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3

己方彼方的Double Check-----談台灣歸化議題

上半場18分、10籃板,全場32分、11籃板,第四節只投了一個三分球就退場。這是日本新歸化球員Nick Fazekas在這一場世界盃資格賽第三回合中華對日本之戰繳出的成績。 無庸置疑,中...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tatami

說的很有道理,但台灣實在是太窮,很難歸化不到好的洋將,有NBA資歷的就更不用想了

Annoying Dog

沒有歸化,台灣男籃未來基本上是不用想在國際賽上立足了,即便是在亞洲也一樣;這兩場主場大敗,追根究柢也是籃協始終不找新歸化洋將,而讓戴維斯全年無休的惡果。

7先生

我們的亞歷山大人呢?真的是有沒有心而已

古德曼

有外國歸化的人可以打國家隊是很好,但如果是因為要打球而去蓄意歸化洋將我覺得是作弊,希望台灣不要走邪魔歪道的路子。你今天歸化五個NBA黑人 (假設允許,目前當然不允)就算打成亞洲第一又怎樣?是台灣隊嗎?還是自卑感做崇?

colors lin

長人戰力這一個環節是多數亞洲球隊的痛點~因此除了把力量花在歸化上實在很難找到立竿見影的方法...<br /> 不過,不想花錢又想要找好的人才根本就是癡人說夢...就像各個頂級運動聯盟,不只要自己培養人才也要花錢找大咖,不然就只能坦一波收集天賦在想辦法轉換成實力進而打出戰績,收割完之後就是賣球員外加坦一波重建<br /> 只是,對國際賽籃球說,我們並沒有坦的選項...<br /> 再者,看了這麼多年,依舊沒有辦法培養出相對好的選手去提升1~3號位置的高度,禁區高度不足已經是無法避免了,但是從1號位置輸到5號位,置除非你身手高出一截,不然就天天過年...;在籃球這比賽中高度雖然已經不是絕對,但也至少就佔了1/4強的重要...<br /> <br /> 該怎麼講,同樣高度下,我們球員的基本動作就已經比不上歐美的球員,而且訓練上有高度的球員往往又被定位以內線為主的4~5號訓練養成...<br /> <br /> 一來一往又加上跟亞洲各隊補強的歸化球員在力道上的差異,想當然...在你缺少支援的情況下,打得一定特別辛苦,不是Q不給力,而是拚戰多時又過了巔峰期,在周圍沒有得力的本土選手之下,戰敗或打得難看是很基本的...

上半場18分、10籃板,全場32分、11籃板,第四節只投了一個三分球就退場。這是日本新歸化球員Nick Fazekas在這一場世界盃資格賽第三回合中華對日本之戰繳出的成績。

無庸置疑,中華在主場以68:108的大差距遭日本痛宰,整場比賽完全拿Fazekas一點辦法都沒有是最大主因,日本在國際賽經驗豐富、曾擔任過阿根廷國家隊總教練的Julio Lamas操盤下,再加上在世界盃資格賽第三回合前順利徵召旅美混血前鋒八村壘,並完成Fazekas的歸化手續,使得預備多時的培訓計畫開花結果,上一場比賽面對空降亞洲的魔王級強權澳洲,不論澳洲是否有備戰問題,都驕傲的在主場拿下勝利,再於作客台灣之戰以40分之差大勝。

 

6呎11吋(約210公分)、235磅(約107公斤)的Fazekas,在2007年第二輪第34順位被達拉斯小牛選中,但他在2007-08球季只打了4場比賽,總共出賽9分鐘,就因為小牛要清出空間給交易進來的Keith Van Horn而被釋出,接下來快艇簽下他,給了他另外22場比賽、260分鐘的上場時間,讓他在那一年總共拿到107分,但這也是他在NBA所有的得分。

Fazekas就讀於內華達大學雷諾分校,大學四年的平均成績是18.8分、9.6籃板,大二到大四更分別是20.7分9.4籃板、21.8分10.4籃板以及20.4分11.1籃板,連續三年拿下所屬WAC分區的年度最佳球員,但他不只是賣高的禁區球員,四年下來以0.341的命中率在131場裡投進116個三分球,大學生涯罰球命中率高達0.815,顯示他的進攻手腕並不差,只是以NBA層級來說他的速度和體能都不夠好,才會得到海外討生活。後來他除了在發展聯盟等待機會外,曾到比利時、法國、菲律賓等地討過生活,2012年到了日本B聯盟的川崎雷霆勇士隊,然後就一直留在日本。

 

來到日本後,Fazekas對於日本的生活非常自在,也成了他職業生涯待最久的地方,而在2014年仁川亞運前,日本開始和他討論規畫事宜,得到Fazekas的認可,只是由於日本歸化手續的繁瑣與謹慎,讓他的歸化直到今年才完成。Fazekas早早就了解國際賽事上的歸化制度,他也認為這就是一個給各隊合理提升自身戰力的方式,大家都應該使用這樣的規則來讓自己更強,而他非常認同日本的生活,也很能融入當地的籃球圈,所以在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個落腳處之外,也樂於替日本國家隊打拚。

日本不是沒有歸化,近年都在陣中的Ira Brown就是他們還有合約在身的歸化球員,再往前看,當Ira Brown在申請歸化期間,同一個時段日本甚至還在進行其他五個洋將的歸化手續,就算他們後來沒有在國際賽成為日本隊的一員,但是在手上已有歸化球員的情況下,他們並沒有停下腳步,並沒有等待著歸化球員的合約到期再做打算,只要歸化球員出了什麼狀況,他們隨時有人可以替換。

 

這就是歸化球員的議題,再回到2014年仁川亞運,菲律賓的Andray Blatche和我們的戴維斯同時受到亞運籌委會提出的居留三年歸定限制,但在我們因此只能以全本土陣容出賽時,菲律賓卻馬上更換符合居留歸定的Marcus Douthit,雖然Douthit的戰力不如Blatche,卻說明了對於歸化球員的備案有何意義。

 

2013年,台灣完成戴維斯的歸化手續,在當時無疑是一劑強心針,戴維斯迅速幫助中華隊在2013亞錦賽立竿見影的寫下佳績,東亞運也奪金而歸,但一年後先是被規則阻擋,然後是碰上影響接下來生涯的椎間盤重傷,但這幾年,我們還是不停等著戴維斯續約,我們的戰力始終和戴維斯的狀況脫不了關係,他受傷我們就只能全本土出征,例如2017的亞洲盃打來無比辛苦,他傷癒我們也無法確認是否回到百分之百,於是會在2015、2016年看見明顯不是最佳狀態的戴維斯無力幫助台灣更多。

 

一轉眼,戴維斯已經是年滿35歲的資深球員,歷經這五年來各種國際賽的征戰,我們不只一次在他臉上看見疲態,因為對他來說,每一年打下來幾乎沒有休息時間,但回過頭,我們卻還是希望以他的薪水作為標準,結果就是只有技術明顯生澀的John Florveus和進攻有餘、防守不力的Kyle Barone願意投石問路,但最後還是沒有下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