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Review》布魯克林籃網──奈落之底的反彈

籃網去年經歷了球季戰績最差的一年,手上的狀元選秀權還得奉送給其他人,對一個低糜中的球隊,這是最糟糕的劇本之一。任何一個有改革決心的隊總管遇到這種情況,都會積極考慮送出手中的球員資產來換取一個更...

作者:Joe Chien

請繼續往下閱讀

Riley

今年最常處理關鍵球的Dinwiddie經常以超遠距離三分球來解決,但是他在關鍵時刻的整體命中率只有40%左右,事實上其他隊友像Russell (64.3%)或Crabbe(54.5%)

對於作者文中這段數據有些不解?
想請教Joe Chien兄,您上述的“關鍵時刻”是NBA官網所預設的定義(最後5分鐘,分差5分之內)嗎?
如果真是如此 那麼引用的數據就太離譜了!

依據NBA官網所預設的定義(最後5分鐘,分差5分之內)下,
Dinwiddie:34.0%
Crabbe:33.3%
Russell:33.3%

Joe Chien

Hi Riley,
我這邊補充一下說法,這裡關鍵時刻用的是"Clutch squared" eFG%。
從下面這個網站可以查到:
http://stats.inpredictable.c..

球隊選擇BKN,就可以看到籃網隊的表現。而我提的數據是Cltch2。
All Field Goals 的數字點進下,還能看到所統計每一球的表現。而Dinwiddie 的三分不少都是大於25呎的距離。

我是覺得這比較能看得到真正關鍵時刻表現,也比較不會被洗數據。

但是Mozgov 顯然不想等。在選秀會之前,Mozgov的經紀人不斷的向球團表達不滿Mozgov被冰在板凳的配置。而Mozgov在與球團、教練的溝通都無效之後,雙方關係最好有個立即的決斷。兩天後,Mozgov隨即收到球隊已經敲定將他拿去交易換成Dwight Howard的消息。

Dwight Howard還剩最後一年2380萬合約,不過交易之後卻傳出買斷消息,而買斷金額只讓籃網從中少了550萬。雖然如此,籃網還是負擔得起這份一年的買斷合約,而且合約到明年夏天就結束了。相較於原本Mozgov的兩年合約,球隊等於提早將明年夏天的薪資空間給整理出來,可用薪資更為寬裕了。

明年夏天時,籃網隊帳上的保證合約將只有1675萬左右,這包括以前Deron Williams的買斷合約,以及Harris、Musa、Kurucs三人的合約在列。就算加上Jarrett Allen、LeVert球隊選擇權的新秀合約、以及幾乎確定會執行球員選擇權的Allen Crabbe,那全部加起來也才到4025萬。因此屆時籃網還有6000萬左右的薪資空間可以簽人,這幾乎能簽下兩位頂薪球員,至於正值合約年的Russell、RHJ也有鳥權可以無視薪資上限留下,明年籃網的補強幅度預期將會相當可觀,而且那也將是Sean Marks總管任內的最後一次夏天的表演。


3. 為何選擇要交易林書豪?

以2016年夏天籃網的情況,簽下林書豪主要是為了填補控球後衛的位置,球隊需要他在場上的表現。但是林書豪由於大腿肌肉拉傷只上場了36場比賽,雖然時間不多,但他證明了自己有在聯盟先發控球的能力,這是很好的收獲。Marks很敢從球員中挖寶,他可以發掘Kilpatrick、Dinwiddie甚至Joe Harris (雖然他是因為助理總管Trajan Langdon)這類功能性很好的球員。

但是林書豪在本季的第一場比賽裡就不幸發生了右膝髕腱韌帶斷裂的重創,這使得他在這一季提早劃下了休止符,聯盟生涯也很可能就此蒙上陰影。所幸由於球隊在夏天時補強,籃網還有Russell、Dinwiddie以及LeVert可以負責控球的工作,以至於這季戰績沒有再重蹈覆轍,而且打出了更進步的表現。

當球隊的控球資產越來越多,未來天賦貧乏的籃網勢必會面臨交易的選擇。事實上騎士曾開價以他們的首輪選秀權想換走當紅的主力控球Dinwiddie,但是或許順位不高,而且球隊也還需要Dinwiddie的戰力,籃網終究沒有答應。而Russell 或LeVert這兩位還在領新人合約的年輕後衛更是沒有放走的理由。

也因此,林書豪成為誘因最大的交易對象,尤其他最後一年1250萬的合約在交易市場上非常好用。在這個非賽季期間,林書豪與Dinwiddie的交易謠言四起,不管是否媒體的造謠升勢,前來詢問交易的買家讓Marks無以閒暇。但總算,出現了一個球隊想要的交易提案:金塊的首輪選秀權以及Kenneth Faried為首的交易包裹。但球隊剛買斷Dwight Howard以及續約Joe Harris,沒有多餘薪資空間。為了能夠接受交易,球隊必需額外清出薪資空間才可以。

就這樣,林書豪隨著1250萬的合約與兩個次輪選秀權被送到了亞特蘭大老鷹,換來一個形同空氣的新人簽約權,因此得到了足夠的薪資空間,然後球隊再把目前戰力外的年輕後衛Isiaah Whitehead送到金塊,換回金塊的首輪選秀權、以及Kenneth Faried與Darrell Arthur。

這枚金塊的選秀權雖然有前12順位保護,但如果它能夠低於20順位,就將是籃網隊自從2010年以來順位最高的首輪選秀權。而伴隨而來的Kenneth Faried也正好能夠填補籃網禁區缺乏的拚戰能力,以結果論,這樣的交易看起來並沒有錯。

那麼問題在哪裡?如果放大來看,主要是這兩年林書豪在籃網的革命情感,以及一些非場上的影響。Caris LeVert就是這兩年穩定成長的球員,日前對於交易也發表了看法,他認為林書豪就像大哥一樣,與Whitehead的感情也不錯。只是在商言商,終究會有離合聚散。林書豪也有他的球迷影響力,只是在無法上場的情況下,讓球迷連續兩年的台灣之夜都以落空收場,對於票房的吸引力也降到了低點。才剛入股的蔡崇信也說林書豪是他最喜歡的球員,但他只能尊重Marks的決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