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歷史,才剛開始—中正高中

灌溉支持

名人堂 Jeffrey Holt | 2018/06/08

A- A+

自去年暑假開始,位於台北市北投區的中正高中便展示出了強悍的競爭力,在多個盃賽取得亮眼成績。而到了今年的乙級聯賽,他們先是以第三名之姿在台北市脫穎而出,再在北區複賽一路過關斬將,多場比賽都與對手戰至最後一刻才分出高下,直到晉級四強的前一場比賽才以些微的差距敗給宜蘭的慧燈中學,結束今年在聯賽的旅途;雖未搶下全國賽的門票,但全國十六強的成績,已經創下了中正高中的校史紀錄。

教練詹政學表示,五年前剛接手球隊時,球隊對於招收運動績優生有著一定的學業門檻,也導致前來報考的多為北市乙級球員;但時至今日,入學的學業門檻下修,如來自永吉國中、一年級就擠身先發之列的黃翊瑋,和畢業自新民國中,自南湖高中降轉的高栩翔等人,開始有國中甲級的球員加入中正,令球隊戰力獲得大幅度的增長。

 

儘管每年都會招收運動績優生,中正陣中卻有不少一般生在球隊中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如甫從高中畢業,進攻破壞力極強的後衛王韋頡,和爆發力出色,二年級就扛起先發前鋒重任的鄭博謙,都是先透過會考進入中正高中後才藉由校內招生加入球隊。

 

「他們的能力可能一開始跟其他績優生比起來沒那麼好,但他們是因為熱愛籃球才來報考,所以非常願意接受訓練。」詹政學教練說,自己最重視的,就是球員的態度與能力;只要能夠證明自己的實力,無論是何種身份,就能夠留在球場上。「其實他們(一般生)的加入會給這些體優生帶來壓力,因為有可能一個不小心,他的位置就會被取代;這就形成了一個良性競爭,他們在球場、或者是課業上都會互相切磋。」

 

除了在球場上能有好表現,中正的隊員們平時在課業上也會受到一定標準的要求。「打球是一件事,自己的未來要自己去規劃;如果哪天受傷了,離開球場後要做甚麼?」詹政學教練認為,中正高中過去的畢業生裡,有幾位球員利用運動績優生管道考上前幾志願的大學,如果在球場與課業上都有一定水準,對未來將能起到不小的幫助。

中正高中教練詹政學

中正高中校風自由,社團活動盛行,球隊的練習時間也只有每日的中午與周三晚上,因此球隊中也有不少成員在參加校隊之外,還加入校內的社團;二年級前鋒余喬峰,就是魔術社的一員。對此,詹政學教練保持開放的態度;「我不希望他們的高中生活就是只有打球跟讀書,而應該要是豐富,精彩的;學生運動員也應該要享受校園生活,所以如果他們要參加甚麼社團,只要不影響到他們該做的事,我都不會有意見!」

 

與許多其他球隊不同,「進攻」是中正高中在訓練時的重心。詹政學教練自知在有限的練習時間內,若要將心力花在提升防守的基本功,可能效果有限;於是在訓練時,多著重在擋拆、小組搭配等進攻模式,「進攻和得分會更容易讓球員得到成就感,也會更積極的去參與訓練。」

有別於其他隊伍,進攻是中正高中訓練時的主軸

去年暑假詹政學教練曾前往台藝大與當年就度國體大時的學長李伯倫教練學習,在回到中正後,他對於訓練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改變:開始在每一項訓練都製造勝負,輸家必須受到懲罰。「我發現在做出改變之後,訓練的強度增強,球員的對抗性與抗壓力都提升了不少,現在出去比賽,別人也會敬我們三分。」詹政學教練說道。

 

中正高中在雙控球石易與王韋頡畢業後並未面臨太大的斷層期,除原本兩位拚搶能力出色的先發大前鋒余喬峰與鄭博謙仍在陣,高栩翔有效的填補上控球後衛的位置,林暐鈞與黃翊瑋兩名得分後衛則是穩定的外線砲手;板凳上有侯大域與高雍勛等人能夠銜接先發球員休息時的空缺,我們甚至能夠說:今年的他們,競爭力絲毫不輸去年的中正。

 

高栩翔畢業自國中甲級八強常客新民國中,在國中畢業後先是前往南湖高中就讀,但自覺在高中甲級發展有限,於是選擇轉學到離家不遠的中正高中。「原本就是想說追一個夢吧!」他嘆了口氣,笑著說道。「但越打越發現有點不太實際。」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SBL的下一步?台灣需要職籃嗎?

長期而言台灣當然需要職籃,它必須是我們的終極目標,但眼前SBL的發展困境與種種問題該如何改善解決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