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5

2018瓊斯盃外隊戰報(2) - 不是麥克,是麥克風的 Michale Kyser

我知道我的名字很特別,就連Google都對這個名字質疑。-----Michale Kyser 打開知名搜尋網站,輸入Michale Kyser,連搜尋網站都會再問一次使用者是否要...

請繼續往下閱讀

7先生

要規劃他了嗎

Annoying Dog

我們的副秘書長先生嫌棄他太小隻呢,呵呵~

7先生

.....他都比戴維斯高了 唉喔 自己不要撈這多錢拉

Terry L Chang

真的可以考慮規化他 夠年輕 夠高 特別是手超長~

阿峰

不規劃 不積極 不肯花錢明講 副秘書長李雲翔 你還是辭職

我知道我的名字很特別,就連Google都對這個名字質疑。-----Michale Kyser

打開知名搜尋網站,輸入Michale Kyser,連搜尋網站都會再問一次使用者是否要搜尋「Michael」,但再三強調自己的名字並不是拼錯,Kyser說:「念法是'"mai-KAL"而不是像Michael那樣的"MAI-kol",小時候我看到同學的名字也有懷疑過,但我媽告訴我這就是我的名字。」言談中,Kyser顯然展現對家庭的重視,就像他腳上的球鞋也寫上所有家庭成員的名字,讓他時時記得是家庭的力量驅使他不停在籃球場上奮戰一樣。

Kyser去年就和加拿大隊一同來台參加瓊斯盃,但今年和去年相比,身上的刺青又更多,儘管看起來有各種類型,但Kyser透露他的刺青多半都是以家人為主,不論是代表家人的圖樣、或是真正把家人的名字刺在身體上,例如他最滿意的,其實不是其他特別的圖案,而是頸部右側一個英文草寫的「Mia」搭配鑽石圖樣。「Mia是我第一個女兒的名字,她的出生改變了我很多,對我來說她就像鑽石一樣珍貴。」

 

瓊斯盃連續兩年找來加拿大參賽,這支加拿大隊和去年一樣由經紀公司3D Global Sports組隊,和去年相比,Kyser、Shaquille Keith、Connor Wood是僅有的三個舊面孔,其餘7人都是首度來台,對於這樣經紀公司組隊的模式,其實就是替旗下的子弟兵們尋找各種曝光機會,例如去年率加拿大奪下瓊斯盃冠軍、入選最佳五人並拿下MVP的主力後衛Diego Kapelan,就因此找到飯碗,先在西班牙三級聯賽討生活,今年則轉至立陶宛聯賽。

連兩年來參加瓊斯盃,Kyser今年升任隊長,除了他是球隊裡唯三的老面孔外,更因為他在教練眼中就是那個能不停激勵全隊、不斷和隊友溝通的領導者。「我名字的開頭是M-I-C,這就代表著麥克風(microphone),所以我天生就是一個必須出聲的人,場上如果太安靜,大家就會沒有活力,一定要有人像拿著麥克風一樣不停跟隊友講話才行。」Kyser說。

 

擔任隊長,讓Kyser了解以他們這樣的組隊方式,因為缺少長期集訓,更需要不斷溝通才能發揮戰力。Kyser身高208公分,曾就讀於NCAA第一級的路易西安納理工學院,大學畢業後參加2015年NBA選秀會卻沒有獲得青睞,這幾年曾打過G-League、黎巴嫩和希臘等聯賽,這兩年除了孩子的出生以外,也正因為有了家庭,讓他對於各種職籃模式都有更多認知。

「以前像我們這樣的瘦子,比較少在禁區攪和,定位在機動型的前鋒,但對照現在的NBA,我認為我就是個中鋒,就算換防到後衛我也跟得上。」加拿大前一場的對手是中華白,面對今年中華白諸多後衛群,Kyser也給予肯定:「像我說的,我自認跟得上後衛,但其實台灣昨天的後衛們技術很棒,沒這麼好守。」就連這次在南韓、印尼看到的歸化案例,Kyser也頗有興趣,認為若能代表其他國家隊出征國際賽,也不失為一個討生活的方式。

加拿大在瓊斯盃第二天面對印尼,靠全隊六人得分兩位數的火力,以88:59大勝,二連勝持續朝衛冕的目標邁進。而伊朗以78:61擊敗日本,伊朗和加拿大同為二連勝,日本二連敗。

 

【運動視界/編輯/張正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