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的淚水,俄羅斯足球真的還有救?


名人堂|吉諾拉|2018.07.09

  • 分享:


三月中舉行的歐霸足球聯賽(Europa League)開賽不到一分鐘,俄羅斯國家隊當家前鋒柯科林(Aleksandr Kokorin)就扭傷韌帶退場,幾天後證實傷勢嚴重、必須錯過在家主辦的世界盃,幾個月後的「俄羅斯英雄」祖巴(Artem Dzyuba)那時租借在外,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入選世界盃名單。

每次俄羅斯晉級大賽他都沒份,分別被幾個高薪請來的外籍名教練無視。今年賽季初他狀況不好,球團(澤尼特‧聖彼得堡)對他很有意見,經過協調把他租出去調整狀態,反正球隊有洋將、柯科林,幸好租借去外隊的祖巴狀態大勇,下半季踢得好、加上柯科林受傷,俄羅斯總教練謝切索夫最終選他進參賽名單。

 

29歲的祖巴這次世界盃之旅甚至比俄羅斯隊更為成功。開幕時還不是主力,替補出賽卻建一功、第二場面對埃及再次進球,成為球隊單前鋒戰術的首選,16強複賽出戰西班牙俄羅斯打出史詩般一戰,面對強敵硬是逼到了PK大戰勝出,踢進正規賽一分的祖巴更是國民英雄之一,八強賽俄羅斯又逼平克羅埃西亞進入PK大戰,可惜這次以敗北收場,祖巴在賽後訪問時說「我跟隊友們就像是一家人,努力要展現給國人、讓他們看見俄羅斯足球還活著,並且回報國人的支持,國手們像獅子一樣的戰鬥,然後我們心碎了

祖巴邊講邊流淚的樣子感動了俄羅斯傳媒,網站上四處都看得到視頻、新聞寫道,耐人尋味的是,踢進世界盃八強、聯賽規模歐洲第六,雖然開賽前世界排名略遜,為什麼一個國手要說「要讓國人知道俄羅斯足球還活著」?

 

俄羅斯足球需要重整
 

俄羅斯足球充斥高薪洋將、外籍淘金者,國內豪門球團憑藉國內大企業贊助,砸錢不手軟,聯賽規模很快提升到歐洲前幾大,可是就像是中國足球、台灣體育圈會有的問題,除了錢,文物制度一團亂,沒有培養球員的正確體系,足球文化也不像歐陸南美深植人心,有心人、存心掙錢的龍蛇雜處,到最後只有聯賽規模做大,外國人賺飽飽,國內體制、草根足球、青年訓練一團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曾經帶領韓國奪下世界盃第四名的名教練希丁克(Guus Hiddink)很懂「地方智慧」,俄羅斯人跟韓國人一樣,剛猛的外表並不代表內心一樣強悍,身為保守社會聘請的外籍教練,不能全以「洋思維」行事,否則會招來意想不到的反彈,希丁克幫助俄羅斯成功搶進2008歐錦賽四強,改制建國後最高的成就,事實上也只有希丁克能在俄羅斯、韓國成功。

 

俄羅斯建國後把油礦、天然氣能源公司改制,養出很多「寡頭」,靠此大賺一票的人比比皆是,20年來俄羅斯富豪滿歐洲跑,遊艇、別墅、跑車、奢侈派對四處都有,直到希丁克帶領俄羅斯隊成功,普丁授權要競標2018世界盃主辦權之前,俄羅斯的足壇就跟全世界落後國家的迂腐體制一樣讓人搖頭。

 

集權政府的老思維仍留在體育圈
 

過往鐵幕國家的足球體系,不外乎「製造」體保生,由學院制度延長選手運動生命,或由箝制人民思想的軍警體制、國營企業組織聯賽,東歐多數延續至今的境內豪門球隊,前身泰半是軍隊、警察組成,類似過往台灣足球棒球業餘聯賽有「陸光」「虎風」「雷鳥」這些軍事體系球隊。派系鬥爭、城府之深也就不難想像。

 

軍隊、警察、工聯以及共產黨政權,這是俄羅斯足球的樣貌,體育被納入政治角力的一環,體育部長、國家隊總教練都「肩負蘇維埃的興亡」,由於這是一個只能有好消息的體制(獨裁國家都一樣),鬥爭存在於高層世界,基層只能看在眼裡,就這麼積弊不改的一路走下去,但時代是會改變的,只是趨勢、思維誰先改變的差別。足球歷史上最大的球員抵制足協運動,其實就發生在俄羅斯,人造的歷史試圖掩蓋它,幸虧它涉及的規模太大,許多人還能忠實記錄著,後世都還試圖的遮掩也反映「改革」在這個國度本就困難。

 

