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 Rakitić】選擇為祖國克羅埃西亞而戰


名人堂|JIC極客|2018.07.14

  • 分享:

克羅埃西亞在本屆世界盃踢出了歷史新高度,豪華中場 Luka Modrić、Ivan Rakitić、Ivan Perišić 更是球隊成功的引擎。1988 年出生的 Ivan Rakitić 為生於瑞士萊茵費爾登(Rheinfelden)的克羅埃西亞裔人,曾為瑞士足球國家隊 U17、U19 與 U21 青年梯隊效力;克羅埃西亞 1991 年從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中脫離獨立,之後爆發戰爭,多人避難無法歸國的人群裡也包括 Ivan Rakitić 的父母。

 

此篇球員論壇(The Players’ Tribune)的文章揭露 Ivan Rakitić 選擇為克羅埃西亞踢球的心境轉折,以下為筆者翻譯並擷取精彩對話內容,部分內容以省略號帶過,正文開始:

 

 

當我爸從盒子裡將它拿出,我哥和我都知道…我們不會脫下它。當然,盒子首次出現在我們瑞士的房子裡時,我們並不知道裡頭是甚麼,退貨地址位於克羅埃西亞,我們稱它為「家鄉」,但我哥和我未曾去過的地方。

 

我們在瑞士家裡,對話是用克羅埃西亞語,而我們所在的小鎮也充滿克羅埃西亞人,但克羅埃西亞對我而言是個遙遠的地方。1991 年戰爭爆發後我的父母離開他們的家鄉,那時我們都沒回去過,我哥,Dejan,和我都出生在瑞士,我們對克羅埃西亞的孰悉認識是從電視上,從父母給我們看的照片上,還有父母電話中的對話語言裡。

 

巴爾幹半島發生的一切想對一個孩子闡明有點困難,我父母從未告訴我那場戰爭的細節 - 可以理解,他們不想談論它。我還記得當他們與回到克羅埃西亞的人通電話時哭泣的影像,那感覺就像…我無法很具體的表達。也許像個噩夢?我們是幸運的,我們遠離了戰爭,我們沒有親眼目睹那一切,但父母心裡仍思念那裡,朋友、家人在那裡,因為戰爭父母失去了很多摯愛的人。

 

 

之後,我記得當我還僅四、五歲時,我看見電視上的新聞報導,我看到了那場戰爭的照片與影像,那晚我躺在床上時想:「這不可能,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甚至在克羅埃西亞宣佈獨立之前,我們國家隊已踢過一場比賽,我認為這件事告訴你足球對我們,對任何國家,甚至對所有人的意義 – 不管你生活在哪裡。所以當我爸打開盒子取出兩件克羅埃西亞國家隊足球衣給我哥和我…有種強烈感受…就像,我們也是這件球衣的一部份。

 

我們穿著它睡覺,隔天穿著它去學校,日復一日,我們不想脫下它,哇,我們有克羅埃西亞的球衣。白紅跳棋方格,但背面沒有名字,我們想要十件,因為我們不想穿其它件,它們對我們而言很特別。

 

******

 

當我開始踢球,我並不是穿著克羅埃西亞的球衣,我穿的是我另一個家,瑞士的球衣。我必須老實說…我告訴大家:「我是瑞士人。」總會得到怪異的神情。「瑞士?」「Ivan Rakitić?」但我在瑞士出生,在瑞士成長,在瑞士上學,我朋友來自瑞士;所以在青年梯隊的那五年,我以穿著瑞士的球衣為豪,但克羅埃西亞在我心裡仍佔最大的比重,一直都是。

 

 

……

 

1998 年的法國世界盃的那一個月,我哥和我,還有我爸,一起在瑞士的家裡看球 – 穿著我們克羅埃西亞的球衣 – 我們不被允許交談。那九十分鐘重要的是關注在電視機裡的比賽,我爸說:「比賽後可以交談,現在,就是看球。」

 

你問任何一個克羅埃西亞人,他們都會記得半準決賽與德國的對抗,怎麼忘得了?1992 年才首次成軍的國家隊,六年後首次的世界盃旅程就進入八強,將與德國捉對廝殺。

 

 

