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6
作者:吉諾拉

被偷走的20年!哥倫比亞的足球孤寂

一個人有沒有辦法影響整個國家?政領袖當然有此能力,若你是個毒梟、或是一個明星球員呢?就從兩個沒有血緣的(同姓氏)艾斯科巴,來探究崛起與衰落的哥倫比亞足球。 1994年美國...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個人有沒有辦法影響整個國家?政領袖當然有此能力,若你是個毒梟、或是一個明星球員呢?就從兩個沒有血緣的(同姓氏)艾斯科巴,來探究崛起與衰落的哥倫比亞足球。

 

1994年美國世界盃預賽第二比賽日,美國隊出戰哥倫比亞,美國人哈克斯(John Harkes)一記威脅的傳中球,被哥倫比亞隊長艾斯科巴(Andres Escobar)出腳解圍意外碰進網(封面圖)…那一天美國人奇蹟的打敗大熱門哥倫比亞進軍複賽,出乎意料的二連敗後,被看好的居然成為第一個確定淘汰的國家。

 

球王比利(Pele)跟多數人都看見哥倫比亞人風馳電掣了整整四年。世界盃會外賽上,甚至在阿根廷首都5比0屠殺了巴提斯圖塔為首的阿根廷隊,讓後者狼狽的只能跟還是爛隊的大洋洲冠軍澳洲隊打附加賽,比利在世界盃前說哥倫比亞是他心中的冠軍首選其來有自:當時巴西隊打法保守,哥倫比亞人熱力四射,前線中場後衛都有世界級明星在陣。

 

 

 

前線有著90年代出名射手阿斯普里拉(Faustino Asprilla),在義甲跟英超多年來取得成功,也是他一腳自由球終結了AC米蘭不可一世的58場聯賽不敗紀錄;中場大將有著爆炸頭造型超吸睛的「小鬼」華德拉瑪(Carlos Alberto Valderrama,上圖),他跟馬拉度納是八零年代南美最閃耀的兩位中場巨星,多數人認識哥倫比亞足球是從認識華德拉瑪的頭髮開始。後場人才濟濟,風格大膽喜歡亂帶球的門將伊基塔(Rene Higuita)在溫布利體育場的「蠍子防守」傳頌於世,後衛由「南美洲歷史上最好的後場領袖」艾斯科巴(Andres Escobar,下圖)指揮,那幾年他們幾乎不輸球。

 

 

哥倫比亞三場預賽後淘汰返家,過沒幾天,隊長艾斯科巴在酒吧外被槍殺身亡震驚全球,許多人在意外後才開始認識這個國家,但哥倫比亞足球自此進入完全地沈淪。該國足球曾經原始、落後,短期內崛起的主因來自毒梟的競相出手,80年代哥倫比亞毒梟惡名昭彰,他們製造古柯鹼行銷全球,與鄰居巴拿馬總統諾瑞加(Manuel Noriega)相互唱和,他們擁有大筆財富、私人軍隊,看誰不爽就找人殺掉他,好萊塢電影《迫切的危機》(哈里遜福特、威廉達佛等影星演出)的故事背景就是這一段,劇中有關哥國該出現的名人都出現了)

 

足球場門票只收現金,對洗錢幫助甚大,於是毒梟們競相投入足壇,哥倫比亞的足球藉此迅速發展,而大量資金湧入後,提供就業市場,於是新人好手輩出。硬體設施改善,國內的足球隊國家競技隊(Atletico Nacional)甚至拿下解放者盃(南美洲的歐冠)優勝。

 

 

提到哥倫比亞毒梟,不見得每一位都跟羅禮士(Chuck Norris)電影中出現的一樣壞。帕布羅‧艾斯科巴(Pablo Escobar,上圖)在八零年代成為世界上第一名毒梟,他的財富之多使他成為世界前10富豪,除了花錢幹盡壞事,卻也有不同於其他人的一面,因為他積極投入地方建設,在根據地梅德林除了製毒場,帕布羅還出錢改建貧民窟,興建房子給數十萬的窮人居住,另外他蓋學校與球場,幫助當地孩子遠離貧窮。毒梟的自喻(聲稱自己是現代羅賓漢)對政府而言實屬囂張,政府大力掃蕩他勢力多年,費了許多年才扭轉情勢,在八零年代帕布羅‧艾斯科巴最囂張時,超過兩千名軍警喪命於火拼,幾名毒梟甚至聯手暗殺了1990年大選的四位總統候選人。

 

 

帕布羅‧艾斯科巴的權勢在美國介入後必須收斂,他與政府達成協議,自我囚禁在自家豪宅內五年,期間政府派兵駐守,但他可以在豪宅內自由活動,包括興建足球場做平日娛樂;整個哥倫比亞黃金世代的球員都曾拜訪過他,國家隊被拍過去他的「監獄」踢過表演賽。整肅毒梟的作為在90年代初期因為政府跟其他毒梟聯手而陷入混亂,帕布羅‧艾斯科巴在1993年底被刺身亡,結果原本他設下的許多行規(不准當街行搶、綁架取財)迅速被破壞,哥倫比亞陷入更大的治安問題,包括各地B咖角頭橫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