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7/19

判罰12碼破紀錄 VAR出馬獲好評

2010年世界盃,潘源良超過200分貝的「爆咪」旁述相信令不少香港球迷印象深刻:「入咗!入咗!一定入咗!」當時英格蘭在16強面對德國,一度落後2比0,英軍中場林伯特在禁區頂的一記笠射,明顯已過白界,但...

作者:Joe Kho

2010年世界盃,潘源良超過200分貝的「爆咪」旁述相信令不少香港球迷印象深刻:「入咗!入咗!一定入咗!」當時英格蘭在16強面對德國,一度落後2比0,英軍中場林伯特在禁區頂的一記笠射,明顯已過白界,但球證和旁證認為不是入球,最終2010年英格蘭在16強止步。

然而,這記笠射雖不可以改變球賽結果,卻改變了足球的歷史。國際足協自此研究引入科技協助球證執法,最終在2014年巴西世界盃引入門線技術及在今屆引入視像助理裁判(VAR),減少因誤判而影響球賽結果。

其實有關爭議在世界盃不是第一次出現,例如在1966年世界盃決賽,英格蘭面對當時的西德,在加時上半場英格蘭前鋒靴斯(Sir Geoff Hurst)攻門中楣彈地的著名「鬼影入球」,令英格蘭擊敗西德,奪得迄今唯一一次的世界盃冠軍。1995年,英國牛津大學利用電腦技術分析「鬼影入球」,認為有好大機會未百分之百越過龍門的白界,與球證判決相悖。「門線技術」是當球百分之百越過龍門的白界,球證戴上的專用手錶便會顯示「GOAL」的字眼,方便球證瞬間作出判決,令球賽不需要停頓。

科技助裁決 潮流沒法擋

技術推出初期,由於費用高昂,加上歐洲足協與國際足協的政治角力,令技術未能廣泛使用,只於國際足協舉辦的賽事使用。歐洲足協為解決門線和禁區內判決的準確度,在兩條底線增設「底線球證」;然而,人的腦和眼始終不及科技準確,在2012年歐洲國家盃,英格蘭又面對同樣情況,只是今次為得益的一方:在對烏克蘭的分組賽,球證誤判烏隊一個過了白界線的射門無效,最終令烏隊出局。自此門線技術獲一面倒支持,2014年世界盃是第一個正式應用門線技術的大賽,法國前鋒賓施馬在面對洪都拉斯的一個入球成為世界盃史上首個以此技術判定的入球。

今屆世界盃最熱議的是VAR,透過重播片段協助球證執法,相信對於北美運動的體育迷不會陌生。VAR只會在4種情況下使用:一是入球是否有效,二是12碼的判決,三是直接紅牌,四是認錯人。一旦有以上情況,VAR便會通知主裁判,然後由主球證決定是否觀看重播和推翻判決。

最初不少人擔心VAR會嚴重阻礙球賽的流暢性,也擔心過長的等待時間會令球員的肌肉「冷卻」,增加受傷的風險。不過,今年世界盃出動到VAR的賽事,流暢程度並沒有大幅下降。同時,VAR明顯減少球證漏判和誤判,令球員的動作無所遁形。VAR帶來的效應是令12碼次數創歷屆新高和球員減少粗野的攔截,大受好評。

然而,VAR也曾引發爭議。在B組最後一輪、葡萄牙對伊朗的賽事中,C朗拿度追波時以肘擊封位阻止伊朗球員,惟主球證在覆核後只向他出示一張黃牌,而不是紅牌。B組另一場西班牙對摩洛哥一役的補時階段,艾斯巴斯為西班牙追平的一球,雖然VAR推翻了旁證的判決,但由於球證沒有就判決作出解釋,令摩洛哥球員相當不滿。

縱使VAR可以協助執法,但用與不用都是由人決定,也就是會受球證質素影響。再者,在世界盃開始前,球證委員會主席、前意大利球證哥連拿鼓勵旁證在肉眼難辨的疑似越位情況時,留待VAR作出正確判決,盡量不要舉旗示意。但反過來說,這亦會使旁證變得不敢果斷作出越位判決;而萬一進攻方球員越位,成功博得角球和罰球,又能夠轉化成入球,就形成了另一種誤判,讓VAR的存在本末倒置。

足球比賽不是法庭判決,沒有上訴機制,利用科技協助執法有助杜絕「冤案」,減少誤判而不致令球員的努力付諸東流。雖然VAR並非完美無瑕,但畢竟剛剛被廣泛應用,相信未來會在啟動機制上作出改善。再者,今屆世界盃部分球證的執法質素仍然為人詬病。這是除了VAR的機制外,另一個值得球證小組檢討的話題。

原稿刊登於香港信報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