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華台北、還是台灣?現實與理想的差距

(圖片來源:籃協提供) 你、或者你身邊認識的人,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其實你不喜歡這份工作,也許不喜歡公司名字,也許不喜歡老闆,也許不喜歡工作內容,你有一個夢想,那個夢想很自由,但你不確定...

作者:小鐵

Terry L Chang

問題是 我們現在仍是在連署階段 然後才可以公投 就算公投過了 也是要跟國際奧會申請等能不能通過改名 不通過也只是繼續用中華台北繼續比賽 但是一堆人邏輯錯誤 一直以為 公投過了 就可以直接改名去比賽 然後怕被禁止比賽 問題是國際奧會也有改名的正當程序 並不會有因為改名而被禁止比賽這種事情出現

重點是公投過了 國際奧會的申請也過了 我們就有機會用台灣隊出賽。
 
但若國際奧會拒絕我們的申請,我們就繼續使用Chinese Taipei。還是可以繼續比賽。我們只是用正當的程序跟國際奧會申請

dolin66

有關改名案,國際奧委會已經做出「不予核准」的決議,還用公文白紙黑字的發給我們政府,所以我們當然可以向奧委會用任何名字申請新的會員,但奧委會接受新名字的定義是「受國際承認的國家」,而且不管我們能不能註冊新名字,「中華台北」就已經不能用了,何來申請不了就可以回歸舊名的道理?所以實情就是,人家已經明文拒絕的東西,國內的政府卻想避重就輕的不跟民眾說清楚,我認同民主社會應該有多元表達意見的機會,但政府是否該把決定的前因後果講清楚?

SS23

有一個關鍵一直沒有被釐清:
很多人應該只是以為去申請改名,沒過也只是繼續用現在的名字就好,哪有違規?

而現在國際奧會發文也只是說:不會核准。並沒有說不得申請。

從來都沒有一個證據顯示,只要敢申請就是違規....

所以台灣很多人一直認為:為何不能申請?

關鍵在於:我相信多數台灣人會認為過不了,但只少要去申請,沒過也只是用現在名稱,完全不認為會有什麼風險。

turtlestu

推動正名運動的不是國內的政府,是民間單位。民進黨有人提案,結果自己撤案了。另外都已經是民主國家了,為什麼要有多元表達的意見的機會給人民,但是又要政府把前因後果講清楚?如果你覺得不合理,可以不去投票或投反對票,這才是民主社會的真諦。反對意見不是不行動,那只是棄權把命運交給別人而已。另外提案的時候,也沒有違反規定,現在也只是在連署階段,還沒進到投票階段,一切合法,政府要怎麼管?像中國一樣管?如果你反對,就祈禱他不要成案。或是成案後不投票或投反對票,而不是去否定別人“沒想清楚結果就不該連署”。連署已經有28萬人了,你怪28萬人腦袋不清搞不清楚後果嗎?哈哈。你覺得那28萬人怎麼看“他們腦袋不清”或是“無法參賽”這件事?而且是中國打壓後才暴增的。

dolin66

我回文從頭到尾沒提到沒說不瞭解前因後果就去連署,我說的是政府連國際奧會明文拒絕更名的事情(我想文應該是體育署收的吧,應該不是民間團體),都不肯跟全國人民說清楚,只會要體育選手自己爭取權益,這是政府面對這起事件該有的態度嗎?另外28萬人對1人很多,但28萬人對2,300萬人,多嗎?

