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30

麥可.喬登(Michael Jordan):時代肖像(上)

我想今天上帝假扮成Michael Jordan的樣子—Larry Bird 對許多走過1980到1990年代的NBA球迷來說,芝加哥公牛隊主場播音員Ray Clay的先發球員...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想今天上帝假扮成Michael Jordan的樣子—Larry Bird

 

對許多走過1980到1990年代的NBA球迷來說,芝加哥公牛隊主場播音員Ray Clay的先發球員介紹是相當熟悉的場景,漆黑的公牛主場,主題曲已然響起,閃爍著公牛隊徽與攝影機閃光燈,當他最後聲嘶力竭地喊到:現在,來自北卡羅萊納(And now, from North Carolina)…時,Michael Jordon出場了,穿著熟悉的紅白相間熱身服,現場所有的焦點與目光都在這位公牛隊巨星上,Jordan臉上表情彷彿在說,他知道接下來的48分鐘會發生什麼事,彷彿他能預測未來一樣。

在電視機前(彼時還沒有i-pad或智慧型手機)的我們,只能放下遙控器,專心地看球賽。誰知道呢?今晚Jordan可能會拿60分或者完成buzzer beater致勝一擊。這是非常典型的Jordan概念:只要看他,你就能成為歷史的一部分,你就能見證奇蹟。

我想運動視界網站上有許多讀者,對Jordan的每個關鍵play或數據都滾瓜爛熟了,因為對許多球迷甚至是NBA球員來說,Michael Jordan是他們籃球記憶的中心,或者更直白的說,Michael Jordan就是籃球。

好比說美國前總統Obama,來自芝加哥的他是公牛隊與白襪隊迷,有回在白宮接待NBA冠軍隊洛杉磯湖人隊,在演講中Obama說:恭喜湖人隊拿到今年冠軍,也恭喜總教練Phil Jackson成為史上最多冠軍戒指的總教練,當然其中6枚是以芝加哥公牛隊總教練身分拿下的…

總統講到這邊,全場都笑了,湖人名將Magic Johnson笑得特別大聲,這個時候Obama轉過去看著Magic Johnson,笑著說:魔術,還記得這一球嗎?(接著Obama模仿Michael Jordan在91年總冠軍戰飛入禁區把球從右手換到左手上藍的動作)Magic Johnson說他當然記得,Obama忍不住對全場記者說:想當年,他們(湖人隊)贏了一場就屌到不行,殊不知…

為什麼球迷會對Jordan如此著迷,影響力在數十年後依然不減?首先,他是真實的,他在球場上的豐功偉業是無法否認一筆勾銷的。他或許連結著許多球迷的心聲:那無容置疑的工作態度與對勝利的渴望,可將你帶到下一個層次(或許我們每個人在各自的領域中,都可以作到,just be like Mike)。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接手比賽的大心臟,當所有眼睛都盯著他看,球隊需要他執行最後一擊時,從1982年NCAA總冠軍戰對喬治城大學到1998年NBA總冠軍戰第六場對猶他爵士的The Shoot,我們早已如數家珍。

歷史學家/作家Walter LaFeber檢視了Jordan在1980年代開始的媒體與資本主義全球擴張中的角色,在這段期間,Jordan和Nike(1980年代最火紅的球鞋是Converse,畢竟當時東西岸兩大天王Larry Bird和Magic Johnson都穿Converse。而Nike亟欲在市佔率上闖出一片天,甚至是取代Converse的龍頭老大地位。他們押寶在Michael Jordan身上,後來證明這寶還真的押對了,如今Nike已是多年的龍頭霸主。而又有誰能忘得了,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會男子籃球頒獎台上,Jordan用美國國旗巧妙蓋住運動衣贊助商Reebok標誌,間接宣告他是Nike代言人的舉動。於是一間有野心的公司Nike、有天分又上相的運動員Jordan與一位飢渴的導演Spike Lee結合在一起,三位一體,拍攝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廣告。)突然間獲得能以超高效率接觸到大量受眾的權力,使得Jordan形象以音速傳播到數以百萬計的觀眾身上,這可是上個世代的運動員作夢都難以想像的情景。

 

有許多人賺到的財富比Jordan多,但他們無法有Jordan的吸引力(Jordan在自傳中回憶,有回他到佛羅里達,看到有座室外籃球場,一時技癢下場鬥牛。而沒過多久,那座籃球場周圍擠滿了超過3000位觀眾);有些運動員,好比說Bill Russell或Lou Gehrig,他們擁有更驚人的冠軍與紀錄,但他們卻無Jordan透過商業化操作而得來的財富與影響力。

在漫長又成功的生涯中,Michael Jordan有許多稱號,從藍球鞋的耶穌到諸如英雄、戰士、超級巨星、大帝等等不一而足。在許多觀眾心中,Jordan不僅僅是名籃球運動員而已,Jordan,他就是生活本身。

然而這個生活,卻完全無涉政治、種族、宗教或其他有爭議的議題,除了比賽與商業活動外,Jordan彷彿是一個完全中性甚至無菌的存在,這放在美國社會整體脈絡中來看,尤其是身為一名黑人運動員(想想Ali或Jabbar的例子),的確不得不說Jordan走了一條極為不同的路徑。

而在下回文章中,我們就來談談這個部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