轉到私校沖繩水產。在那他能不受學區限制招生,還有棒球部專屬的練習場地。他在80年代末期建立起「沖繩棒球代名詞」的沖水強權。同時,栽弘義的拳頭教育與接近霸凌的精神訓練,像監獄一樣的部員宿舍生活,也跟著甲子園佳績聲名遠播。

 

1990年,擁有強投神谷善治的沖水,在夏甲決戰以一分之差落敗,那時栽弘義對全員說了一句話:

 

「不要哭,你們打出一場非常棒的比賽。」

 

隔年,要升高3的大野倫正式接過球隊王牌投手的1號球衣,看到大野球球140km以上的直球,加上前一年的決戰經驗,對優勝極度渴望的栽弘義,將打進甲子園的期望完全壓在大野倫的身上。

 

「如果今年無法打進甲子園,我會恨你一輩子。」

 

承受巨大壓力的大野,春天某次二連戰的練習賽後,手肘出現了異狀。但他沒有向任何人說,看診後醫生說要停止練習,大野決定放棄休養,繼續參加球隊練習。這段期間,大野投不好的時候,栽弘義還是如往常一樣的「精神力鍛鍊」,直到他發現大野手肘已經嚴重要影響日常生活,他用了各種方法來幫他舒緩-按摩、針灸師、整骨師、電療器等,每天幫他治療。但這始終是治標不治本。

 

「監督,沒問題的,我要上場了。」

 

終於,燃燒到盡頭的大野倫,右手整個變成「く」形的狀態下,在面對大阪桐蔭的決賽敗下陣來。

 

賽後,栽弘義的作法遭受猛烈批判,日本社會對高校野球的投手起用方式產生質疑,間接讓日本高野連做出板凳人數增加、身體檢查等新制度改革。

 

1991年是沖繩水產最接近甲子園優勝的時刻,往後再也沒有打進四強過。栽弘義在2007年3月因動脈瘤住院進行手術,一個多月後因併發症肺炎病逝。住院前一天,他還在教部員如何縫打擊練習用的球:

 

「棒球,要從縫球線開始好好學。」

 

栽弘義對於高校日本一的執念,顯示出沖繩棒球極端的一面。他是個酒鬼、暴力教員,還是個猛操選手的狠心教練,但他也為沖繩棒球帶來了改變。

 

 

首度優勝、春夏連霸與現在-百年甲子園與沖繩

 

1999年,沖繩尚學首度在春甲拿下沖繩第一次優勝,2008年二度奪下春甲冠軍錦旗。

 

 

2010年,曾經掀起沖繩野球旋風的興南,在我喜屋優監督的率領下,靠著強力左投島袋洋奬、善於冷靜把握機會的全員野球風格,完成春夏連霸偉業。這些在甲子園留下汗水的沖繩男孩,都已經向全日本人證明了沖繩棒球的韌性。

 

 

 

走在沖繩街上,當你隨便問個當地人「知道哪些沖繩出身的棒球員嗎?」的時候,他們可能答不出幾個名字。但他們一定知道大野倫、島袋洋獎,這就是甲子園對於沖繩人的意義。

 

2010年後,不管是硬體環境、訓練方法,沖繩的棒球還在持續進步。早期,沖繩的球場一遇上雨季,就會變得泥濘不堪,比賽前球員還要搬土補凹洞,即使引進了職棒種植的天然草,只要經過演唱會,草皮幾乎都得打掉重來。長年撰寫沖繩在地運動發展的作家提到:

 

「以前沖繩的球場根本不能滿足職棒球隊的要求,為了改善現況,當地單位與職業球團合作,先將球團主場的草種帶來培養,根據每年的狀況進行改善,才有現在的成果。」

 

在島袋洋獎之後,沖繩的甲子園戰績再度碰上了8強止步之牆。今年,除了興南、沖繩尚學等傳統強校,還多了兩所新勢力-成立第四年的KBC未來沖繩和公立KOZA高校。

 

KBC未來沖繩監督-神山昂
攝影/彭善豪

 

KBC的監督神山昂,曾在沖繩水產擔任過栽弘義的副手,神山和栽弘義有點相似,會不斷找尋新的訓練方法,又比一般指導者更加開明,讓選手在團隊作戰的過程中,保有自己的個性與創造力。短短四年不到的時間,KBC就完成新人中央大會、沖繩春季大賽優勝等目標,KBC的高3球員宜保翔提到,會選擇KBC就讀,是希望能在一個可以表現出自我特色的團隊裡打棒球。如今,身兼游擊手/投手的宜保翔,正準備邁向高中最重要的沖繩夏季。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