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30
作者:阿准

台菲賽後,新生中華隊最致命的4個問題

世界盃亞洲區男籃資格賽昨日在台北和平籃球館開打,地主中華隊碰上強敵菲律賓,雖然首節一度取得9分領先,但自第二節菲律賓改採壓迫外線的防守策略,便讓中華隊進攻當機,雖然中間一度有將比分拉近,卻始終沒有追平...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世界盃亞洲區男籃資格賽昨日在台北和平籃球館開打,地主中華隊碰上強敵菲律賓,雖然首節一度取得9分領先,但自第二節菲律賓改採壓迫外線的防守策略,便讓中華隊進攻當機,雖然中間一度有將比分拉近,卻始終沒有追平或超前,最終氣力放盡,以71比93敗北。

 

從這場比賽中,我們可以看到中華隊的拚勁,以及一開賽便積極搶攻的積極,這對目前處在換血階段的中華隊來說是件好事,但是從這場比賽中,也看得出若想取得晉級資格,中華隊的有幾個問題必須解決。

 

首先,從比賽內容來看,中華隊陣中幾個中生代球員狀態調整得很好,從第一節的楊敬敏攻下9分、到此役呂政儒轟進4記三分,可以看出這些球員確實有歷經大風大浪的國際賽洗禮,表現得相當優異。

禁區的熄火與缺乏強力的突破手

 

但,之後菲律賓開始採取外線的壓迫後,中華隊的第一個弱點就出來了,那就是缺乏禁區以及突破的進攻點,當外線球員被針對時,內線需要有得分火力,這樣才能使對方的防守不敢放心地補出去,抑或是要有球員突破吸引對方包夾,讓外線的射手空檔投籃。

 

先說內線得分的部分,由於身材的劣勢,中華隊此役大部分的內線得分都是來自於油漆區外的跳投或拋投,輔以少量的補籃與二波,鮮少或幾乎沒有內線單打,且在曾文鼎因犯規麻煩下場時,這樣的問題更加雪上加霜,雖然中距離的命中率有不差的5成,但對面的菲律賓卻是可怕的6成2,且他們半場進攻也並非完全仰賴內線硬打,而是後衛帶一步的中距離跳投,或者是切入找到兩翼埋伏的球員跳投。

與之對比,中華隊後場及鋒線有突破能力並不多,或者應該說突破後有足夠終結能力與應變能力的球員並不多,當外線被守死,內線又討不到便宜時,有個可以靠切入撕裂對手防線的球員彌足珍貴,而當這樣的球員切入後還具備足夠的傳球視野及技巧,那將成為對手防守最頭痛的目標。

 

過往中華隊曾有這麼一號人物,他的照片還曾被掛在中國的國家體育館,用以警惕中國籃球員,沒錯!他就是林志傑。但是當林志傑中華隊退役後,這樣的角色瞬間無以為繼,被不少人寄予厚望的周儀翔目前看起來在切入後的終結能力上還不到火侯,策應能力更是差了一大截,但確實可以看得到他一年年成長。

至於陳盈駿,他是筆者在現今中華隊繼Q之後最喜歡的球員,在球場上腦袋相當靈光,心臟也夠大顆,從NCAA到世大運再到CBA,陳盈駿一次次證明自己是個經得起大場面的球員,而他也被總教練寄予厚望,但就這場比賽來看,經驗依舊是致命傷,再加上他的切入並沒有像過去林志傑那麼刁鑽,因此有些時候可以看到縱使切入也沒有辦法完全甩開防守者,而面對對方二線甚至三線的包夾時,往往就會陷入孤立無援的窘境,進而發生失誤。

 

這也就是中華隊第二個問題,失誤的控制。

 

其實第二節對方防守變陣時,也確實有看到中華隊想要採取Outside in的打法,運用外圍吸引防守創造內線機會,但是這樣的打法卻因為菲律賓球員單防與協防頻頻失誤,給對手反快攻逆轉的機會。

 

攤開數據表,中華隊整場總共發生22次失誤,讓菲律賓藉由失誤拿下28分,反觀菲律賓的12次失誤,中華隊卻只拿下6分,這也成為勝負的分水嶺。

 

就比賽內容來看,菲律賓相當擅長打快節奏的比賽,把握對手的防守失誤以及防守籃板,創造快攻一打一與多打一的機會,且球風剽悍不怕身體對抗,每個球員的從帶球到單打的能力都相當突出,因此戰術體系也時常以持球者作為發起點,憑藉個人能力殺入核心,之後再做進攻終結或者策應。

 

反觀中華隊,當對手一把兇悍的防守擺上來,射手群一熄火,整隊就立刻找不到攻擊重心,加上菲律賓的快速補防球也很難將球送至禁區,迫使中華隊在被打出一波7比0之後,禁區球員改採外側掩護替射手製造空檔,也所幸呂政儒的狀況調整不錯,才沒有導致分數被瞬間拉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