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12/09

接受招待的人沒有資格說話

文:肯米 昨天中職最大的新聞,莫過於中華職棒發函給澳洲職棒說曾經有接受過招待,在道德瑕疵方面有問題,無獨有偶的昨天前La New熊隊投手張誌家也在台中高等法院宣判,將賠償球團600萬新台幣,這兩...

作者:肯米

佳偉

贊同

追風

家破人亡又如何?
中華職棒不也是一個家,若不是靠著許多努力付出想要維持職棒清新環境的球員以及不離不棄的球迷們,中華職棒有辦法走到今天嗎?開打25年以來,1996年時報鷹的「黑鷹事件」、2005年La New熊的「黑熊事件」、2007年中信鯨的「黑鯨事件」、2008年米迪亞的「黑米事件」以及2009年兄弟象的「黑象事件」。五次的假球案,還能在風雨飄渺中走至今日,撐住中華職棒大家庭的每個人所付出的豈是這些假球案的人可以體會,中華職棒數度要走向"家破人亡",所以逼得張誌家家破人亡又怎樣?若中華職棒沒了,可能是更多認真的球員要面臨失業,甚至家破人亡的窘境,是張誌家可以付得起責任的嗎?坦白說,懲處剛好而已!只要賠錢還太便宜了!

張咖嚓

說得太好了

活力熊/卓子傑

張誌家的腿還在啊....

肯米

斷腿家

文:肯米

昨天中職最大的新聞,莫過於中華職棒發函給澳洲職棒說曾經有接受過招待,在道德瑕疵方面有問題,無獨有偶的昨天前La New熊隊投手張誌家也在台中高等法院宣判,將賠償球團600萬新台幣,這兩個有關接受招待和道德有問題的人,只能說最後終於得到應有的結果。



曹錦輝說他沒有打假球,但是在判決書上曾經說過「本案雖能證明曹錦輝原本已答應蔡政宜要配合打放水球,然該兩場比賽後來均因故取消」確定曾經有答應說要打假球的事實,最後因故而未做,那是他最後的決定,然而曹錦輝曾經在大聯盟出賽過,應該也看過這種條例:大聯盟規章中第21條之A項中詳述,「若球員曾答應放水,或不盡力試圖讓球隊輸球,或是曾連絡關係人,試圖讓球隊輸球,違反了棒球的最高精神,必須被處以禁賽。」

當然,他出賽過的中華職棒比賽很難去找出到底有沒有打假球,但他接受招待說會放水的事實存在,大家也對他回國時也曾寄予厚望,希望能拉抬票房的結果在當年有效,隔年曹錦輝因為假球案而離開球場後,落差之大令人感到可惜,也因此遭到聯盟的追殺。

當然,票房拉升不是他應該有的職責,但是下場如此淒慘,其實也蠻可憐的,但我並不覺得球迷對他殘忍,因為他讓球迷失望的程度最深,也因此結果如此,是自找的。



答應打假球卻沒打的張誌家,曾經答應要打假球,又以借錢為名義收了230萬元訂金,雙方約定好,每打一場假球就可以扣抵100萬元,因打假球案被台灣高等法院依詐欺未遂罪判處有期徒刑4月確定,上訴後目前判賠600萬元,我的確不知道為什麼張誌家要出來抱怨。

張誌家自己說目前沒有工作也是自己不要的,先前去鐵板燒店當收盤子的店員,最後因為覺得錢賺太慢而離職,那是自己決定的,也因此球迷們不需要對他感到同情,判賠600萬讓他慢慢還錢,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張誌家說大家在逼他走絕路,我很想問問他為什麼讓棒球蒙羞,這個從小到大支持他讓他展現他天分的工具,你憑什麼去對他做不好的事情?東窗事發後說大家讓他沒有路繼續走,我相信許多球迷壓根不覺得這對他來說有什麼。套一段TVBS訪問張誌家所說的話如下:

前職棒球員張誌家:「我沒有工作啊,我沒有收入啦,600萬對我來說算是個大數目,我可能沒有辦法拿出來,La New這麼想要錢喔,叫他們好好把球員照顧好就好,沒有球可打就已經很那個了,他是想要怎麼樣,是想要我們家破人亡是不是。」

如果怕結果,就不要有那個因,這樣的結果只是反映自己在球場上面饋對棒球這個神聖的運動而已,還有什麼資格說話!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