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7
作者:JC 江納森

黃蜂暑假作業(四) - 兩年1000萬,黃蜂替補控衛解答就是 Tony Parker

從四月中成為三代蜂操盤手,Mitch Kupchak 3 個月來的操盤有兩個穩定的走向。第一,他採取的方針以黃蜂處境來說都很實際,但也願意嘗試市場上可及最好的選擇。第二,他不會對媒體透露太多,然而只要...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四月中成為三代蜂操盤手,Mitch Kupchak 3 個月來的操盤有兩個穩定的走向。第一,他採取的方針以黃蜂處境來說都很實際,但也願意嘗試市場上可及最好的選擇。第二,他不會對媒體透露太多,然而只要有談到的,結果都不會有太多出入,包含使用不同順位選秀權的策略以及自由市場的目標。所以我們能期待他說球團希望讓 Kemba Walker 整個生涯都待在黃蜂嗎?

我們從三代蜂的第一筆自由球員簽約來討論這兩件事。

 

 

可及之處,嘗試最好的選擇?

身材夠、能分擔持球責任的雙能衛(a.k.a 林書豪的鬼魂)一直是黃蜂近幾季的自由市場目標,只是在薪資空間有限的情況下,也只能用底薪淘寶,然而包含 Ramon Sessions、Michael Carter-Williams 的失敗經驗都證明了為什麼底薪正是他們的身價。

確定簽下 Tony Parker 之前,聯盟官方也正式通過了 Dwight Howard 交易案,也是拜這筆交易所賜,黃蜂在今年清出了在豪華稅線之下可以使用全額中產八百多萬的薪資空間,給了球隊在尋找另一個持球者更大的想像空間。

今年自由市場開市後,球隊的第一目標是在灰熊大復活,場均可以砍下 19.4 分、5.1 籃板、5.2 助攻,可惜最後拿不下來的 Tyreke Evans。我們不確定球團原本安排的 B 計畫是誰,因為在等待 Evans 的過程中,很多老的小的個性古怪不太投三分的控球後衛陸續找到東家,但你可以說馬刺老跑車幾乎就是市場上剩下最好的選擇,而這個選擇在情感面上甚至會認為可能拿不到。

在 Evans 與 Parker 的案例中透露出一些 Mitch Kupchak 帶來的改變,球隊現在敢於花時間與複數隻球隊競爭熱門人選,同時間也擁有與複數隻球隊競爭的人脈與能力。

 

 

銀黑象徵 Tony Parker 的逝去

Tony Parker 離開馬刺不是退休而是轉隊。這個事實跟 Kawhi Leonard 連續劇一起告訴我們一個事實,職場上沒有任何事情不會改變,即使是聖安東尼奧馬刺。

進入生涯後期,曾經有過輝煌歷史球員的第一選擇通常都是繼續在場上奔馳的時間與空間,就像近日台灣最搶眼的兩筆自由球員轉會案,李學林、陳世念講的都是「希望能享受最後在場上打籃球的時間」。錢?當然重要,但薪資考量已經可能只是影響選擇的第二順位。而無法給予球員想要的?即使是擁有極大情感與象徵意義的球團與球員,都很可能沒辦法贏過拉扯。

馬刺仍舊希望 Parker 回歸,只是在 Dejounte Murray 已然扶正,背後還有中生代的 Patty Mills 領著複數年合約,甚至 Derrick White 也開始在主宰夏季聯賽。新球季馬刺會給 TP9 的角色,很可能更像個控衛助理教練。

於是銀黑的 Parker 選擇換上紫青戰袍,終結 17 年待在同一支球隊的難得故事,也讓他與 Manu Ginobili 共同創造的史上最多季後賽勝場停止在 132 場。

職場上沒有任何事情不會改變,即使是聖安東尼奧馬刺。

 

TP9 能給夏洛特帶來什麼

就像馬刺,對黃蜂來說隊史第四位法國選手帶來的磨合意義仍舊大於實質戰力成長。37 歲,受過大傷,球風也有那麼點過去式的 Parker 不會讓夏洛特戰力瞬間提升到討論在季後賽競爭的層級,然而他卻在適當的時間,成為符合黃蜂階段任務需求的最佳球員。

在 Kemba Walker(沒被交易掉為前提)與今年新秀 Devonte Graham 之間,球隊需要一個有經驗的控球橋梁,TP 可以稱職的填補板凳控球時間,在常勝軍磨出來的經驗與執行力,更是可以讓 Graham 與 Malik Monk 透過眼睛學習的實體課程。

總教練 James Borrego 正想把他從馬刺團隊學到的運作模式移植到黃蜂,而 Parker 是最有資格站出來幫他說話,提供正面案例的資深學長。

甚至最高薪球員 Nic Batum 跟 Parker 在國家隊的情誼與默契也能「增益」到(很需要隊友配合的) Batum 的競技水準。而老闆 Michael Jordan 在兌現他快要消失的偶像魅力。

即使明年會面臨更多豪華稅的壓力,黃蜂這兩年約不但多付了點尊重,對於新秀養成與文化建立的時間其實也很適當。有王朝經驗的球員怎能不受歡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