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1

Paul George的去留 史上最高的一億美元豪華稅

先說結論,雷霆沒有機會留住原陣容。 根據Marc Stein和Adrian Wojnarowski這幾天的報導,原本一心要加入洛杉磯湖人隊的Paul George,因為今年與Russell We...

作者:一筆

請繼續往下閱讀

xxx18999

請問文內釋出甜瓜的合約是指買斷還是釋出?
如果是釋出的話,沒記錯球團是要支付剩餘合約的金額,
這筆錢還是要算在團隊薪資裡,甜瓜合約只剩一年,
如果被釋出他的合約金額是要算在今年的團隊薪資裡,
應該不是拆成3年分攤提計算,拆成3年那好像是球隊延期付款的規定
釋出對雷霆來說不但少一個戰力,也沒降低薪資,釋出甜瓜沒有意義
(ETO不是不全額保障不太清楚,如果只有部分保障,甜瓜有很大機率會被直接釋出)

如果是買斷的話得看甜瓜接不接受,即使甜瓜接受,還要看雙方談成的金額是多少,
才能決定團隊薪資可以減掉多少,買斷我覺得甜瓜應該不會接受,將近28M很難放棄
文中提出雷霆要降低豪華稅需要18M,要他少領18M應該是不太可能,
少領8M我覺得他都會不爽,以甜瓜去年的表現,如果接受買斷,
另尋新東家可能拿不到太好的合約,搞不好中產(8M多吧)都有問題,
不然甜瓜不會宣布執行今年的合約而是早就跳出去了
以上隊薪資規定見解不知道是否有誤,還請指教

一筆

ETO是讓球員可以選擇要不要提早結束合約
如果甜瓜不提早結束合約, 他的最後一年27.9M是全額保障

而買斷(buyout)跟釋出(release)的差別只是
買斷會先修改合約保障薪資, 然後再做釋出(release)

釋出會進入豁免(waiver)程序
這個程序為時48小時, 有意願有空間的球隊可以接手整份合約
以甜瓜的情況應該不會有人要
過了48小時之後, 就通過豁免(clear waiver), 正式釋出

延期付款(Stretch provision)是豁免的相關規定
在每年的7/1~8/31, 延期付款的年度是合約剩餘N年的保障薪資均攤到2N+1年
過了9/1到下一年的6/30, 是第一年的合約依原本時程給付, 第二年之後的N年均攤到2N+1年

所以在甜瓜這個例子
只要他在7/1~8/31之前釋出, 他的保障薪資就會均攤到2N+1年
所以即使甜瓜不接受降薪
以27.9M全額做延期付款, 雷霆今年也只要付9.3M, 18.6M攤到後兩年
而且甜瓜之後和其他球隊簽約還會有抵銷(set-off)
在延期付款分攤年度內
甜瓜年薪超過兩年底薪(2017-18球季是$1,471,382)的部分
一半要拿來跟雷霆付給他的延期付款底薪

也就是說如果他簽了$5,000,000, 那麼雷霆可以抵(5000000-1471382)/2=$1,764,309

xxx18999

感謝一筆大的回覆,不好意思,
還有幾個有關買斷(buyout)跟釋出(waive)的規定想請教,
有去找過CBA規定,那真的有點多,然後英文實在太爛看不太懂......

1.買斷部分是以騎士JR為例,他目前合約還剩2年,最後一年部分保證薪資
3.87M,目前知道如果明年球季後騎士要讓他離隊,是直接付這個錢,
但如果今年想擁買斷的方式動他,有關買斷金額部分是
2年都(14.72M+15.68M)拿來協議? 還是只有明年薪資需要協議,
最後一年直接付部分保證薪資(14.72M+ 3.87M)?
個人感覺像是後者

2.承上,買斷的合約長度超過一年以上,
買斷金額應該是按原合約金額比例計算,
分攤到原合約的年限(原合約剩幾年就是分攤到這幾年)來計算團隊薪資,
買斷金額依照規定球隊能區分5年付款給JR
如果今年買斷JR,金額是假設10M+3.87M,
關於占用團隊薪資計算方式是
第一年(10M+3.87M)*(14.72M)/(14.72M+15.68M),
第二年(10M+3.87M)*(15.68M)/(14.72M+15.68M),
還是第一年10M,第二年3.87M ?

一筆

不好意思, 因為我在下一篇找不到回應按鈕, 亂按結果按到向下的大拇指....

1. 釋出跟買斷只考慮保障薪資, JR的例子只需要付14.72M+3.87M
2. 釋出跟買斷的保障薪資選擇延期給付的話, 會平均分配到各年, JR的例子分配到五年是每年(14.72M+3.87M)/5=3.718M, 這也是紀錄在團隊薪資上的數字

先說結論,雷霆沒有機會留住原陣容。

根據Marc Stein和Adrian Wojnarowski這幾天的報導,原本一心要加入洛杉磯湖人隊的Paul George,因為今年與Russell Westbrook產生深厚的友誼,所以有意願續留雷霆。

雷霆有機會留下Paul George,進而留住本季的陣容嗎?

先來看雷霆的薪資狀況:

Melo應該不會執行明年的ETO,會以$27,928,140的薪資留下,如果Paul George以30%頂薪續留,那麼雷霆2018-19年的10個合約的總價值就會達到$147,135,362,即使不留Jerami Grant也不使用中產,光是加上5個填滿輪值名單的二年年資底薪(二年年資底薪是計算豪華稅的底薪標準薪資),15人的薪資總值就會達到$154,633,857,明年的預期稅線是$123,000,000,這個數字超線$31,633,857,加上雷霆在過去四年已經付過三次豪華稅,明年是累犯,超線$31,633,857的豪華稅將是$124,394,678,史無前例的一億兩千四百萬美元豪華稅。

即使Paul George option in現有合約,$20,703,384,也只能將豪華稅從$124,394,678降到$71,502,057,仍然是無法接受的數字,而且也無法期待Paul George願意平白無故損失一千萬美元。

可行的方法是交易或放棄一些合約,換成底薪,作為避稅,如果要將豪華稅降到可接受的四千萬以下,需要降的薪資大約是1800萬,薪資表上理想的移除對象是Carmelo Anthony,但是雷霆承接了Melo原本的合約,也包括合約內的霸王條款,沒有得到Melo同意,雷霆是無法交易他的。如果無法交易Melo,交易掉Andre Roberson、Alex Abrines、Patrick Patterson三個人同樣可以降低薪資1800萬,但如此一來基本上除了先發之外,差不多全部是底薪了。比較可行的做法是在8月31日之前釋出Carmelo Anthony,將他$27,928,140的合約分攤成三年,每年$9,309,380,如此薪資總額可以降到$137,514,796,豪華稅為$42,051,786。

雷霆必須要完全卸載Carmelo Anthony的合約,或是在釋出Carmelo Anthony的同時讓Paul George接受兩千萬的合約,才能得到有限的補強空間,留下Jerami Grant,維持基本的輪值,並把豪華稅控制在可接受的範圍,不過也僅是如此而已,很難說有甚麼競爭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