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盃 德國VS瑞典 賽後評論:德國人,快想起來你們是一台坦克!


名人堂|Raphael|2018.06.24

  • 分享:

當Toni Kroos在最後時刻踢入那個定位球時,很可能會是德國本屆世界盃最重要的一球,價值連城。

 

 

這場比賽裡沒有真正的輸家,最後的勝負只是個結果,2:1的比分只是個數字,這兩隊其實根本分不出高下,而且兩隊都盡可能做到自己現階段最好的表現,這其實是一場讓人完全忘記比分的比賽。

 

(請點選入Youtube網頁觀看)

 

現在德國隊,可以說是進入了後Ozil時代,教練勒夫是一名戰術大師,不過他也是一個絕不妥協的人,很多人的爭議點是勒夫不帶某些選手,甚至為此跟他們鬧翻,這包含了本屆的Wagner與之前的Kiesling兩名射手。

 

在2014年時,勒夫也是堅持帶上36歲的Klose,而捨棄了當時狀態極佳的Gomez。

 

我的看法是,勒夫要的不單單是一個只會得分的前鋒,勒夫要的前鋒不是戰術上的得分效果,而是戰略上的禁區壓制及破壞能力,以Klose為例子,他雖然年齡高,但他一直以來就是一名異常勤奮的球員,在前場拚命跑動搶球,不斷接應高球做下來給隊友、讓隊友得分,他很稱職的在扮演一個支援隊友讓中場壓上的角色,從沒抱怨過一聲苦。

 

這其實就是勒夫接任德國隊主教練12年來的中心思想,勒夫不希望德國像以前一樣狂衝猛射,他要的是「球權」,正因如此 Ozil才會成為他隊伍中的不動10號,因為Ozil的技術以及傳球能力太好了,只要球到腳下,他的傳球能夠輕易撕開防線。但是這樣細膩的傳球中場,面前需要「空間」,來讓他傳球,所以2014年時,德國隊全隊就是在保護Ozil一個人,在這個情況下,Klose這個中鋒也要加入牽制工作。這就是中鋒在戰略上的絕對優勢,當然那也是個絕對苦差事。Gomez正因為改變為Klose的這種踢法,才被勒夫如此重用。

 

但是現在的德國隊,在2014年奪冠時的優勢條件基本上已完全消失,Klose已經退休,Gomez其實也32了,而後腰小豬Schweinsteiger與Lahm也離開國家隊。這兩人都是德國足球歷史上至目前為止該位置最強的選手,失去他們,德國基本上是弱化到一個很可怕的地步。

 

所以Ozil在前場,前鋒無法對禁區有足夠的牽制力,後方的後腰也難以給他很大的支援,再加上德國現今的左右兩翼牽制與衝擊力都不如以往強勢,連Muller都老化跑動能力下降,於是便出現了第一場對墨西哥那個悲慘的情況。前鋒無法扯動防線,中路便受到壓迫而容易掉球,然後直接快傳給兩個前鋒反擊,此時大個子的德國中後衛根本無法追上,於是墨西哥便能夠一直威脅德國球門,最終導致進球。

 

這場比賽勒夫決定改變這個情況,Ozil沒有錯,但是當德國隊失去給傳球大腦的保護及製造空間能力的時候,Ozil的存在沒有意義了,於是這場比賽勒夫撤下Ozil,把Reus放入中路,改以直接的衝擊力對瑞典進行壓制。

但瑞典這裡也不是省油的燈,這真的是一支好隊伍,這支球隊沒有什麼大明星,但是他們在僅有的資源裡做到最好,上一場比賽中他們看到了德國隊後衛回追的弱點,這正好合他們的胃口,這場比賽便專注在有效率的反擊中。

 

結果就是整場比賽瑞典都能持續威脅到德國球門,右路Claesson長傳出來的反擊,讓兩名前鋒Berg與Toineven強行闖關,還有一個從左路接應搶斷後衝出來的10號Forsberg,每次都能讓德國隊後防產生險情,因為德國中後衛現在無論是誰先發,回追速度都不夠快,在這個情況下瑞典隊只需要盡量把球傳至大禁區線外圓弧頂那一帶即可,因為那個區域會令門將Neuer出擊距離太遠無法出來,只能停留在門前,而壓上進攻的德國隊是難以追回來的,德國中後衛Rudiger跟Boatang兩人拚了老命才能勉強不讓瑞典隊形成單刀。

 

而這個壓迫性令德國的防線十分痛苦,防守壓力過大,後腰Rudy在一次倒地鏟球中不幸受傷,勒夫被迫在上半場就得用Gundogan換下Rudy,Gundogan的跑動量與速度確實也算好,但是他只想前壓不管後方,這樣一來主力後腰的Kroos必須後退到防線上拿球,結果變成他被逼搶,Kroos在31分發生失誤,將球傳給對方,瑞典立刻讓Claesson斜傳至前場,前鋒Toivenen胸部停球後將球吊射打入遠角。

 

這個狀況可以反應德國隊後防現狀,即便再怎麼小心,甚至已經降低推進速度,中後衛並沒有推進很多,但對方一打反擊時,後衛還是難以回追,Rudiger已經拚命回追阻擋,但最後就差那麼半步,讓身材高大的Toivenen可以碰到球產生射門,原本那球應該是可以化解掉的。

 

此時勒夫十分果決,在中場休息就直接用Gomez換下沒有殺傷力的Draxler,直接讓Gomez以中鋒形態進入禁區,9號前鋒的Werner拉去邊路作業,Muller的位置則跟Reus隨時在互相交換。

