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7/26

【果子的棒球雜記】郭源治、謝良貴的國際賽空白遺憾

日前文生大叔發表一篇文章,裡面提到「我們可以改(指正名入奧),但我們也必須承擔這個後果」,也就是現在的國際運動組織很可能「一個都加入不了」。 或許有人會質疑「有什麼大不了的?就全部重新申...

作者:果子

老傑克

事實證明國際奧會已發函不同意更名申請,那執政黨要去哪裡伸復? 聯合國?
執意要作意識形態也應該要符合規章程序,不要犧牲運動員展現努力的成果。

dolin66

因為政府要做給有選票的人看,而不是解決這個問題阿~

達爾文的冰原狼

唉...這種事真的是很難啦...體育圈也是必須顧及政治現實的。這也是為什麼雖然我心裡實在非常賭爛中華台北這個名字,實在是很想看到我們的運動員能穿上標著台灣的隊服,但卻還是沒有參與這次連署的原因,就是因為可行性實在太低了...不過我始終認為「中華台北」就是個妥協的產物,不要妥協久了就好像他理所當然了,如果真的有看到改變的機會還是要想辦法抓住。而且我也覺得維持現狀只是空話,現狀是不可能一直維持的,中國最近已經要求各國航空把台灣的機場改註為「中國-台灣」,他們哪天把同樣的手段伸入體育圈也不是什麼讓人意外的事情,倘若真的發生了哪該怎麼辦?妥協再妥協嗎?(沒有要質疑作者,某方面也是在問我自己...)只能說出生在台灣就必須承擔這樣的歷史枷鎖...

果子

我是認為,這是一個長期的運動,得一點一滴累積對自己有利的資源,慢慢推動這個石頭。而不是妄想在兩年內靠著大聲的敲鑼打鼓還有激進的動作企圖一夕翻盤,而且還賠上不一定願意跟那些人一起犧牲的運動員生涯前途。

至於中國最近的不斷壓迫台灣,以長遠眼光來看,是危機,更是轉機。端看有權力的人如何判斷與決策。但請這些有權力的人記住一點:你們決定的,影響的不是自己或少數人,是非常多人的未來,切慎!

Terry Wang

有望參加東京奧運的選手都挫著等,尤其那些可能拿牌拿獎金的運動員。再繼續硬幹,國際性賽會都無法參加,選手們失去目標及動力,也沒獎金支撐生活,只能關起門跟自己玩。
蔡政府民意支持度那麼低,只有獨派鐵桿挺她,她不敢也沒能力阻止正各公投,也不敢由總統及行政院長名義公開表述"公投不具法律效力,未來會繼續以中華台北名義參加國際賽事",只會指示體育署開個記者會交待一下給國內運動員看,之後就沒下聞了。

佳偉

其實,如果可以把 國光獎金取消就更棒了!

吳聿凱

只能推但沒有留言的想法了!台灣太多看不清事實,或是根本沒有「國際政治」概念卻愛大放厥詞的笨蛋…最後吞苦果的都是本來就弱勢的選手…台灣最愛的棒球籃球有其他管道可以賺錢…但許多田賽徑賽的選手,一輩子就只能依靠出國參與國際級比賽才有被看到,被贊助的機會…甚至得靠比賽獎金維持訓練費用…
正名…看起來很爽「我們的國家隊叫台灣隊」喊起來特別過癮…可也要有國際比賽讓你喊啊!

滾羊

我們的參賽國名是中華台北。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中華臺北這也是吵來的,不是什麼自欺欺人。瞭解一下1979年出現過的「Chinese Peking」是什麼,就知道為什麼是Chinese Taipei。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我還是得提醒一下,WBC也是採取奧會模式,所以如果被一腳踢出奧會之外連WBC都不能參加喔。

fb - Kevin Hsu

主辦單位說不能改。。。
吵著要改的請問到底有哪一國或是哪一個會員正式幫台灣提案背書了?
真那麼想要改那就實際付出行動,先自費去每個場合舉旗子吧,看看歐洲或是其它洲的人事物是如何運作的,大會規則跟運作就是不允許,在自己家裡哭會有長輩不捨跟鄰居被吵到受不了必須要回應,不要以為其它國家社會有你天真傻傻要的什麼美滿幸福,多出去走走跟了解現實的殘酷吧,鍵盤打幾個字就要能成事? 別做夢了。 推正名很簡單,那先公投吧,投出來是怎樣讓整個社會一起承擔,鍵盤上說台灣多可憐是得不到主辦單位的興趣的。

黑魔影徒

首先,棒球退奧這件事是國際奧會決議,不管我們是否改名都無法參與(沒有的比賽怎麼比?)

再者,國際奧會已發函禁止"中華台北"更改任何名稱,否則嚴重逐出會籍,包含相關官員也無法參與,所有運動員無法再參與奧會主導的各項賽事,這不嚴重?

