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4

法國的多元種族文化 從足球開始!

自2006年在德國世界盃冠軍戰遭到義大利於PK戰擊敗後,法國隊這支足球強權在今年再度闖進了世界盃冠軍賽,力圖爭取隊史自1998年以來的再一座大力神盃。 法國是充滿多元文化...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自2006年在德國世界盃冠軍戰遭到義大利於PK戰擊敗後,法國隊這支足球強權在今年再度闖進了世界盃冠軍賽,力圖爭取隊史自1998年以來的再一座大力神盃。

 

 

法國是充滿多元文化的國家,有許多的人種和外來移民,這在法國足球國家隊中也是相似的現象。

 

「我不管球隊中的球員是白人、黑人、阿拉伯人還是穆斯林,只要球踢得好,我們本不在乎。」Tim在咖啡廳中於法國擊敗秘魯的比賽後這麼說道。

 

Tim今年28歲並住在巴黎,他是具有象牙海岸血統的法國人,其實不只他,同時在這間咖啡廳觀看比賽的人大多是移民或是移民子女。

 

「這是一支優秀的球隊,」36歲的Mane大力稱讚這支法國隊,這位甘比亞人繼續說道:「雖然優秀,但化學效應還不夠,他們還是比不上1998年奪冠的那支法國隊。但當然,現在的法國隊跟近幾屆的法國隊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

 

這批法國隊球員有許多阿拉伯和非洲後裔,這跟法國的多元文化可說是相呼應,也喚起了1998年時,法國以地主國身份奪下世界盃冠軍的記憶。

 


(法國於1998年奪得世界盃冠軍)

 

當年的法國隊其實不太被看好,以地主國身份進行相對輕鬆的賽程而過關斬將更不被人民認同,更多人看好巴西和荷蘭。但沒想到,當時的法國隊竟以3比0在決賽大勝巴西。

 

在那之後,法國陷入一陣瘋狂,「Black、Blanc、Beur」這段話更廣為流傳,意味著黑人、白人和阿拉伯球員在場上聯合起來並肩作戰。

 

「以某種層面來說,法國隊的勝利已經超越體育運動所帶來的意義。這場勝利代表著驚奇、偉大、美麗和戲劇性的故事,而且最終,我們的球員漂亮贏得勝利,這代表著對許多文化概念的衝擊,對於當時的法國是影響非常深遠的。」康乃狄克大學的助理教授Gregory Pierrot說道,他曾就法國和足球衍伸的種族議題撰寫過大量文章。

 

Pierrot繼續說道:「過去有許多電視台節目曾經製作過有關於法國種族議題的相關專題或報導,但內容都比較粗淺,並沒有真正反映出更深層的問題。」

 

時間再回到1998年,那個時候的法國總統是Jacques Chirac,當時他面臨到極右翼的挑戰,Jean-Marie Le Pen準備在2002年與Jacques Chirac爭奪總統大位。

 

為選舉備戰的時任政府高層無不絞盡腦汁規劃競選策略,而當年在法國隊奪冠後,高層就試圖利用法國足球隊的多元文化,來證明自己成功將各式文化深植法國社會。

 

當時還真的相當有效,人民對於時任高層的好感度有所提升。

 

尤其在巴黎,對於當時法國奪冠的興奮感和效應是顯而易見的,傳奇球星Zinedine Zidane是阿爾及利亞移民的後代,他在比賽中的英勇表現更被人民不斷傳頌。

 

選舉結果沒有意外,雖然Le Pen於2002年後進入第二輪選舉,但最終仍由Jacques Chirac打贏選戰。

 

19年後的2017年,Le Pen女兒Marine也在選舉中進入了第二輪,但最終她輸給了Emmanuel Macron。

 

雖然將1998年法國奪冠的動人故事來反映自己對於文化整合的成功相當有效,但位於美國奧勒岡州的里德學院人類學教授Paul Silverstein就認為,不要將世界盃等運動賽事的結果過度解讀為真實的社會現象。

 

「法國政府做了很多努力,來突顯1998年的球隊奪冠是代表社會中多元文化的象徵,但這並沒有辦法反映出整個社會現象,」Silverstein繼續說道:「有些球員把自己身為法國球員的認同當作是工作的一環,是一種形象上面的經營,你說每個人都對法國有所認同嗎?我不這麼認為。」

 

當時包括出生在法屬西印度群島的Lilian Thuram和來自太平洋群島法國海外領土新喀里多尼亞的Christian Karembeu等球員也都表示過,種族主義的問題仍然存在。

 


(Lilian Thuram)

 

「這些孩子從沒忘記自己從哪來。」

 

前面提過,今年的法國隊依然有許多來自不同文化的球員,包括19歲的神童Kylian Mbappe,他的父親是移民至法國的喀麥隆人、母親則是法籍阿爾及利亞人。另外還有Paul Pogba,他的父母都是幾內亞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