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0
作者:久保

【2018俄羅斯世界盃】克羅埃西亞的世界盃蜘蛛網

國際足總會員多達211個國家或地區,本屆世界盃代表211個國家或地區,進行男足競技水準高低的較量,也展現各國或地區的足球文化。克羅埃西亞即是單一民族或語族構成主體的國家,如同波蘭、塞爾維亞、西班牙等,...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國際足總會員多達211個國家或地區,本屆世界盃代表211個國家或地區,進行男足競技水準高低的較量,也展現各國或地區的足球文化。克羅埃西亞即是單一民族或語族構成主體的國家,如同波蘭、塞爾維亞、西班牙等,讓會內賽32強之間的對賽,背後糾纏著兩國乃至兩民族之間的愛恨情仇。如今克羅埃西亞男足在本屆世界盃會內賽,從小組一路晉級至準決賽,即將重返20年前該隊首闖世界盃,達沃.蘇克(Davor Šuker)和阿倫.波克西奇(Alen Bokšić)勇奪季軍的巔峰。克羅埃西亞舉國歡慶之餘,還有不同族裔國民傳達著,不認同克羅埃西亞的另一種聲音。克羅埃西亞足協還得為球員日前的言行,接受國際足總接二連三的調查與裁罰……。

 

一、境內塞爾維亞語族的足球認同

 

  當1990至1991年克羅埃西亞人尋求獨立時,遭到塞爾維亞族為主的南斯拉夫軍警鎮壓。於是塞爾維亞人屠殺並驅逐非同裔住民的武科瓦爾戰役(Battle of Vukovar),演變成克羅埃西亞人全面反抗的獨立戰爭。雙方戰爭持續到1995年8月風暴行動(Operacija Oluja),克羅埃西亞軍隊全線攻入塞爾維亞克拉伊納共和國,以此關鍵勝利確定克羅埃西亞獨立。

克羅埃西亞境內有同樣晉級32強的「少數民族」

  正因克羅埃西亞人長期受到貝爾格萊德為首府,塞爾維亞族為政權核心的管控,讓他們更加凝聚在足球場邊,特別是南斯拉夫足協刻意整合的札格瑞布發動機足球俱樂部(Građanski nogometni klub Dinamo Zagreb)。當球場暴動事件隨著該國流行樂團Pips Chips&Videoclips的樂曲,從1992年開始傳頌到全國乃至世界。當時看似凝聚克羅埃西亞全國民心,實則境內尚有數十萬塞爾維亞裔國民,他們到底該如何自處?認同哪個男足國家隊呢?

Pips Chips&Videoclips的MV反映克羅埃西亞足球場的激情

  克羅埃西亞時至今日,四百多萬國民仍有4%的塞爾維亞裔,因此塞爾維亞裔眼裡的「國家隊」,到底會是克羅埃西亞男足?還是繼承南斯拉夫、塞爾維亞與孟坦尼格羅的塞爾維亞男足呢?很顯然的,每當世界盃會內賽並存克羅埃西亞與塞爾維亞時,塞爾維亞裔克羅埃西亞國民的心,有些向著克羅埃西亞男足,有些向著塞爾維亞男足。為此,克羅埃西亞與塞爾維亞自二十世紀以來,剪不斷、理還亂的國仇家恨,讓國際足總得在會內賽開踢之前,昭示分組透明與公正的「公開抽籤」,一再出現兩隊未曾對賽的抽籤結果!

塞爾維亞裔克羅埃西亞國民在本屆世界盃的心聲也分歧

  回顧1998年迄今的每一屆世界盃會內賽,克羅埃西亞與塞爾維亞總會異組分途。舉凡1998法國世界盃的南斯拉夫與克羅埃西亞,除非雙方都能踢至4強才也可能對賽。當然該屆南斯拉夫已於8強賽遭到淘汰,自是無緣對上挺進4強的克羅埃西亞。同樣地,2006德國世界盃C組塞爾維亞與孟坦尼格羅、F組克羅埃西亞,兩隊非得要到8強賽才可能遭遇,而這也是不曾發生的事。無獨有偶,2010南非世界盃和本屆俄羅斯世界盃,也都有類似非得8強以上才可能遭遇的分組抽籤方式……。

  有趣的是,當塞爾維亞在小組賽遭到淘汰,克羅埃西亞的塞爾維亞裔國民,原本支持塞爾維亞男足的球迷,紛紛轉而認同克羅埃西亞男足。儘管忠誠度難免受到週遭朋友質疑,終究心還是向著跟自己有關係的男足國家隊!只要兩隊未來繼續不在會內賽遭遇,他們就不用面臨抉擇,且比其他國家國民多一隊力挺的選項。換個角度想想,數十萬名塞爾維亞裔克羅埃西亞國民,能同時支持兩支闖進32強的男足國家隊,對照迄今未曾踢進世界盃會內賽的上百支國家或地區男足代表隊,當真是非常幸福的煩惱呢!

 

二、球員手持飲料違反規定遭罰

 

  克羅埃西亞男足歷經二十年的浮沉,本屆歷經16強與8強單淘汰賽,都踢至點球賽的二度險勝。克羅埃西亞男足全員如此艱辛地踢進四強準決賽,正要重返或試圖爭捧大力神盃之際,卻在2018年7月7日(六)出賽地主俄羅斯男足時,出現數次不遵守賽場或大會規定的行為。其中迪贊.洛夫雲(Dejan Lovren)在中場休息時間,高舉非本屆世界盃官方贊助廠商的紅牛暢飲,正巧被賽場直播影像逮個正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