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2

克服顛簸童年,DeMar DeRozan「衝出康普頓」,成為新時代龍王!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過「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這部傳記式電影,電影描述傳奇嘻哈樂團N.W.A創立的始末。 在電影裡頭,除了描述其中主要三位團員Ice Cube、...

作者:冰如劍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只不過除了天賦之外,DeRozan也非常努力練習。
 
他的實力年年增進,就讀康普頓中學時,高一開始就展現出驚人的得分能力,平均超過26分,帶領學校在許多年之後再闖進季後賽,球場上驚人的主宰力,讓他在學校被稱之為「Deebo」。
 
Deebo是N.W.A嘻哈樂團Ice Cube所拍攝的電影「Friday」裡面的一個惡霸,有一個很喜歡那個角色的人,將Deebo的片段剪下來放到Youtube上,而他是這麼形容Deebo的:「像Deebo這樣的惡霸,不是全世界最聰明的傢伙,但他幾乎任何時刻都可以得到他想要的。」

用這樣的方式形容DeRozan在場上的表現再適合也不過,憑著傲人的體能條件,DeRozan在球場大殺四方,犀利如刀的切入打爆每一個站在他面前的防守球員,贏得了所有人的尊敬。
 
DeMar的爸爸Frank,印象非常深刻地記得,有一次他跟DeMar兩人坐在車上,目擊一群幫派份子搶劫前面的車子,而幫派份子洗劫得手之後似乎不滿意,殺氣騰騰地走向他們。
 
正當他們父子兩人感到緊張無比時,有人大聲喊道:「白癡!那是Deebo跟他爸!」一群人就這麼一哄而散。
 
不過即使如此,DeMar的媽媽Diane依然不放心,她說:「DeMar出門打球時,我常常會坐在車上看著他,避免有什麼意外發生。」
 
Diane對兒子的愛從此可見一斑,尤其經歷過哥哥的死跟子宮肌瘤,Diane總是小心翼翼地拉拔DeMar,而DeMar則是用球場上的表現回應媽媽的愛,成為康普頓社區名聲響亮的高中籃球員。
 
一切看似光明璀璨,離開康普頓之路也好像越來越寬敞。
 
厄運,卻往往在這種時候降臨。

 

某一天,Diane被檢驗出可怕的「紅斑性狼瘡」,這個結果讓DeRozan一家人感到震驚與不知所措,因為跟子宮肌瘤比起來,紅斑性狼瘡是更可怕的疾病。
 
紅斑性狼瘡恐怖的地方在於,它是自體抗體攻擊全身各器官而導致的全身性疾病,症狀可由極輕微至嚴重之多重器官系統侵犯,其病程之轉變(如何時緩解,何時惡化)常常是迅速,且令人無法預測。
 
簡單說,紅斑性狼瘡的症狀可能是關節痛、口腔潰爛、下肢水腫、情緒崩潰(攻擊腦部)、白血球數量驟降,若不是經過詳細的檢驗,很容易被視為其他的疾病。
 
因為如此,紅斑性狼瘡被稱之為千面女郎,因為它難以捉摸,可以像任何一個病,被誤診為任何一個病。
 
在得病之後,Diane必須辭職,並且接受妥善的治療。這不僅影響家裡的經濟狀況,也重重打擊DeRozan的心靈。

這樣突如其來的事情無疑是沉重的,我相信沒有人會希望從小辛辛苦苦,用滿滿的愛拉拔自己長大的母親得到這種可怕,又難以預料的疾病。
 
自己的至親今天病情穩定,隔天卻突然傳來病危的消息,光是想像就夠可怕,更何況真正處在其中。
 
DeMar陷入低潮之中,後來讓他從悲傷的情緒逃脫出來的,是「籃球」。
 
DeMar DeRozan說:「籃球一直以來都是我發洩的出口。當我碰到那些沒有人可以給出答案的糟糕事情時,籃球就是我發洩的方式。」
 
「它就像是讓我逃離現實的方法。在遇到那些很糟糕的事情時,籃球就是我的解藥。」
 
母親的疾病,是痛苦,是壓力。

然而,另一方面,也成為一種驅動力,讓DeMar更奮力往前衝。
 
高四,2008年,DeMar DeRozan繳出了非常驚人的表現,平均29.2分7.9籃板,幫助康普頓高中打出了26勝6敗的亮眼成績,並且獲得了MVP的肯定,成為加利福尼亞州的年度第一隊成員。
 
除此之外,DeMar還成為麥當勞全美年度隊的成員,並且在灌籃大賽拿下冠軍,知名的球探網站Scout.com給與DeMar相當高的評價,視他為全美第六強的高中生。

 

隨後,出自於對家鄉的熱愛還有忠誠,被許多知名大學招募的DeMar,決定留在洛杉磯當地的USC(南加大)。
 
結果,在層級更高的NCAA,先前靠著驚人的爆發力跟體能條件,切入過人跟喝水一樣簡單的DeMar DeRozan,頓時陷入掙扎之中。
 
外線投籃不夠穩定,防守又讓人不禁打上一個問號的他,進入NCAA初期打得跌跌撞撞,不過在適時地調整之下,他帶領球隊一路殺進PAC-10(太平洋聯盟)的冠軍賽,並且為自己贏得MVP。
 
雖然在NCAA錦標賽開打之後,USC於第二輪比賽輸給了密西根州大,但是那一個MVP獎盃已經足夠說明DeRozan的身價。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