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1
作者:吉諾拉

球場上一腳,踢出一個克羅埃西亞

克羅埃西亞風行足球和籃球,1998年首次參賽世界盃便拿下銅牌,更新初次參賽國的最好成績,那一屆的克羅埃西亞代表隊讓人聞風喪膽,擊退荷蘭、德國,要人們列出史上沒拿冠軍的最強球隊,肯定無法忘記19...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克羅埃西亞風行足球和籃球,1998年首次參賽世界盃便拿下銅牌,更新初次參賽國的最好成績,那一屆的克羅埃西亞代表隊讓人聞風喪膽,擊退荷蘭、德國,要人們列出史上沒拿冠軍的最強球隊,肯定無法忘記1998年的他們。

不少文章都提過,如果南斯拉夫沒有分裂,他們會是90年代最棒的足球國度,光從字面上看並沒有錯,1987年南斯拉夫青年隊拿下世界冠軍,整整15年內,前南斯拉夫好手充斥足壇,可是仔細看過南斯拉夫聯邦的組成,拆夥獨立成目前的局勢:塞爾維亞、蒙特尼格羅(黑山)、波士尼亞、馬其頓、斯洛維尼亞、以及克羅埃西亞,要不宗教不同、語言不同、種族不同,21世紀目前的現狀真的比較好。


波班(Zvonimir Boban, 圖左, 右邊是義大利傳奇後衛Maldini) 是90年代克羅埃西亞好手,AC米蘭黃金年代的中場大腦,全世界公認的中場大師之一,克羅埃西亞正式獨立之前,他是南斯拉夫人,19歲就入選國手,跟一票1987年奪下世青賽冠軍的同胞,像是蘇克、米亞托維奇、Robert Prosinečki那樣成為受矚目新星。

 

1990年因應世界局勢,南斯拉夫舉行了首次和平的選舉,當強人Tito去世後,足球就成了南斯拉夫聯邦內最能體現「民族主義」的東西,聯賽內各地(現在分屬不同國家)豪門各自代表各種族,每每在聯賽碰頭廝殺製造話題,所以當1990年5月13日,國內兩大豪門進行德比戰,由南斯拉夫第一球隊、貝爾格勒紅星(1991拿到歐洲冠軍)前往克羅埃西亞邦第一大城薩格勒布(Zagreb),挑戰當地人最愛戴的發電機隊(Dinamo Zagreb),賽前無論是媒體、還是街上氣氛都很緊張。

比賽場地雖然位處克羅埃西亞,南斯拉夫時代軍警的機要位置還是牢牢地被塞爾維亞人給控制,薩格勒布警長、當天在球場內的警力多半是塞爾維亞人,兩隊球迷本來就容易滋生事端,超過3000名紅星隊球迷跋涉前往克羅埃西亞準備助陣,而發電機隊激進球迷組織「(Bad Boys Blue,取自80年代歐陸舞曲同名團體)」放話要教訓這些「客人」

 

大選之後克羅埃西亞瀰漫著要獨立的氣氛,1990年當下,各地的共產黨已經垮台,當年大選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勢力的聯合競選取得不俗成績,風向已經開始轉變。即使如此,塞爾維亞人仍然控制軍警、掌握政府,紅星隊的激進組織前往薩格勒布,放話要教訓當地的「獨立份子」,任何區域都是南斯拉夫「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比賽是其次,球迷們早約好要場內開戰
 

開戰?是的,這些人進場只是為了要打架,比賽只過了10分鐘就被強迫中止,球迷一開賽就在看臺上開戰,滾棒、器具、拆椅子互扔,等到裁判宣布球賽中止,場子沒人比賽了,球迷衝進場開始「全民開打」,鎮暴警察很快出動,先朝場內的克羅埃西亞人打,條子們不但保護「塞爾維亞暴民」,只挑克羅埃西亞人打。

 

當年球場暴亂、史稱 Maksimir Chaos 的新聞報導

塞爾維亞人為主的紅星隊球員匆匆離場,場上倒是還有幾個發電機隊的選手,球迷場內、看臺上開打,警察也朝球迷開打,噴水車、催類瓦斯拿出來進攻,幾個落單球迷則是被鎮暴警察打得很慘,波班(Zvonimir Boban)眼見一個球迷挨揍,他早看不下去,急忙要去阻止、並且憤怒的朝其中一個鎮暴警察踢過去,朝臉部飛踢過去

 

當下的畫面,是執政者拿來醜化克羅埃西亞人「粗暴」的工具,之後成為克羅埃西亞人民族主義的永恆一幕。鎮暴警察被踢臉當然不爽,當下幾個條子試圖過去揍波班,幾個「藍色壞男孩」成員看到波班可能挨打,馬上過去救駕,波班「全身而退」。他的隊友Vjekoslav Škrinjar 就沒這麼幸運,他也過去保護被揍的球迷,等到波班那一腳,旁邊的警察火氣也來,直接警棍從Škrinjar背後打下去,可憐的Škrinjar被偷襲這一下,多年來他也不知道是哪個警察打的,歷史也沒記得名氣很小的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