1990年蘇聯兵敗義大利世界盃,蘇聯政權也面臨危機,整整80年代東歐鐵幕政權一個個垮台,蘇聯與東德還在苦撐,可是蘇聯青年隊卻在歐洲傳來捷報,18歲、21歲組都在歐洲稱霸,前景看好。第一次以俄羅斯之名參加的國際賽是1994年世界盃,球隊成功晉級之際,卻爆出14名球隊主力聯名退出俄羅斯國家隊的大事,由於不滿教練Sadyrin專權、足協胡搞,主席胡亂罵人恐嚇,這些國手決定要抵制,大家召開記者會,以飯店的便條紙當做連署書,正副隊長出來控訴國家體制的落後。

(國際記者會上,左邊Mostovoi,說話的是隊長沙利莫夫,右邊是副隊長尤朗)



經過幾個月的溫情攻勢、利益交換,多數國手被一一擊破,對政府、足協、教練道歉而歸隊,幾乎所有效力莫斯科斯巴達的國手都回心轉意,卻仍有七名國手不肯吃河蟹、持續杯葛國家隊,七人中有四個本來是不動先發,三名球員在歐洲是一線明星,俄羅斯去到美國世界盃之路草草收場。

 

被指涉專權的總教練Sadyrin從沒捨棄他的父權心態,14名球員聯手指責他,就因為不喜歡他的為人、認為他「沒料」一路到世界盃兵敗,他出現的訪談對話都在責怪別人,唯一沒檢討過的就是自己,他回國後被俄羅斯足協捨棄,換上羅曼采夫(莫斯科斯巴達總教練),Sadyrin 沒過幾年就病死,球員時代傲人的經歷—在亞塞拜然拯救落水女子的好人好事也被踢爆是收割隊友Vasiliy Danilov。

 

以下是1993年爆發「14人的簽署信件」的所有主角,幾乎國家隊最好的選手都在其中,沙利莫夫、坎切斯基堅持不對邪惡妥協,改變了俄羅斯隊當屆世界盃的命運,有趣的是帶領2018俄羅斯隊參加世界盃的謝切索夫是少數在當年拒絕簽署的國手、沒有加入抵制行列(當時他也算旅外幫)。

人名

當時效力球隊

備註

沙利莫夫Igor Shalimov

國際米蘭

拒絕河蟹

尤朗 Sergei Yuran

葡萄牙本菲卡

 

科利瓦諾夫Igor Kolyvanov

義甲佛吉亞

拒絕河蟹

尼基費洛夫Yuriy Nikiforov

莫斯科斯巴達

 

坎切斯基 Andrei Kanchelskis

曼聯

拒絕河蟹

沙連科 Oleg Salenko

西甲來諾尼

叛徒

Igor Dobrovolski

離開馬賽回俄羅斯

拒絕河蟹

莫斯特沃Aleksandr Mostovoi

法甲坎城

 

歐諾普科 Viktor Onopko

莫斯科斯巴達

 

庫科夫Vassily Kulkov

葡萄牙本菲卡

拒絕河蟹

Andrey Ivanov

莫斯科斯巴達

拒絕河蟹

卡平 Valerie Karpin

莫斯科斯巴達

 

奇里亞科夫Sergei Kiriakov

德甲卡爾斯魯

拒絕河蟹

克列斯托夫Dmitry Khlestov

莫斯科斯巴達

 

 

 

 

 

羅曼采夫、羅班諾夫斯基、亞采夫、西敏,所有俄羅斯國家隊總教練就是國內幾大豪門的教練在輪流主政而已,從蘇聯時代就如此,旅外出去的足球好手更知道足球世界的真樣貌,本土教練縱然有名聲、權威,也只是「國內限定」,一到國際賽就被發現與時代脫節,而且由不得人質疑。

 

熱錢橫灑,一樣無效,錢一走大家更慘

 

石油價錢飆漲、俄羅斯油錢「淹腳目」的那幾年,富豪的資金大大的改觀了俄羅斯足球,國內球團得到政府、國營企業、民營化舊國營事業的慷慨贊助,大筆資金翻修硬體、前往西歐羅致外籍教練,出大錢網羅各地好手,俄羅斯足球走了整整10年的大多頭,與「金磚四國」名稱出現時一致,等到歐洲足聯試圖整頓各國聯賽財政、推行財稅公平制度,錢花不停的俄羅斯大球會發現時代改變、光有錢也不能開心的花,面對的就是競爭力下滑、產業鏈改變,原來橫灑10年的錢只有「買到漂亮裝潢、沒有得到產權」,守舊稍有改善,因為高階政客開始把觸手伸入足球,人才產出對比投入規模算是失敗、國際競爭力依舊不足。

 

祖巴(Artem Dzyuba)的眼淚改變不了俄羅斯被淘汰的現狀,他跟隊友的精湛演出卻喚起了國民對足球的希望,預料能短暫團結俄羅斯足球界,然而俄羅斯足球距離祖巴的理想依舊遙遠,步入正軌仍是漫漫長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