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1

謝淑薇溫網第四輪的判決爭議解析

溫布頓進入第二週,賽事張力漸漸升高,謝淑薇在女單第四輪於第十八球場迎戰斯洛伐克的Dominika Cibulkova。當比賽來到首盤的第十局,由謝淑薇發球,Cibulkova以0:30領先,謝淑薇發出...

請繼續往下閱讀

21號

都已經判出界球員不可能再繼續去追打那顆球,只能用鷹眼平反. 重點是誤判後的補救方式是否能讓兩方接受. 雙方都覺得被裁判吃掉分數重打或許是最好的選擇了

溫布頓進入第二週,賽事張力漸漸升高,謝淑薇在女單第四輪於第十八球場迎戰斯洛伐克的Dominika Cibulkova。當比賽來到首盤的第十局,由謝淑薇發球,Cibulkova以0:30領先,謝淑薇發出一記中間路線的直線球,Cibulkova以反拍回擊,回球落點頗深,砸在謝淑薇這方場區的底線附近,當謝淑薇再次做回擊時,線審做出Cibulkova回發球出界的判決,Cibulkova認為是好球並提出挑戰,鷹眼回顧畫面顯示該球落點壓到底線外緣,確實是一記好球,主審接著喊出 "Love - Fourty" 判決Cibulkova得分,謝淑薇表達不認同,最終裁判長進場,判決最後改為重賽該分 (Replay the point),接著,卻換Cibulkova這邊表達不認同改判決定...

 

關鍵點 - 線審判決後的後續回擊

依據事實狀況來說,線審作出判決的時間點稍晚,幾乎與謝淑薇的回擊同時發生,從重播影片來看,謝淑薇的回擊也沒有被線審的Call out影響,也就是在沒有被干擾的情況下所完成,因此,謝淑薇的回擊是有效的,也成為影響這一球判決的關鍵,當她回擊過網有進入對面的有效場區,這一分應該是要重賽 (Replay the point),相對的,如果在沒有被干擾的情況下回擊掛網或是出界,結果就會不同。這也是主審工作需要特別留意的地方,不單單是事件當下的事實認定,還有接續狀況的整體分析與考量。

事實上,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類似爭議最困難處理的部分不在後續狀況的追蹤和考量,而是在判決Call out的當下,如何認定裁判的Call out喊出的瞬間,是否影響球員的回擊? 這個部分就是剎那間的分辨,除了敏銳的聽力和視覺的協調之外,還要在霎時之間察覺球員的回擊揮拍動作是否因為裁判的Call out而受到影響,這個影響是發生在回擊球的落點之前,因此更是影響後續判決的重要因素。

這次事件中的主審在鷹眼回顧之後,隨即宣布比分 Lover - Fourty (0:40),此時球員當然上前表示異議,在重播影片中可以看到主審似乎是向球員表示她忘記最後的回球是否有過網? 當然這樣的說法不容易被球員接受,因此才有裁判長後續處理的經過,也許是主審當時的心思太過專注於爭議落點的釐清而忽略了最後的回擊球路? 亦或是她發現自己太早宣報了比分,又不適合在球員抗議之後立刻改判,再加上又是 "網球規則問題 (Questions of Tennis Law)",所以就讓材判長來做改判? 以上這兩種可能都純粹只是事後的臆測,也可能是當時有其他外在因素的干擾,然而,當時在場的主審無法與我現在一樣,可以好整以暇的重複播放影片、回顧整件事發的經過,因此,也不能完全以事後觀點來做評論。但是,幾乎可以肯定的是,讓任何一位經考試合格的網球裁判來看完影片,應該都會做出重賽 (Replay the point) 的判決。

鷹眼回顧為最終判決依據,但是裁判仍須考量落點後的接續狀況
(www.hawkeyeinnovations.com)

 

裁判長的改判

在謝淑薇的要求之下,裁判長進場了, 首先,裁判長進場時機是否必要呢? 端視爭議的類型而定,在球場上的爭議源自兩種問題,一為 "事實問題 (Questions of Fact)",一為 "網球規則問題 (Questions of Tennis Law)"。在這次的事件中,事實已由鷹眼系統揭露,而後續的分數判定爭議則可歸類為 "網球規則問題",裁判長是可以被要求進場來處理這類爭議,因此,謝淑薇要求裁判長進來是沒問題的,最後,Cibulkova質疑改變判決的可行與否,除非是事實問題,例如球出界、球打到外界設施、發球雙誤等等明顯的事實情況,在規則原文裡是這樣定義事實問題 "an issue relating to what actually occurred during a specific instance (在一特定時間點實際發生的事情)",如果不是 "事實問題",而是牽涉到 "網球規則問題",在裁判長介入後,是有可能會做改判的,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當然,每一位主審都盡力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當牽涉到這類的規則問題,就可能涉及對規則的解讀以及觀點上的差異,因此,若有規則上的爭議,在球員也提出要求之下,當然由賽會裁判長來做最終解釋,會是最適當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