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1

麥可.喬登(Michael Jordan):時代肖像(下)

運動世界,因歷史與各式爭論而顯得生氣蓬勃,其中最常被拿出來爭辯的,就是拿現今的運動明星與過往的運動明星比較孰優孰劣?或者誰是史上最偉大的籃球/棒球/足球或網球選手?理由何在? 這種爭論是...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運動世界,因歷史與各式爭論而顯得生氣蓬勃,其中最常被拿出來爭辯的,就是拿現今的運動明星與過往的運動明星比較孰優孰劣或者誰是史上最偉大的籃球/棒球/足球或網球選手?理由何在?

這種爭論是沒有結論與最終答案的,而這正是它的樂趣所在。然而對Jordan來說,以他的江湖地位與風格,鮮少有人拿他與前人比較,反倒是大家拼命要找the next,誰是下一個Jordan?印象當中,只要是身高介於6尺5吋到6尺7吋,能飛擅扣的鋒衛人才,幾乎都有機會被稱作Jordan接班人。

對這些「王位覬覦者」,Jordan在自傳中是這麼說的:聯盟試圖為他們戴上Jordan接班人名號的球員們,大部份已隨風而逝。Harold Miner離開了,Anfernee Hardaway也離開了,這些球員靠著聯盟的強力吹捧而獲得明星光環,但他們的根基並不穩。行銷一個明星是一回事,但最終他們還是得回到球場上,以他們的表現來說話。聯盟看到了我的成功例子,就想將這套模式複製到其他球員身上,但是如果你沒料,不能夠在季後賽留下令人深刻的足跡,你是無法唬弄大眾的。

 

Michael Jordan能成為史上第一,他的球技絕對沒話說,然而更令對手膽寒的是它的好勝心,從籃球、高爾夫球、打牌到打嘴砲,他都要贏。

競爭與獲勝本身就是Jordan最大的驅力,而這也是Jordan神話當中一個相當關鍵的因素,這讓他賺進了大把鈔票,也變成世界上辨識度最高的圖騰。在球場上,他不斷提升自己的宰制力,以符合球隊或他自己個人的期望,以至於到後來,Jordan自陳,比賽已經變成一種消耗心志(mental)超過消耗體能(physical)的挑戰了。

諷刺的是,雖然Jordan本身是苦練與基本動作(防守、傳球、跳投)的信徒,他的場上成就與技術展現,卻無意間改變了現代籃球的場景。批評者認為正因為年輕球員都想學Jordan,只想學華麗的運球與華麗的灌籃,而不肯花苦工在基本動作的鍛鍊上。這樣的批評放在Jordan身上是有點過於嚴苛了,因為觀眾買票進場看球,不是為了看Jordan如何改善他的跳投、如何用非慣用手運球、如何單調地折返跑、如何加強人盯人防守,他們想要看的是飛翔的超人,是夢。但別忘了這一切是奠定在苦練上頭,而且是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苦練。

有些籃球員自始自終都不習慣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好比說Kareem Abdul –Jabbar和Larry Bird。而Jordan則位於光譜的另一端,從他一腳踏入NBA,Nike與他的經紀人David Falk就開始操盤,把他的商業價值極大化,而Jordan也恰如其分地扮演世界名人這個角色。縱觀他的球員生涯,在球場外的照片,Jordan永遠衣著得宜,耳環與雪茄成為有型有款的配件。1991年,當Jordan終於贏得他生涯第一個冠軍(與第二個年度MVP)時,共獲得了2000萬美金的贊助合約(包括麥當勞開發的一款McJordan漢堡),觀眾會覺得Jordan過度曝光嗎?完全不會。隔年Jordan又簽下了好幾個商業合約,在芝加哥開了一間餐廳(有著名的Jordan賽前餐),並將他的商業帝國隔海擴張到歐洲與東亞。可以說公牛隊的第一個冠軍,真正加速了Jordan品牌全球化的腳步。他與品牌簽下複數年的合約,然後盡可能地運用他的身份促銷這些品牌,從球鞋、運動飲料、速食、古龍水到迪士尼電影不一而足,而他的方式也為後來的球星提供了一條路徑與原則,那就是:sports sell things, and thing sell sports!

而巨大聲名的月之暗面,就是Jordan再也無法完全擁有自己的生活,不管到哪,他隨時得應付大量的粉絲,充滿了合照與簽名,甚至是他父親的葬禮,都變成了媒體上的奇觀,而這一切的要求,都會佔用Jordan個人的時間。

通常沒有人能教名人如何應付突然來的巨大聲名與財富,不論我怎麼努力,Jordan有次這麼說,我也永遠無法變成一個完美的人。有一次我告訴一名球迷我累了,我不想再簽名,突然間那個人表情大變,對Michael Jordan有了完全不同的感覺,從那個時候起,我就知道我的工作永遠不會結束。他的好友Charles Barkley就說他每次與Michael Jordan見面,他們總是在旅館的房間裡面,因為Jordan從來不出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