還有 我們的會籍名稱甚麼時候叫做"中國台北"了 請賜教

果子

turtlestu 不管是紀錄奧運名稱問題的官方文件還是相關新聞,以及現在的中文名稱,都是「中華台北」,完全沒有「中國」這個字樣,如果你還要繼續用「中國台北」留言,我只能把你的留言全數刪除-因為與事實無關。

請自重

果子

因為在本人提出警告後turtlestu仍舊執意在名稱部分與其他讀者爭論,因此本人直接將turtlestu在本篇文章的留言全數刪除,因系統緣故部分讀者留言也因此消失,在此說聲抱歉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如果我們在歐洲國家旁邊,這種事情會發生嗎」,請問加泰隆尼亞、頓內次克、盧甘克斯,他們會很樂意回答你這個問題,至於因為我和你不一樣所以我要鬧分裂,請洽最近剛拿世足賽冠軍的那個國家,他們會告訴你從1990年到1995年發生了什麼事情。

Weak貓

這種人只剩在網路劈哩啪啦講一堆冠冕堂皇的言論
實際上什麼都做不到
反正不用負責任
選手們參賽不了也不甘他的事情
血汗他也沒流半滴
只要敲鍵盤就好呵呵
不用一般見識

fb - Kevin Hsu

法國人不是每個都看wiki來了解世界的。。。。。。 拿wiki當成reference的話。。。 拜託你醒醒啊~ 這世界不是這樣的~

JohnnyY

一切都是政治活動 ,
從沒有政治歸政治,運動歸運動,
一個連第一階段都尚未達成的公投,
就可以吵成這樣,有夠可悲,
寒蟬效應真的那麼大嗎?
一個連成案都不太可能的公投,
卻讓國內的人嚇的好像世界末日,
該打壓的不會少,藉口隨地找都有。

日前文生大叔發表一篇文章,裡面提到「我們可以改(指正名入奧),但我們也必須承擔這個後果」,也就是現在的國際運動組織很可能「一個都加入不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或許有人會質疑「有什麼大不了的?就全部重新申請加入一次啊,一次不行就再申請,那又怎樣?」

 

怎樣?只是重新申請的過程中,我們的運動選手,將徹底失去國際舞台。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或許因為正名入奧活動,不少讀者對於當年「中華民國」因中國入奧會與旗歌問題等爭執的過程都有概括了解,但真正活在那個時空的讀者,應該不多。剛好筆者就是親身經歷過那個年代(雖然還是小學生,很多事情半懂不懂)。筆者就從一個與棒球員相關的冷知識提問吧。

 

我們都知道「二郭一莊」是80年代台灣旅日三大巨投,也都在日本職棒留下非常優秀的成績,問題來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郭源治在加入日本職棒前,有在國家隊投出哪一場經典比賽?

 

郭泰源和莊勝雄業餘時期的國家隊經典戰役很好找:1983年亞錦賽郭泰源單日連投兩場17局,為中華隊取得奧運參賽權;莊勝雄則是兩度對當時的業餘超級王者古巴奪下勝利(一場完投勝一場三局0失分救援成功),但郭源治呢?除了1999年以43歲高齡在中韓戰先發登板力抗強敵,好像完全沒有印象。

 

筆者想起1980年左右和父親的一段對話(當時筆者還是小學生)

 

「爸爸,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兒子請說。」

「之前不是我們的少棒、青少棒、青棒都拿過世界冠軍?」

「是啊,我們的棒球很厲害吧。」

「那為什麼都沒看到中華隊的大人棒球(按:當時筆者不知道「成棒」這個詞彙)出國比賽打敗其他國家,拿到世界冠軍呢?」

「……(沈默良久)……因為我們的叔叔伯伯現在沒辦法出國比賽啊。」

「(搔頭不解)為什麼少棒可以出國,大人反而不能出國呢?」

「……現在說了你也不懂,以後長大你就知道了。」

 

確實,過了很多年,筆者才知道1977~1981年這段期間,因為奧會更名與旗歌問題,我們的成棒隊員是無法出國比賽的,而引爆「小朋友出國打球」風潮的「世界冠軍」只是世界少棒聯盟(LLB)主辦,當時類似大型夏令營的比賽而已。

 

而那幾年,正是郭源治的業餘顛峰時期,卻因為「上面的問題」無法穿上國家隊的球衣參與世界杯、洲際盃等正式國際比賽。因此我們對於郭源治的「業餘國家隊(成棒時期)」全然不知也很正常-因為根本沒有比賽可打。

 

同樣的遺憾,也發生在不久前過世的名裁判謝良貴身上。

 

在台灣棒球一直有個全壘打王的流傳系譜,從早期的洪太山、官大全,到近年大家比較熟知的「微笑喬治」趙士強、「亞洲巨砲」呂明賜、「台灣鋒砲」陳金鋒等,這幾位都有一個共同特徵:除了在母隊就是全壘打高手,代表國家隊打國際賽時更是全壘打連發,為球迷締造無數經典場面。

 

但在這個系譜當中,其實有一位全壘打實力不在他們之下,卻無緣加冕的打者-他就是謝良貴。

 

其實謝良貴還是有在國際比賽留下記錄:1983年比利時洲際盃中華13:1狂電古巴那場,除了趙士強擊出兩轟,謝良貴也貢獻一發全壘打。但那時趙士強已經承接「台灣全壘打王」的名號。而那時已經是謝良貴的選手生涯晚期,而他的顛峰期,正好就在77~81這幾年,雖然一身本事卻無處展現。

 

因為生涯顛峰正好在這段國際賽空窗期而空留遺憾的棒球好手,一定還有很多。只是那些人的名字,現在連留在棒球史的位置都沒。

 

一次奧會會籍爭議,就讓棒球出現將近五年的國際賽空窗期,而且這還不是最慘的,籃球是早在1974年就被暫停會籍,一直到1981年才恢復。在停止會籍期間,甚至連其他國家想要跟台灣進行交流都不被許可。所以當時FIBA秘書長才在台舉辦「威廉瓊斯盃國際籃球邀請賽」維持台灣籃球與其他國家的比賽交流。

 

最後要提醒讀者的是:當年奧會會籍爭議其間,國際奧會(IOC)從來沒有「撤銷我方奧會會籍」,只是因旗歌名稱問題懸而未決,各單項協會沒有遵循標準而拒絕台灣參與比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