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6/11

從俱樂部到學校,從沖繩走向世界-首位沖繩職業足球員石川研的挑戰

距離沖繩那霸機場不到15分鐘的車程,有一所名為「KBC學園-未來高等學校」的高中。這所高校設立的足球部於2016年成立,目前有25名部員。創部時只有10人,比賽都只能由10人出賽對戰11人。指導者是沖...

作者:SPORTSPON

 

可惜,那年石川沒有任何上場機會,感覺到自己的極限後決定退休,開始擔任青訓普及部門的守門員教練。

 

「當教練後,覺得『如何將想法傳達給球員』是最困難的事情。像是怎麼說明、示範,還要避免他們將觀念變成固定的東西,失去活用與自我思考的空間。」

 

後來,石川開始從事U18、青訓隊的指導工作,並在2012-16年期間擔任福岡黃鋒一線隊的守門員教練,也取得日本足協S級教練證照,成為沖繩第一位獲得S級認證資格的足球指導者,也曾以教練身分跟著福岡一起回到J1舞台。

 

「以前我不是那種充滿霸氣、敢拼敢衝的守門員,比較像是『支援型』。可能這樣的個性也比較適合做指導者的工作吧!經歷了很多,不管是一線隊還是青訓,但都還沒有機會當一支球隊的監督。」

 

的確,不管是日本還是歐洲,很少由守門員出身的指導者擔任球隊監督。過去四年擔任台灣女足代表隊監督的柳樂雅幸,就是很稀有的例子。2016年,準備籌組足球專門科的KBC學園,來到福岡,邀請石川擔任足球部的監督。

 

「我想要好好打造一支球隊,用我所學的一切。」

 

帶著這樣的想法,石川回到了家鄉沖繩縣,成為KBC學園足球部的監督。

 

 

回到家鄉的挑戰-從沖繩到世界

 

 

「隔這麼多年才回到沖繩,對於沖繩足球的第一印象是?」
「沖繩的足球特色應該說是-自由!」
「自由?」

 

石川研提到,跟內地相比,沖繩足球比較缺少定型的戰術與觀念。比如說,我待過的球隊,就算是新進球員,也能很快地接受球隊的戰術思維,體格也因為類似的訓練,程度都差不多。雖然現在沖繩和內地一樣,在基本觀念和思維上接受同樣訓練,但球員有時會依靠自己的直覺,作出令人驚艷的動作與配合。不過,也會因為直覺性的動作發生失誤。另外,同年齡相比,體格強度可能比較差一點。

 

來到KBC,石川再次遇上「傳達」的難題。之前大多待在職業隊與大學的他,指導對象大都是從小開始踢球,經歷過職業隊青訓系統的球員。這些球員在戰術、觀念與技術都有深厚的底子,雙方都習慣使用足球語言。

 

 

 

KBC足球部本質上是學校社團。在沖繩,比較有天份的小朋友大多都跑去FC琉球青訓隊,或是那霸商、宜野灣等名校。KBC是剛成立的足球部,雖有不少成員也是從小踢球踢到大,但他們對於戰術觀念的理解不太一致,理解所需的時間與路徑自然也和過往石川指導的對象不同。

 

「這時我發現,自己不能用既有理解問題的方式來教導他們,像我在指導防守站位時,不是用戰術盤解釋各個站位的意義與功能,而是要直接將問題拋給球員-『為什麼這時候對手能突破』、『為什麼你去支援隊友搶球,反而讓對手獲得射門機會』這類問題,讓他們先自己動腦解決,我再適時給予解決建議。」

 

 

如果說足球選手有所謂的不同時期,14-18歲就是球員選手生涯中最重要的發展期,在這期間,指導者不只是要提升他們的體格與技術能力,還要協助他們建立屬於自己的足球思考邏輯。有趣的是,KBC和一般日本專門學校不同,比較像是具備大學修課系統的專門學校。

攝影/彭善豪

 

「KBC的運動專門科學員,每周都有固定的練球時間,其他時間和一般高中生一樣,要上國語、英文、數學,還有社會資訊、資管相關的實用課程,他們可以在這三年尋找棒球/足球之外的興趣,考取出社會用得上的工作證照。」

 

除了運動專門科,這邊還有動畫、遊戲設計專科,KBC是間讓年輕人一邊從事喜愛的競技運動,一邊學習實用學程,加上讓學生定期接觸社會議題的課堂,培養他們的運動技能之餘,累積在社會生存的本錢與知識。

足球可以是很重要的事物,但它不會是你世界的全部

 

看到這裡,我不禁想到一些台灣足球教練說過,台灣的球員從小就是在說一做一、說二做二的環境下長大,到了成人階段,身體成長了,體格速度不輸給外國人,思考與創造力卻輸一大截。除了思考與判斷能力,過於專注足球,反而令球員失去透過其他事物刺激創造力的機會。從這一點來看,這或許是台灣與世界足球,不對,是和亞洲各國的差距。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