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3

Julius Randle 被湖人放生,鵜鶘肯大幫轉學

一直以來筆者無法確定Randle在我湖的長期計畫內,他的薪資成長跟2019以後的空間存在矛盾是主因,在吾皇長約君臨後,終究還是通過談話和平分手。從Dlo、Paul George到Randle,Mint...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直以來筆者無法確定Randle在我湖的長期計畫內,他的薪資成長跟2019以後的空間存在矛盾是主因,在吾皇長約君臨後,終究還是通過談話和平分手。從Dlo、Paul George到Randle,Mintz旗下球員終究跟我湖有緣無份。

由於新的人事變動,我湖多半也是無法就此安心讓Randle擔任吾皇未來幾年的禁區護衛,就如筆者前文曾說過,讓他全職中鋒是未嘗試的考驗。今夏快速簽下許多令人疑惑的一年約更讓人感到一年濃厚的實驗性質,在此情況下,不論地位還是金錢,都不會貿然給予保障。若說我湖給他提出的只有一年資格報價,也是不意外,至少絕對不會給他鵜鶘願意給的第二年球員選擇權妨礙2019大計

而鵜鶘的學長AD卻在此情況下大力遊說他加入,AD是少數具備全能身手足以掩護Randle短處的禁區隊友,目前鵜鶘最強禁區三人,只要Randle接受可能由替補出發,AD跟Miro都是有射程掩護他的,也仍有機會成為收官的陣容。有消息說,若非鵜鶘得到Randle,鵜鶘還是可能與表弟簽下複數年合約。鵜鶘的合約名單裡,Soloman Hill看來也是2016年種下了一筆孽帳。

根據小道消息,我湖有意思先取Rondo(9m)再取表弟(10m,據說是市場最大短約),因為揣摩吾皇上意,似乎是有垂青表弟。但既然大約談不到,大家都是一年約,那表弟索性就挑舞台最大的地方加入,也不失為一個聰明的性情中人所為。而我湖現階段收下越來越多難馴的烈馬

所以終究,陪老科度過退休的所有人,最後一名留守,Randle終於也離開了。

他的成長時光中,第一年就很遺憾地直接報銷,老隊醫為此引咎辭職。第二年在BS執教下是個常駐籃下的籃板吸塵器,接著Walton展開將他打造為全換防型的中鋒讓他去換防到外圍去提高單防機會藉此提昇了球隊防守能力。進攻籃下的把握能力則隨著逐步增強的自我體能要求一起提高,他也以老科的教誨激勵自我:即使對方知道我要做什麼也擋不住我而外線的發展確實就慢,同梯Gordon秀出一年普通的三分能力就拿了4y/84m

為了保住前三籤囤積天份的策略下球隊多數時間處於坦克模式,隊友不時撞上傷兵潮,猛將型的球風也收到大量批評,直到體能修正到足以發揮他的球風,仍避免不了空間型籃球對他的冷酷評價。不過持續的刺激對於他或許最終會刺激出更好的他,本來2017-18的他也是從冷宮裡殺出一條上位道路,就像他IG動態裡訓練時自己下的註腳:活得像是一名10天合約球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