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9
作者:吉諾拉

勇者的淚水,俄羅斯足球真的還有救?

三月中舉行的歐霸足球聯賽(Europa League)開賽不到一分鐘,俄羅斯國家隊當家前鋒柯科林(Aleksandr Kokorin)就扭傷韌帶退場,幾天後證實傷勢嚴重、必須錯過在家主辦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三月中舉行的歐霸足球聯賽(Europa League)開賽不到一分鐘,俄羅斯國家隊當家前鋒柯科林(Aleksandr Kokorin)就扭傷韌帶退場,幾天後證實傷勢嚴重、必須錯過在家主辦的世界盃,幾個月後的「俄羅斯英雄」祖巴(Artem Dzyuba)那時租借在外,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入選世界盃名單。

每次俄羅斯晉級大賽他都沒份,分別被幾個高薪請來的外籍名教練無視。今年賽季初他狀況不好,球團(澤尼特‧聖彼得堡)對他很有意見,經過協調把他租出去調整狀態,反正球隊有洋將、柯科林,幸好租借去外隊的祖巴狀態大勇,下半季踢得好、加上柯科林受傷,俄羅斯總教練謝切索夫最終選他進參賽名單。

 

29歲的祖巴這次世界盃之旅甚至比俄羅斯隊更為成功。開幕時還不是主力,替補出賽卻建一功、第二場面對埃及再次進球,成為球隊單前鋒戰術的首選,16強複賽出戰西班牙俄羅斯打出史詩般一戰,面對強敵硬是逼到了PK大戰勝出,踢進正規賽一分的祖巴更是國民英雄之一,八強賽俄羅斯又逼平克羅埃西亞進入PK大戰,可惜這次以敗北收場,祖巴在賽後訪問時說「我跟隊友們就像是一家人,努力要展現給國人、讓他們看見俄羅斯足球還活著,並且回報國人的支持,國手們像獅子一樣的戰鬥,然後我們心碎了

祖巴邊講邊流淚的樣子感動了俄羅斯傳媒,網站上四處都看得到視頻、新聞寫道,耐人尋味的是,踢進世界盃八強、聯賽規模歐洲第六,雖然開賽前世界排名略遜,為什麼一個國手要說「要讓國人知道俄羅斯足球還活著」?

 

俄羅斯足球需要重整
 

俄羅斯足球充斥高薪洋將、外籍淘金者,國內豪門球團憑藉國內大企業贊助,砸錢不手軟,聯賽規模很快提升到歐洲前幾大,可是就像是中國足球、台灣體育圈會有的問題,除了錢,文物制度一團亂,沒有培養球員的正確體系,足球文化也不像歐陸南美深植人心,有心人、存心掙錢的龍蛇雜處,到最後只有聯賽規模做大,外國人賺飽飽,國內體制、草根足球、青年訓練一團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曾經帶領韓國奪下世界盃第四名的名教練希丁克(Guus Hiddink)很懂「地方智慧」,俄羅斯人跟韓國人一樣,剛猛的外表並不代表內心一樣強悍,身為保守社會聘請的外籍教練,不能全以「洋思維」行事,否則會招來意想不到的反彈,希丁克幫助俄羅斯成功搶進2008歐錦賽四強,改制建國後最高的成就,事實上也只有希丁克能在俄羅斯、韓國成功。

 

俄羅斯建國後把油礦、天然氣能源公司改制,養出很多「寡頭」,靠此大賺一票的人比比皆是,20年來俄羅斯富豪滿歐洲跑,遊艇、別墅、跑車、奢侈派對四處都有,直到希丁克帶領俄羅斯隊成功,普丁授權要競標2018世界盃主辦權之前,俄羅斯的足壇就跟全世界落後國家的迂腐體制一樣讓人搖頭。

 

集權政府的老思維仍留在體育圈
 

過往鐵幕國家的足球體系,不外乎「製造」體保生,由學院制度延長選手運動生命,或由箝制人民思想的軍警體制、國營企業組織聯賽,東歐多數延續至今的境內豪門球隊,前身泰半是軍隊、警察組成,類似過往台灣足球棒球業餘聯賽有「陸光」「虎風」「雷鳥」這些軍事體系球隊。派系鬥爭、城府之深也就不難想像。

 

軍隊、警察、工聯以及共產黨政權,這是俄羅斯足球的樣貌,體育被納入政治角力的一環,體育部長、國家隊總教練都「肩負蘇維埃的興亡」,由於這是一個只能有好消息的體制(獨裁國家都一樣),鬥爭存在於高層世界,基層只能看在眼裡,就這麼積弊不改的一路走下去,但時代是會改變的,只是趨勢、思維誰先改變的差別。足球歷史上最大的球員抵制足協運動,其實就發生在俄羅斯,人造的歷史試圖掩蓋它,幸虧它涉及的規模太大,許多人還能忠實記錄著,後世都還試圖的遮掩也反映「改革」在這個國度本就困難。

 

1990年蘇聯兵敗義大利世界盃,蘇聯政權也面臨危機,整整80年代東歐鐵幕政權一個個垮台,蘇聯與東德還在苦撐,可是蘇聯青年隊卻在歐洲傳來捷報,18歲、21歲組都在歐洲稱霸,前景看好。第一次以俄羅斯之名參加的國際賽是1994年世界盃,球隊成功晉級之際,卻爆出14名球隊主力聯名退出俄羅斯國家隊的大事,由於不滿教練Sadyrin專權、足協胡搞,主席胡亂罵人恐嚇,這些國手決定要抵制,大家召開記者會,以飯店的便條紙當做連署書,正副隊長出來控訴國家體制的落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