我爸已快要喪失理智,我爸,Luka,是我見過對足球最瘋狂的人,這種話經常從一名巴薩球員的口中講出……所以,克羅埃西亞擊敗德國之後呢?是的…他飄飄欲仙。迄今很多次我覺得,我的足球員這夢幻職業是完成我和我爸的夢想,搬去瑞士前,他曾在波士尼亞的高層級比賽踢過球,停止踢球後,他會不顧一切地來看我比賽,足球與克羅埃西亞對他意義深遠。

 

當決定要為瑞士或者克羅埃西亞踢球的時刻來臨,我與瑞士教練通話時,可以聽到老爸的腳步聲。老實說,我從未想過為瑞士以外的球隊效力,我從未想過那種可能性,我為瑞士出賽,瑞士是我的球隊,但十年前 Slaven Bilić 與克羅埃西亞足協主席來到巴塞爾(Basel)看我比賽,我們比賽後有個見面交談。

 

同房間裡的 Slaven…是的,他沒有說一些話,而我因此說:「好,我跟隨你。」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人物,但那時,他沒有給我壓力,他僅告訴我他為球隊規劃的藍圖裡需要我的參與。

 

 

……

 

我對 Slaven 的想法?他是我足球生涯裡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不僅僅是身為教練,身為一個人他也如此的不同,他很特別,他可以讓你心甘情願地為他效力,不管是今天,明天,還是明天的明天……你的潛力會被激發出來……

 

但即使坐在 Slaven 對面聽他說些甚麼,我知道我不能當下做決定,瑞士幫助我很多,我需要花些時間思考這,那時我要去德國沙爾克04(FC Schalke 04)踢球,雖然國家隊選擇的決定困擾我很長一段時間,我必須在開始新的俱樂部生涯之前專注解決這個問題。

 

坐在我家的房間裡,我仍不知我該怎麼做,我反覆地走來走去,腦袋裡盡是想著那些曾給予我指導的人,剎那間,我聽見自己內心的答案,我拿起電話開始撥打電話。

 

第一通是瑞士國家隊的教練,我的全部足球生涯是瑞士隊的一員,先給他們打電話,解釋為甚麼我選擇為克羅埃西亞踢球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我告訴他這不是對抗瑞士的決定,這決定是為了克羅埃西亞。那通電話結束後我打給 Slaven:「我跟隨你,我要成為球隊藍圖裡的一部份。」Slaven 告訴我:「克羅埃西亞全體國民將會為了擁有你而感到自豪,別想太多,享受足球即可。」

 

這兩通電話沒有花我太長時間,但我可以聽見我爸在門外客廳的腳步聲,我打開房門後他停下腳步並望著我,他並不知道我的決定,但他之前告訴過我無論我決定效力哪隊他都支持我。對望那刻對我們父子倆意義重大…

 

所以,我決定對他開個小玩笑。

 

「我將繼續為瑞士踢球。」我告訴他,「喔!」我爸說:「好的,很好。」

 

「不,不!」我笑著說:「我選擇為克羅埃西亞踢球。」

 

淚水開始浸滿他的眼睛,他哭了。

 

當我為了克羅埃西亞站上球場奮戰,那一刻我常想到我爸……很多克羅埃西亞國民也是一樣,期望為國出賽,守護球衣的紅白色…很難用筆墨形容這種感受。

 

 

……

 

身穿國家隊球衣會帶來壓力,但這是好的,你想在世界所有人面前告訴他們克羅埃西亞可以做到甚麼,期望讓 Slaven 與 Davor Šuker 的拼戰精神得以傳承。

 

……

 

在你閱讀此文以前,也許知道我的家人也是成長在不同國家,我老婆是西班牙人,兩個女兒在巴塞隆納成長,我女兒與我有相同特別的經歷 – 出生在另一個國家,看待生活用不同的眼光,我的女兒無疑是我最大的粉絲,所以世界盃開踢前,我下了一個特殊訂單。

 

我回家後將盒子給他們,兩件克羅埃西亞國家隊球衣。他們告訴我他們永遠都不想脫掉它。

 

這感覺,我懂。

 

 

 

延伸閱讀:

Luis Suárez 的心路歷程

【Edinson Cavani】致年輕的自己

【本田圭佑】足球不僅是一場比賽

 

資料來源:The Best Shirt in the World | by Ivan Rakiti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