小鐵

今年五月,國際奧會就是已經宣布「不予核准」,所以我們無法在申請更名未通過後繼續使用「中華台北」的名字。

所以簡單說現在的情況就是,除非我們國家內部修憲,並從憲法體制裡確定我們將要從「中華民國」改名為「台灣」,再用「台灣」這個名字去向聯合國登記、成為正式會員國,然後才是以一個實際上政體改變後的「國家」申請進入奧會,如果這一切真的能順利,那我個人相信,仿造先前幾次國際上的更名前例,國際奧會不會沒事拒絕一個國家。

但是,現在的問題就是,我們因為洛桑協議、因為當年國民黨的堅持,讓我們被框在一個很奇怪的「中華台北」枷鎖下,要突破這些枷鎖非常、非常、非常難,難道我相信會讓很多人望而生畏的地步,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會出來說,「不使用中華台北,運動員就會失去舞台」,因為若要等待我們真的有能力也有魄力去朝著這一條沒有回頭的旅途前進,真正通過的時候,運動員都不知道退休幾次了。

現實的高牆如此嚴苛,但就像我文章裡說的,因為我們是民主社會,所以我們不應該排斥任何微小希望的宣示,如果因為事情很難就放棄、就禁止發言,那是戒嚴、共產社會才在做的事。有一個國家非常熱衷這樣的做法,我們也曾經在這樣的社會秩序下度過,但我堅決反對再一次回到那樣的日子。

所以,我反對任何對非實質加害者的批評,造成我們這個困境的,不是低頭想要保有中華台北之名的運動員,不是宣導若不使用中華台北之名、運動員就會失去舞台的媒體人,更不是高喊要台灣正名的公投意見者(當然只是想流於統獨、見縫插針的政治投機份子不在此列)。

而是當年讓我們陷入這番重重困境的國民黨。

SS23

KMT最大的責任就是:名字取壞了,也且還不能改。除非跟老共的政治談判有了結果。

那時候的KMT因為自己的意識形態,已經犧牲好幾次運動員出賽的權益,最後洛桑協議其實有爭取到相當好的待遇,但在名稱的選取上又被意識形態給框住了。當然不能接受老共的China-Taiwan,但至少也選個Taiwan或Chinese Taiwan,怎知搞個Chinese Taipei?
也許是因為害怕被貶為省級單位不用Taiwan或Chinese Taiwan,但選Chinese Taipei不也是個都市單位?一點都不高明!

其實,既然都自認爭取不到中國的代表權,當時就應該務實一點,少被意識形態綁架。

同樣的,現在的DPP也不要被另一個意識形態綁架,跟著之前的KMT犧牲運動員出賽權利,甚至連現有的權益都被剝奪。

turtlestu

1979年距今40年。當年的青壯年現在不是作古就是凋零。國際性比賽是政治的一部分,Chinese Taipei這個名字政治意味極度濃厚,因為他是當時是妥協的結果,但是在今天很明顯的早已經不符合潮流。這名字未來被改掉的可能性還是很高,或是一直有人每次奧運就會提起。

dolin66

至於指責國民黨名字取錯,當時歷史的氛圍是,「世界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所以當時如果國民黨真的用「台灣」等名義聲請做為國際奧會的名稱,不是自己承認自己隸屬於中國?會稱做「中華台北」,意思是首都在台北的中華民國,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憲法裡的國號應該還是中華民國吧!我一樣不喜歡國民黨在台灣亂七八糟的作為,但不表示他做的所有事,都是十惡不赦且打壓台灣的作法!

Yves Yen

我真的不知道這些老是在講以前如果用台灣現在就沒事的人,到底是活在哪個平行時空?如果今天不是中華台北是台灣,中國一定用盡全力要求更名到成中國台灣,跟香港一樣,有比較好嗎?

小鐵

我先說,不認同KMT,不代表我認同DPP。因為現在兩黨的作法就是置之不理,並強烈要求人民維持現狀,所以才會有對於正名公投如此污名化的情況。因為藍需要綠,綠也需要藍,只要把一切都操作在藍綠對決,不論是藍或是綠都會繼續有飯吃。這就是在上位者要操縱人民的方向,而我非常非常不能認同。

當時的氛圍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問題當時世界的氛圍也不是沒有其他政治關係複雜的其他國與國,只是當他們選擇了為自己的立場奮鬥,而非一直忍讓而退卻,才能朝著終有一天替自己正名、不被另一個政權控制的下場。

