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無畏反抗成功扳倒德國戰車,還有我懷念的浮士德精神


名人堂|Oakjames|2018.06.19

  • 分享:

Photo Credit: Matthias Hangst/Getty Images/The New York Times

 

德國科技工業實力強大,『德國製造』象徵著良好的品質,這都源自於德國人對任何事情都抱持著嚴謹認真的態度,精益求精,進而成就輝煌。德國大文豪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的畢生心血之作《浮士德》完美地詮釋出德國人的精神。浮士德精神代表著一種不滿於現狀、永不放棄地追求的精神。所以我愛上了兇悍剛硬的Oliver Kahn,愛上了不屈不撓的Michael Ballack,也因此喜歡上在國際足壇上表現沉穩的德國戰車。

 

只是,很遺憾的,昨天晚上德國在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首場小組賽意外地讓墨西哥復仇成功,真的不是我們所熟悉的德國——被墨西哥欺壓得一點脾氣也沒有。

 

直到Hirving Lozano在第35分鐘攻入本場比賽唯一進球前,墨西哥已透過幾次從左路啟動的攻勢威脅德國大門。

 

Lozano跑過Joshua Kimmich身後接獲Carlos Vela的傳球,但在Jerome Boateng及時回防下射門失利。

 

Hector Herrera傳球至Kimmich身後的空檔,Javier Hernandez接球後沒能抓住機會射門,然後Boateng、Mat Hummels和Kimmich迅速補位,才讓墨西哥這一次的進攻失敗。

 

Lozano左路帶球內收中路,傳給禁區外圍出現空間的Miguel Layun,但是後者的射門力度過大飄高。

 

 

德國不斷地圍繞著墨西哥的禁區進攻,然而墨西哥不倦於奔跑,兩三人包圍逼搶成功後就像是聽到了百米短跑賽鳴槍聲般迅速展開反擊。在墨西哥無畏的防守以及奔放的反撲下,德國的回防顯得緩慢、沉重。

 

一切都在墨西哥主教練Juan Carlos Osorio的計算當中。

 

「任何球隊試著把後防四人推前至半場線,就會暴露出他們後方約35米的區域出來,他們也不例外。」Osorio賽前談到德國的防守就這麼說。「我們不會改變我們踢球的方式。我們有著屬於我們墨西哥國家隊自己的風格,而我們將會以此來對付他們。」Osorio根本不隱瞞墨西哥準備以防守反擊來對付德國。

 

德國主教練Joachim Low說,他觀察過墨西哥的影片,知道墨西哥會在球權的轉換後迅速推進進攻,所以他設計在半路包夾像Lozano這樣的球員。

 

遺憾的是,精密的德國戰車在墨西哥一波波的拼搶反攻下零件慢慢散落,戰車欲執行的計畫,遠比想象中還來得慢。

 

「今日的短語就是:因為熱愛勝利而踢球,而不是害怕失敗。必要的時候,我們勇敢地迎戰,全心全意地去防守。」Osorio說。

 

所以墨西哥遵從指令,Hector Moreno、Hugo Ayala、Jesus Gallardo、Carlos Salcedo不停地拼搶、解圍、攔截,Guillermo Ochoa則活躍地守護龍門不失。

 

德國的攻勢無法真正地形成有效的進攻,所以只能試著在禁區外遠射,然後搖頭回防。全場26次射門卻毫無建樹,衛冕冠軍德國創下了自2006年世界杯以來最尷尬的紀錄——單場射門最多次卻無法得分。

 

 

 

當Lozano攻入他整個職業生涯最棒的進球時,地震學家觀察到在墨西哥城發生了輕微的人造地震,很大可能是因為人群體的跳躍而導致的。

 

墨西哥普天同慶,歡呼國家隊擊敗了國際足聯世界排名第一的衛冕冠軍德國。

 

德國震撼無比,原來自己並非無懈可擊,過去讓德國變得強大的浮士德精神,似乎在這場比賽蕩然無存。

 

這樣也好。下一場比賽,德國調整好心態,重新出發吧。衛冕冠軍、世界第一、連勝紀錄什麼的,都拋到一邊去吧。

 

找回昔日德意志精神,再次追求勝利。

 

 

文/Oakjames

這是我的Instagram,歡迎大家來追蹤討論

@Oakjamesbasketball

歡迎到『Oakjames Ryan』個人臉書加好友,更貼近地討論籃球,更快捷地分享籃球資訊

這是我的粉絲專業,歡迎大家來哈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