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1

通往測試會的碎夢大道

看完了測試會後,這幾天練球其實有些鬱卒。 無論大家是怎麼評價中華職棒,這個我們台灣唯一的職業運動。說他還在草創也好,說他跟不上美日韓職業的進步也好。在這近三十個年頭來,它還是承載了一代又一代...

作者:lshyu

請繼續往下閱讀

JohnnyY

素人打棒球打到職棒一軍,除了天賦亦稟外,我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詞,
畢竟一般社團型的球隊,能練球的時間比科班少很多,
加上教練,設備,球場這些問題,要能在黑豹旗掀起一陣旋風幾乎微乎其微,
真能橫空出世.......差不多是天才型球員了

lshyu

天才沒有環境栽培可能也是還沒到職棒、甚至成棒就陣亡了...

Yves Yen

沒有到那個天份苦練是沒有用的,就算美國出過幾個以前當老師或其他職業後來升上大聯盟的選手,那也是當初他們大學天份夠,後來因為受傷才沒有繼續打下去。

至於冰島,全隊都是或曾經是歐陸各級聯賽職業球員,不要再相信台灣媒體沒根據的說法了。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素人打到職棒一軍,我想到的有三個例子,一個是兄弟象王勁力,他沒有一路打球上來,成棒打的是乙組,如果他最後沒有黑掉,他的故事可以說是非常勵志的。

另一個是跟王勁力同期的興農牛曾華偉,也是練習生變大將的例子,再來就是La new熊的郭建宏,郭建宏是這三個人裡面棒球經歷最淺的,他擁有在當年中堅先發球速平均135中段的時候可以丟出140連發的手臂,可惜的是教練為了校正他的控球改小了他的投球動作,以至於他球速下降控球也沒進步多少,最後只能黯然離開職棒……

lshyu

真要說,王勁力是學生時期是榮工體系,曾華偉則是榮工轉東海。這兩位學生時期都算是棒球科班,不能算素人。郭建宏倒是比較特殊一點,它是壘球隊體保中正大學的。雖然不能算科班出身,但至少也在嘉大最後加入球隊受到正視球隊訓練。真正可以講完全非科班的應該是中原張富原和清大卓志宇,不過他們則是分別在南聯/甲二和北聯/乙組,都是有實績的選手。至於我自己...


看完了測試會後,這幾天練球其實有些鬱卒。


無論大家是怎麼評價中華職棒,這個我們台灣唯一的職業運動。說他還在草創也好,說他跟不上美日韓職業的進步也好。在這近三十個年頭來,它還是承載了一代又一代棒球人的夢想,在茶餘飯後,塑成了我們最有競爭力的一樣運動,也帶來了無數的感動和回憶。

免不了的,我們仍對它有各種批評。有些是恨鐵不成鋼,有些單純覺得它並不夠強,不夠有競爭力。當我們從球迷的角度看球,當然可以要求值回票價。不過,當有天,要從球迷當到球員,棒球還能是那麼理所當然的模樣嗎。

多年來,我們都期待著那個橫空而出的素人天才,去證明一些事情,去實現我們希望棒球發展的模樣。 一直是有乙組的選手,夢想透過測試會,能一鳴驚人脫穎而出。只是坐在幾位職棒教練旁看測試的我,在那一刻明白,現今體制外最好的幾個選手,都沒有人有那個能力。職棒的門檻高聳在眼前,而我們都沒有好到能夠推倒那面高牆。

 

到了這個年紀,慢慢懂了,原來追求夢想這件事一直不是這麼容易的。
十年來一直在體制外努力的路;走了這麼久,球技是進步了許多。然而我卻不知道我的能力到底有沒有讓我更接近了夢想中的職棒舞台。抑或他離我始終就是那麼的遙遠。

從球迷當到球員,練到了上肩超過135、下勾超過120,有控球。對一個一般生,甚至一個建築系學生,是多少努力才換來的。但在聽過對於其他選手的評論後,我想自己的這些條件在職棒教練眼裡,似乎也不足一提。的確,這是競技舞台,好選手更多。

於是,只是驗證我自己在多年前寫過的話。

「歡迎光臨我的棒球世界。這是個自我禁錮的場域: 看不到未來、找不到出口,只有苦練才是你的救贖。」


這是我在做大學畢業設計時,設計一個訓練場的破題。說的是體制外選手那種上不去,又不願意放棄的掙扎。大概沒有幾個人一生打棒球下來卻覺得棒球像是個人運動一樣,總是獨來獨往,永遠在做跟別人不一樣的事。國小國中沒有參加球隊,卻硬是跑到美國最頂尖的棒球名校就讀。是自己對棒球的挑戰,但其實是父母的體貼,至少讓我兼顧學業有條後路。果然旅美棒球夢不了了之,大學也因為課業沒有繼續在校隊打球。
 

或許那時就該看開了,知道自己始終走不到職業的舞台。但我沒有,十年來的寒暑假,我只有棒球。從國中的福營、二重、新泰,高中的平鎮、南港,成棒的崇越科技到職棒的兄弟二軍都曾有我的身影。目標只有一個,拉長到退伍後,再來挑戰職棒。
 

我是有過我的機會。但每年只練習三四個月,然後被學業折磨的近乎荒廢八個月的作息,大概磨掉了多數的成長的空間。而在美國的現實是,如果你不是重點栽培選手,又沒有錢沒有管道,根本不會有人去特別培養你。

但我也走到這裡了,好在想起多年陪伴的教練提醒,別忘記在棒球路上能走到這一步是多麼的困難的;至少在想起這點時,自己是驕傲的。

這幾年除了自己練球外,也做了到國外翻譯的工作。接觸了美國的冬季聯盟和兩隻小聯盟系統,也在服替代役的時候當了教練。從不同角度回頭看棒球這件事,其實越來越體會到,棒球只是一條讓我人生豐富的途徑罷了。因為走在這條路上,帶我去的地方,讓我接觸了不同的領域。或許很淺,但我很慶幸我的人生經歷可以多用好幾條斜槓去形容。


棒球/建築/設計/文資/環境/生態/攝影/原住民文化
而幾度甚至都想要栽進去,換一個方向換一個議題努力。
在台東擔任替代役時擔任教練

然而努力練習了這麼多年,沒能在一次比賽中好好的輸贏一次,總是個遺憾。要這樣放棄,還是困難。但別誤會,我並非沒比過賽。非正式的比賽,這些年下來可能也打了近五百場了。只是我既不是乙組選手、也不是甲組選手、沒有校隊、也沒有系隊,到哪都沒有一個屬於我的比賽可以正式報名。只是孤獨的前進,準備自己。棒球早已是我的專長,卻只是寫不出資歷罷了。

這周體壇迎來四年一度的世界盃,風潮席捲全球。幾支世足生面孔爆出冷門推倒的傳統的高牆。黑馬故事再度上演,總讓小國小民的台灣心血沸騰,充滿希望。體制外的選手,同樣的也對於推倒台灣科班運動員這面高牆,野心勃勃。這兩年來檯面上出現了清大的卓致宇,中原的張富原跨出了這一步。我想我們都是在多年前就打定目標要來拚一次屬於我們的機會了。我們絕非第一個,而後也會有更多人來挑戰。其實我們幾個都算幸運了,一路上都有許多人幫助我們。我們要的不是同情,也不是支援。我們都盡我們的努力,做到我們可以的最好了。我要講的並非我們個人的故事。但是我們真的需要有天,有非科班學校能在黑豹旗贏球時,有素人選手能成功挑戰職棒時。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