這真的很困難,也不是每一個如此奮鬥的國家/地區都會成功,但是若一直委屈求全,甚至強壓自己發聲的權利,就真的不會成功了。代價真的很高,如我文中所說,我實在也很不希望以運動員的權益作為賭注,這真的是非常非常困難的問題。但在這樣的事件裡我最不想看見的,不是到底公投過不過、到底能不能正名,而是在很多意見裡,彷彿我們連提出想要正名的聲音都會被批評,彷彿我們天生就不應該替自己的權益爭取,這都不是民主社會應該出現的。

Weak貓

不管想講什麼
事實就是...
不用Chinese Taipei就別想參加國際賽
管你28萬人還是2800萬人聯署
請學會看清現實 活在當下 不是那邊作夢
真不爽就麻煩那些想證明的
讓國家強盛到其他大國願意正眼看待
甚至把你跟對岸平起平坐
講話才有聲音 不是那邊整天自嗨
甚麼日本人支持台灣正名就覺得可行??
不要笑掉別人大牙了

Nash Kuo

多去爬爬最近的文吧!搞不懂怎麼現在還有人又搞不清楚前因後果,被政府洗腦。

野猿新之助

拜託,光是國家名稱在台灣都不能取得一個共識了
為什麼要把政治角力的後果讓運動員承受?

想搞請先去搞改國號 國旗公投,別只會拿運動員的前途當舞台

小鐵

所以問題是「國家名稱」,我們到底是不是一個國家、想不想要當一個國家、又想當一個用什麼名字的國家。

我完全支持正名公投,但我完全不支持只是為了政治鬥爭而無視他人需求的正名公投,當然更不會支持讓運動員送死的正名公投。但是若要因此就說正名公投就是一場笑話,那我不接受這種說法。生存在這座島上的人,永遠都要知道正名對我們來說也許很遠,但絕對是需要了解的事。而不是像戒嚴時期一樣,遮住眼睛就當作看不見。

許祺杰

“現實很可怕,又痛苦,但也是唯一可以好好吃一餐的地方,因為現實世界是真真切切的。”

《一級玩家》

SS23

其實很多人是想藉機修理KMT,型碩出KMT的無能與愚昧。沒辦法,當時KMT完全執政,就得完全負責。但嚴格說來也只是名字取壞了,不然當時台灣的國際政治實力一樣得面對老共,當時的困境現在的人不能故意忽略。

如同父母為了生男生,把女兒取名招弟,偏偏弟弟沒著落,卻也沒耽誤對女兒的栽培。女兒長大後事業有成,美麗出眾,想申請改名卻發現困難重重(當然在台灣改名很容易,現在只是舉例)。
她可以持續正名運動,也可以怨懟父母取錯名,更可以忽略這歷史糾結持續發展自己領域的事業。要怎麼走,要怎麼想,都不要偏離人性,不要後悔。

奧運會籍改名似乎跟在台灣改名字有很大的差異,後果也不一樣。請參考一下文生大叔在FB轉貼的文章
https://www.facebook.com/rur..

blacktead

只能說蔣先生洗腦洗得很成功呀! 跟大家現在都在罵KMT,為何當初要退出聯合國一樣。XDD 從以前到現在,我們多數都是: 無視國際環境的現實,只會相信政治人物的說詞。(攤手)

SS23

我很希望公投過,要求這個政府去申請改名,讓大家見識這個政府比老K強太多了,絕對不只是會說而已。
老K那一套不行了,臺灣人民不買單!

