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5
作者:文生大叔

[WIT] 中華臺北和被取消的東亞青運 2018週記之30

臺中市的東亞青年運動會主辦權被取消了,於是大家又為了臺灣和中華臺北吵了起來,國際正義、臺灣價值、中共鴨霸、臺獨壞事,各種政治語言滿天飛;但是在大呼小叫搖旗吶喊之前,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的立場到底站在哪?...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臺中市的東亞青年運動會主辦權被取消了,於是大家又為了臺灣和中華臺北吵了起來,國際正義、臺灣價值、中共鴨霸、臺獨壞事,各種政治語言滿天飛;但是在大呼小叫搖旗吶喊之前,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的立場到底站在哪?

 

酸文廢文還有偶爾的囉嗦文, WIT就是每個星期的What I Think。

 

 

先講個重點,臺中被取消主辦的不是從1993年開始舉辦,至今已經有20多年歷史的東亞運。

 

臺中被取消主辦的是2019年才正要開辦,有史以來第一屆的東亞 青 年 運動會。

 

東亞運講起來好像很威很厲害,你以為是亞運是奧運等級的國際大比賽。

 

可是目前為止東亞運一共舉辦過六屆,其中有四屆都在中國境內舉辦,包括香港和澳門各一次。

 

而且它被辦到2013年的天津東亞運之後,就辦不下去,停了。

 

然後在2014年,東亞運倒閉關門的第二年,臺中市獲得了2019年第一屆東亞 青 年 運動會的主辦權。

 

所以這比賽重要嗎?也許,但是比起亞運比起奧運,天差地遠。

 

總之,這不是一個全區域大小國家集合在一起的盛大Party;舉辦這個賽事的初衷,就是告訴大家亞運奧運這種成年人等級的大型體育活動太頻繁也太勞民傷財了,所以我們把它變成一個讓年輕人可以試試身手的活動就好。

 

說得直接一點,這就是過年過節家族聚餐時,小鬼頭們被趕到旁邊去另外開的那一張小孩桌。

 

說得難聽一點,就是這種不那麼重要的比賽,才會輪到我們來辦,因為我們很不幸的,就是很病態地想要積極辦這種大型活動,以為這樣就叫做在國際社會發光發亮。

 

強摘的果子不會甜,『在國際社會發光發亮』這種事就像是YouTube影片放數一樣,必須是自然生成的;你要花錢花資源去辦這種大Party,人家自然也可以隨時斷電讓你光亮不起來。

 

我們能不能正名公投?當然可以。

 

老百姓要連署公投改隊名改奧會名改國家名,當然可以,就像我要自己在家燒蚊香煮臭豆腐,關整個社區啥事?

 

但是正名公投這件事就是這麼複雜,你就是要花時間好好想清楚自己的立場在哪裡。

 

核能發電、多元成家、親中愛臺、年金改革;現在的臺灣如果你想要讓朋友翻桌子切八斷從此不相往來,這些都是很好的話題。

 

因為這些問題要思考的層面太廣、訊息太複雜、可以假設幻想的情境也太多,所以在重重牽絆之下會讓你一不小心就前言不對後語,連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臺中市長林佳龍Facebook @forpeople

 

中華臺北也是一樣。

 

很久很久以前的當年,我們在多方折衝之下答應了國際奧會,會用這個名字、會用這面旗、會用這首歌參與所有的國際運動賽事,建立了這個奧會模式。

 

大家相安無事了幾十年。

 

現在我們自己覺得這個名字損害尊嚴,我們要改名,於是我們決定先辦公投。

 

然後人家就取消了我們的主辦權。

 

東亞奧協一共有9個會員國:中國、香港、日本、澳門、蒙古、北韓、南韓、中華臺北。

 

這樣的一個協會,如果有人覺得我們臺灣會得到什麼公平對待,我真心覺得不管你吸了什麼,都給我來上一口。

 

要堅持正名還是要讓選手有比賽空間?要國家尊嚴還是要實際效益?這些都是互相衝突,沒有辦法取巧兼得的。

 

如果我們去看看當年中華臺北這個奧會模式的前後因由,我們就會發現當年國際奧會為了這個參賽模式,已經把我們所有的轉換空間封得死死的。

 

光是一個『參與奧運必須受到國際奧會認可,並遵守奧會憲章』,就可以讓臺灣在國際奧會正名這件事變成空談。

 

我們應該要知道的是,正名,和『在國際奧會正名』,是完全不相干的兩碼子事。

 

我們要公投把國家改名,沒人有資格囉嗦;但是國家改名之後,『以前』那個名字所擁有的各種國際權益,我們也沒資格理所當然地就開心繼承。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