這個戰術持續了整個下半場,並且收到重大功效,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德國下半場邊路進攻壓力持續增大,從邊路勉強推疊到可以接近小禁區時,Werner直接斜45度地面低傳,Gomez從中路斜插出來到近門柱準備掃射,但球直接略過他給到後方同樣以45度斜插入禁區中央的Reus再度掃射破門追平。

 

Gomez作為中鋒的能力就在這裡,他斜插至近門柱掃射的動作既真又假,從德國隊下半場不斷重覆這個動作以及Gomez每次處在的位置都很偏而且被封住看來,Gomez其實就只是吸引敵方中後衛移動的誘餌,但是那傳球其實離他非常近,如果他真的掃射碰到球了,那很可能是一記近門柱的高速射門,對方的中後衛跟門將不得不完全移到近門柱把位置站死來阻擋,而此時後方45度插入Reus獲得足夠的空間射門,即便瑞典後衛已經勉強跟到位阻擋,在面對這麼大的空門面前還是可以輕易得手。

 

而Muller在下半場像是自由人,以他原本就擅長的自由移位四處支援,在Gomez作為中鋒一直斜插與創造出很像是是要直接射門的狀態底下,瑞典後衛不自覺地必須要更後退一點,這樣一來腰部位置就會比較空,Muller跟Reus這樣才有了機會自由移動。

 

而瑞典這邊即使發覺了也難以停止這種攻勢,因為他們並不擅長交換防區這種事,他們的球員必須站定位在防守,對於開始左右交換位置,以及右邊鋒忽然跑到左邊加高左翼攻擊人數這種事,他們很難立刻以防線移動或是後腰完全退入防線內來擋住,所以在中後衛離開的那一刻,門前自然會處於較為淨空的狀態。

 

Boatang在81分鐘因太過急躁而對瑞典前鋒Berg犯規而吃下第二張黃牌退場,德國演變成10打11,吃兩黃這件事可以反應出後衛一直不停受到壓迫後累積失誤的結果,不是不努力或亂踢人,是能力上真的受制的很嚴重。瑞典其實本場能踢平的話就很有機會晉級,所以他們後來自然的回收防線,其時間點也沒有錯,在大約83分鐘後開始回收,不過勒夫驚人的判斷又來了,他在87分鐘撤下左後衛Hector,直接放上小將Brandt。結果跟對墨西哥戰一樣,Brandt在補時2分鐘有一記技驚四座的遠射打中門柱,他的遠射能力足以撼動對方防線並且逼對方的防線移動。

 

最終在補時第5分鐘即將結束時,德國取得左路前場定位球, Kroos先將球橫推,Reus將球踩住,此舉是因為原來的定位球位置太偏,要繞入球門內太困難,必定會經過門將的撲救範圍,所以Kroos將球再推回一點,Reus再踩住球拿到一個更好角度,而瑞典隊正如我說的,他們的臨場反應並沒有快到能夠應付這種變化戰術的程度,當Kroos一把球橫撥時,那兩個人牆就應該要衝出來堵槍眼了,但是他們慢了一步,讓Kroos起腳,最終才能製造出這個世界盃紀錄上最晚的補時絕殺(94分42秒)。

勒夫最後的換人非常大膽,因為德國隊最後等於是只有一個中後衛跟一個右邊後衛而已,而且還少打一人,但是勒夫就看準瑞典隊不會大舉壓上這件事,事實上瑞典如果再換前鋒在前場打反擊壓迫德國隊,最後那記犯規就不會出現,這場比賽本該會平手,這完全是勒夫的戰術造成的勝利。

 

而德國隊現在也必須正視後Ozil時代的問題,即便Ozil是可以打的,但是Gomez卻年事已高,如果沒有刻意作牽制工作的中鋒,Ozil及兩個邊路的效果也將大減,更何況後腰也沒有強力的選手可以一直壓制中場,Kroos一人難以控住整個中場,他需要的是極為強力的工兵在一旁覆蓋,必須時還要插上抽射。

如果不要Ozil,德國必須走回老路,抽射,與補射,其實就是這場比賽的縮影,正統的德國坦克就是大舉壓上,不管是前鋒還是中場或邊鋒,都具備這個「瞄到球門就能抽射」的能力,然後前鋒再去補射,如果沒有這個能力,那德國隊就不像德國隊了。

 

2014年的德國隊雖然是以Ozil為中心的控球球隊,但全隊其實大部份人都具備算得上是精準的抽射能力,這種大力抽射雖然角度不刁,但是速度跟球重都很有份量,門將就算能擋也難完全接下,時常會脫手,當這個能力具備的時候,對手為了防備此招必須要跟住德國全隊壓上的球員,Ozil所能獲得的控球空間才能增大。

勒夫看來並沒有沉醉於他得意的控球戰術底下,當Ozil沒有效果時,他毫不猶豫就撤下其先發,我覺得還是可以相信勒夫,最後十人應戰卻只打兩個後衛,看似瘋狂實則精準,勒夫看準瑞典隊受制於德國的遠射及不斷增高的兩翼壓力,中場四人在體力將耗盡的狀況下只能後退,把兩個主力前鋒都換下並加強防守,他們後來確實沒再上前打反擊了,勒夫並不像阿根廷教練打三後衛一樣豪賭,而是在精確觀察後所下的判斷。

德國人需要想起來,他們從來都不是精緻的控球球隊,而是大舉碾壓對手的坦克,防守問題很可能已經無解,現在只能使用他們擅長的重量級攻擊。

 

而勒夫連續兩場比賽都換上Brandt進行遠射攻勢,還刻意從兩翼傳中給Reus作出空間進行強力射門,證明他並沒有否定這種戰術,這是值得德國球迷欣喜之事,在勒夫的心中那個德國坦克依然存在著,那是他的德國足球之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