Melody Huang

個人的名字可以改啊

愛情少尉

不就是選舉到了,
甚麼言論自由民主價值,
說簡單一點就是台獨意識選票提款機。
台灣內部要公投ok啊,
問題是這公投對國際運動組織有意義嗎?
有意義嗎? 有意義嗎? 有意義嗎?
你公投用愛發電, 就有電了嗎?
最後還是中部人用肺在發電吧?
只能確定搞下去,
這幾年國際賽事大概都不會有台灣運動員出現,
偉哉民進黨~

小鐵

只是為了選票、為了政治操作而出現的統獨議題,我完全不支持牽扯到運動員身上,這不是民進黨的問題,是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問題,這兩黨的想法就是,只要把一切留在藍綠之爭,就永遠會有藍營支持者和綠營支持者買單,這樣藍綠都能繼續生存,對於這樣的操作我百分之百不認同。

但是公投有沒有意義?當然有。因為我們就是生存在一個政治關係這麼複雜的地方,政治不是遮住眼睛就當作看不見,是每個人在生活中都不得不承認並接觸的事,不然就只會被想要握有權力的人當成白痴來操弄,而當全國多數人都是白癡的時候,就枉費我們擁有「民主」這個得來不易的元素了。

SS23

公投一定要過,才能照出政府的本事!
不走老K鋪的路,就該走出自已的路,才是有能力的政府。
而不是邊走老K的路邊罵老K,這樣不就只是否嘴砲而已!

Yves Yen

Ss23可以去領500了。

愛情少尉

民進黨現在的操作就是已經影響運動員和賽事了, 扯國民黨會不會太遠?
你公投很神聖,
為了少數台獨份子的“微小”政治利益, 犧牲多數運動員努力爭取成績的機會,
這不叫民主價值, 叫犧牲運動員利益。

SS23

To:Yves Yen
我很單純
若走老K的名字,就認了不要哭夭
若要走自已的路,就拼了不要後悔

既愛哭夭又不敢走新路,最無恥!
這樣還能領500嗎?

Rex_Hsiao

同意...
這一切就是台灣最愛的政治操作,為了下一次選舉鋪路!!!
看看當初我們支持那些熱血青年推動的太陽花學運,以為能為腐敗的政府社會帶來新的風貌,結果...不出幾年都看到是為了往後政治之路在鋪建知名度之行維模式!!
台灣就是這樣,過度民主,不懂自制,需要的是相制抗衡,而不是對立攻擊!!!

小鐵

這一點我必須反對你。

我不認為替政治之路鋪建知名度是什麼錯誤的做法,因為很遺憾的,對於參政,在台灣需要投票,而以台灣的選舉生態,沒有知名度就是死路一條。太陽花學運的訴求到今天都還在繼續發酵,最糟糕、也是我最不齒的是,許多媒體至今都還在用有色眼光看待這一切,所以對於這些太陽花世代的社運參加者始終沒有中立報導。

我並不是要說太陽花世代就完美無缺,但是從你這樣的評價就可以看出,在許多人眼中,並沒有看見太陽花學運相關人士真正做的事,這是媒體自甘墮落的問題,也是讀者選擇的問題。

回到我要說的,台灣並不是過度民主不懂自制,而是因為頂著民主之名,卻還有許多人因為畏懼民主而不知如何使用或看待,比如任何有權力的人,都害怕人民的意見會淹沒他們的權力,因此他們用錢、用權,去壓抑人民的聲音,人民已在各種洗腦和恐嚇下,對於透過民主方式表達人民訴求這件事情多有不實際的恐懼,不否認有的聲音是濫用民氣,但弄到許多只要不符合自己的意見就扣上民粹之名,實在不是一個適當的討論方式。

民主不會有過度民主的問題,因為民主本來就是認同並尊重各種聲音的存在,只是無理的聲音會被有效限制,因為得不到多數民意的認同,如此而已。這取決於人民如何選擇與思考,而不是禁止這一切、或是污名化這一切就可以解決。

(圖片來源:籃協提供)

你、或者你身邊認識的人,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其實你不喜歡這份工作,也許不喜歡公司名字,也許不喜歡老闆,也許不喜歡工作內容,你有一個夢想,那個夢想很自由,但你不確定那個夢想能不能讓你溫飽,待在這個不喜歡的工作,至少他給你還可以的薪水,以及勞健保。

