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Marc-André ter Stegen】通往巴塞隆納的路

灌溉支持

名人堂 JIC極客 | 2018/07/20

A- A+

球員論壇(The Players’ Tribune)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巴塞隆納足球俱樂部(FC Barcelona)的德國門將 Marc-André ter Stegen 談及自己童年足球趣事及決定加盟巴薩的契機,以下為筆者翻譯並擷取精彩對話內容,部分內容以省略號帶過,正文開始:

 

 

一個留著鼻血的鼻子。

 

這致使我最終成為了守門員,這裡頭有很多故事,但一切都是從那個留著鼻血的鼻子開始。那年我 10 歲,還在門興格拉德巴赫(VfL Borussia Mönchengladbach)時,有個一起踢球的男孩常流鼻血,我不知道為什麼,他是我們球隊的門將,有一場比賽中途他又流鼻血了,我們教練需要另外一個人去守門,但沒人願意,所我去了。

 

我開始踢球的位置是前鋒,我喜愛進球得分,進球得分可讓我快樂。

 

所以我去守門之後…我還算喜歡。這對我而言不是很大的覺悟或者改變,我不是突然全心地愛上守門,但…那很有趣。每次去守門,感覺更舒適,隊友與父母會告訴我做得很好。

 

 

儘管如此,相較阻擋進球,我仍然喜愛進球得分的感覺,得分 – 可讓我快樂,那是我想做的,那也是我喜愛足球最重要的原因。

 

我家有個小花園,但那裡不被允許踢球,所以我哥和我習慣在車庫裡玩,一般而言我哥是門將,我射門,我們會用箱子、衣服,或者可找到擺在那裡的任何東西來當門柱。當我四歲時,我爺爺告訴我看我是否可進入當地俱樂部的青訓系統 - 門興格拉德巴赫,他知道有些人也許可以幫忙,所以我們開著車一起去那裡。

 

最終,我進去了,但我太小以至於無法了解成為俱樂部的一部份的意義。

 

在第一堂訓練課裡我無疑有很多要學的。

 

我前文提過,我僅在我們自家的小車庫裡玩過,重點來了,當你面對著一堵牆射門時,你面對的僅一個方向,是吧?對著這堵牆,你踢球是一個方向,而它總是回到你身邊,我不知道球場上有兩邊 – 有兩個方向可以去。

 

我拿到了球,我開始低頭衝刺,而我聽到我媽和爺爺奶奶在為我吶喊,我想著:哇!一定是我第一次嘗試就做得很好,我繼續跑,他們繼續喊。

 

我得分了,有站在球門後的人向我說:「你跑錯方向了!」我的第一個進球不很完美。

 

現在想到這還會笑,我會覺得尷尬嗎?不!我很高興我得分了!問我媽和我爺爺奶奶有關這一天…他們會告訴你:「Marc 對那粒進球引以為豪,別告訴他得分以外的事。」之後,我慢慢地熟習在球場的兩端踢球,我需要去往正確的方向。

 

……

 

前面提過,我去當守門員的起因是因為我們隊上原來的守門員開始流鼻血,我像要踢前鋒,但教練不喜歡我向前踢球的方式,也許是奔跑方式不是他們想要的那一種?「你跑動得時候腳沒有抬起來,」當我十歲時他告訴我這句話。「如果你不當守門員,你就去別隊。」

 

我沒有想那麼多就決定了,其他俱樂部同時對我感興趣,且可以讓我踢前鋒,但那已經不重要了,進球得分不再重要了,留在門興格拉德巴赫是我唯一關心的,理由很簡單:他是我的家

 

這是我四歲以來唯一認識的俱樂部,當其他隊向我拋出橄欖枝時,我爸媽分開了,我的家庭即將分崩離析,足球對我而言份量比以前更重了。……

 

所以我不能離開,我不在乎我踢甚麼位置,得分對我而言沒那麼重要,我想留在門興格拉德巴赫,我想上場,所以我需要學習,最終我留下來成為守門員。

 

我的前鋒思維讓我與其他門將不同,對球場空間的利用與使用方是有點不同……

 

 

當我第一次受到門興格拉德巴赫成人隊的召喚,我的家人不在身邊,這令我不安…但我必須獨立面對。接下來的賽季與之後幾年,爺爺總在看台上注視著我,我為門興格拉德巴赫守門的最後一場,我無法想像他不在那裡,還有我媽,及未來的老婆。這幾年來在球場上我顯得愈來愈愜意與自信,但我仍不想獨立上場比賽,我喜歡他們來觀賽。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JIC極客
    名人堂
  • JIC極客
  • 極客觀《善闡述但不愛社交的小圈圈》

愛看運動20餘載,亦愛抒寫文字,期許文字主觀中帶著客觀,溫度與深度兼具;圖片、影片、數據皆為輔助,是時候藉著「寫作」紀錄看球人生了。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台灣足球員在巴拉圭 林育葦開創新出路

2016年,林育葦拋下原本擁有的一切,隻身來到這個看似熟悉卻很陌生的足球國度,不只是為一圓球員夢,而是想幫台灣足球做不一樣的事情。他為往後想要旅外發展的台灣足球員,鋪出一條新的道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