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9

Sam "Superman" Fuld,無懼的外野超人

趕在今年731大限前,奧克蘭運動家隊用先發投手 Tommy Milone向明尼蘇達雙城隊「換回」外野手 Sam Fuld。 當時,曾稍微提過這筆交易的前因後果與原因。不過,由於個人對於 Fuld...

作者:Umin

請繼續往下閱讀

趕在今年731大限前,奧克蘭運動家隊用先發投手 Tommy Milone向明尼蘇達雙城隊「換回」外野手 Sam Fuld。

當時,曾稍微提過這筆交易的前因後果與原因。不過,由於個人對於 Fuld的認識實在有限,且從泰瑞克斯那得知,這位前光芒球員居然有一個 "Superman"的暱稱。

基於好奇,便找了些資料來認識這位「超人」!


Sam Fuld (Photo By The Chronicle) 

今年球季季初,運動家隊以小聯盟合約簽下 Sam Fuld時,Alex Hall曾在 AN(Athletics Nation)發表過〈Athletics sign Sam Fuld for some reason〉一文,內容談到:

- 他32歲。

- 他的打擊不太好。生涯三圍是234/.314/.330,去年球季(2013年)在200打席的打擊率為.199,生涯366場比賽共擊出六支全壘打。

-他是位非常好的防守者,他的速度很快,能在場上各個角落跳躍、飛撲接球。進階防守指標 DRS與 UZR認為他在外野角落兩側的防守相當優異,並足以擔當中外野手的防守工作。

- 他很敏捷,但在盜壘的表現算是中等,生涯共盜50次成功37次,成功率74%。他能靠速度跑出三壘安打。

- 他是球迷的最愛,坦帕灣鍾愛他。

- Sam Fuld的 wiki頁面很豐富,2011年的字數還勝過 Star Trek(臺灣翻成星際爭霸戰)的 wiki頁面。

(目前 Fuld wiki頁面裡的註解高達183項)

- 他在10歲時被診斷出有 Type 1 diabetes(第一型糖尿病,又稱做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

- 雖然他在東岸長大,但後來到史丹佛大學念書,跟加州還是有些地緣關係。

- 本季開打前,追 Fuld推特的人有將近3萬1千人,比 Josh Donaldson、Sean Doolittle、Jarrod Parker都要來的多,可見球迷有多喜歡他。

A's現役選手當中,被最多人追蹤推特狀態的是 Jon Lester(@JLester31)的274K。

Ces與幾位A's選手的現況分別為:Cespedes(@ynscspds)94.6K、Josh Reddick(@joshreddick16)87.9K、Josh Donaldson(@BringerOfRain20)51.2K、Sean Doolittle(@whatwouldDOOdo)39.2K、Sonny Gray(@SonnyGray2)38.1K、Jarrod Parker(@JarrodBParker)35.8K、Eric Sogard(@EricSogard)25.6K,而 Sam Fuld(@SamFuld5)目前的 Followers為35K。

- 外野版的 Nick Punto,但 Fuld是左投左打(Punto右投兩打)、沒長程火力的 Eric Byrnes。

Hall提到,Sam Fuld可做為第四號或第五號外野手使用,進行代跑、比賽末段擔任防守工作;但本季開季之前,A's的外野已有 Coco Crisp、Yoenis Cespedes,、Josh Reddick與 Craig Gentry等四名防守夠水準,跑壘速度也不慢的外野手,再加上 Moss可以替補防守外野兩個角落。當時並未看到簽 Fuld的需要。

不過,Hall認為 Fuld可望成為 Coco的保險,一但 Coco受傷,Fuld便可與 Gentry兩人 platoon中外野,以右打的 Gentry面對左投,Fuld打右投(後來Gentry趕不上開季,Fuld直接進入開幕25人名單)。


本身患有第一型糖尿病的 Sam Fuld除了在場上有著一次次超人般的演出之外,更是激勵著糖尿病患者。The DX(Sanofi藥廠位於美國的糖尿病中心所提供的線上服務)曾撰文〈Life With Diabetes: Baseball’s “Superman” Sam Fuld〉提到:

“He’s just the coolest,” said ten-year-old Colin Hinman, who attends Fuld’s summer camp for children interested in sports and who are also living with type 1 diabetes. “He made me feel like I can do anything in life.”

“他最酷了,”十歲的 Colin Hinman說到,Hinman參加了 Fuld替同樣患有第一型糖尿病,且對於運動有興趣的孩童們所辦的夏令營。"他讓我覺得我可以完成日常生活中的任何事情。"

Fuld不僅每年親自參加自己舉辦的夏令營之外,如果有患有糖尿病的小朋友想要見見 Fuld的話,哪怕是球季中,他都會盡可能地辦到。如此平易近人,在這個層級的運動是罕見的,這歸功於 Fuld的教養,讓一切都那樣地自然。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