 

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在有一個情況是這樣,有一個小島,島上有些人覺得「為什麼我們不能用我們自己這座島當名字,而要用隔壁那個整天找我們麻煩的國家的名字再套上我們島上某個地名當成我們的名字?」

 

實情就是,不管我們有多少人,希望可以用「台灣」這個名字,但是只要一牽涉亞奧運、一牽涉國際賽,根據當年那個協議,我們就是得用「中華台北」這個充滿濃濃政治味且自我矮化的名字。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為那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看著一個自己說叫做「中華民國」的「國家*」不知道在凹什麼,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直在爭取屬於他們應有的權利。

 

好像也沒錯。因為真正擁有那一塊不管是秋海棠還是老母雞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是中華民國。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所以當那個只退到一個島上的中華民國不想用他們實際擁有的這一塊領土命名,非得要跟那個實際擁有「中華民國領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搶這個名字、然後簽下那些「協議」的時候,就注定會有這些複雜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卻很難、很難、很難找到答案。

 

就像這次東亞青運,真的是因為什麼正名公投才被拔掉主辦權嗎?不是。去看看東亞青運的會員國吧。中國、日本、南韓、北韓、蒙古、香港、澳門,以及,「中華台北」。

 

不管是「台灣」還是「中華台北」,不能主辦的原因不就呼之欲出了嗎?

 

我們當然希望我們自己的運動員們,能夠有出國比賽的機會,能夠有在國際賽替自己爭取成就的機會,可是現在很現實的是,如果我們想要擁有這些權利,我們的運動員就是要披著「中華台北」的名字,就是不能以「台灣」的名字出賽。這個「中華台北」,就是那個名字、老闆、工作內容或許不喜歡,但是能給我們基本薪水和勞健保的公司。

 

我們(有些人)希望能擁有以台灣為名的自由,但這個自由代表的,就是我們有可能會失去這份提供基本溫飽的工作和勞健保,這就是理想與現實的差異。

 

我無比希望我們能用「台灣」的名字,不要用「中華台北」,但我又非常不希望我親眼看過的辛苦的運動員們失去他們的舞台,而他們的舞台全部都要在「中華台北」的名字下。

 

這個問題就是這麼無解。

 

只不過,我們既然是民主社會,就應該尊重各種聲音,我自己是理想主義,但我尊重現實主義,因為對於很多人來說,工作的遠景本來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養家活口的現金。就像我也真的能理解並認同的是,對運動員來說,不論背著什麼名字,能替自己或自己身邊的人、支持自己的人爭取榮耀,才是最重要的。

 

而不是我喜歡中華台北,所以覺得所有高喊「台灣」的人都是白癡。或是我喜歡台灣,就覺得所有抱著「中華台北」的人都是智障。

 

我只是覺得,沒有任何一個人的聲音應該被封閉,同時即使難度很高,任何一點小小的希望之火都不應該被冷漠捏熄,就像很久以前,我們都覺得黃種人血統離NBA好遠,所以當陳信安去挑戰美國的時候,我們不是支持,而是祭出球監。我們不想讓他的夢想萌芽,但是如果沒有陳信安,哪有田壘、哪有張宗憲、哪有周儀翔、陳盈駿、吳永盛、林庭謙、高國豪?

 

很多事情難度很高,但既然我們是民主社會,就不應該連討論的可能都沒有,就像我認為三十幾年前,講什麼話都要被管控,那個時候的人應該從來沒有想過國民黨有失去政權的一天,但正因為我們是民主社會,所以我們擁有對抗高難度的權利。

 

什麼聲音都有存在的意義,但真正能留下來的聲音,絕對是用腦好好思考過的聲音,而不是邏輯爛、不用腦、不念書、不尊重專業被帶來帶去的風向。

 

願我們每個人,都能真正思考民主帶給我們的意義。願我們堅信的某個立場,都是好好用腦自主思考後的產品。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