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8
作者:文生大叔

[WIT] 捍力克(Luke Heimlich)早該結束的臺灣之旅 2018週記之32

我不贊成捍力克在臺灣比賽,不管在二軍還是一軍,都一樣,就算他很可能明年就會在大聯盟的球場上威風八面,也一樣;這不是什麼高道德標準,而是有些事情必須有個原則,如果不起訴的、無罪的選手全都要被排除在外,憑...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不贊成力克在臺灣比賽,不管在二軍還是一軍,都一樣,就算他很可能明年就會在大聯盟的球場上威風八面,也一樣;這不是什麼高道德標準,而是有些事情必須有個原則,如果不起訴的、無罪的選手全都要被排除在外,憑什麼一個認過罪定過刑的選手卻可以領高薪上場比賽?

酸文廢文還有偶爾的囉嗦文, WIT就是每個星期的What I Think。

Lamigo Monkeys Facebook @LamigoMonkeys

首先簡單說明一下認罪協商的意思。

認罪協商就是被告與檢方協議認罪,以換取較少的罪名或是較輕的刑責(或兩者皆有);也就是說一但接受了認罪協商,被告就是有罪定讞。

有罪。

如果我對認罪協商的說明有疏漏,還請真正的法律專家不吝指正。

那有沒有可能完全無罪的人,因為怕打官司可能會輸,怕打輸了的罪刑嚴重,而在檢察官和律師的分別引導之下,為了避開可能的重罪,而承認了完全沒有的罪呢?

當然有可能。

力克是不是這樣的例子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有人要用可能存在的這種特例來為他開脫,我無法接受。

2012年8月,16歲的力克在華盛頓州接受了認罪協商,承認自己曾經猥褻了6歲的姪女;根據檢方的認罪協商,他的犯行是『用手指觸碰了姪女用來上廁所的部位,內外側皆有』。

如果翻譯成臺灣的說法,這樣的犯行大概會被媒體稱為『手指性侵』;而同樣根據雙方的認罪協商,這並不是單一次的犯行,力克的犯行時段起自2009年9月,一直到2011年12月結束,時間長度超過2年,被指控的猥褻次數是2次。

換句話說,在這件事第一次發生時的2009年,力克的姪女只有4歲。

根據波特蘭論壇報的報導,力克是全家8個孩子中的一個,而祖孫三代所有的小孩,都由力克的母親在家一起教養成長,直到進入高中為止。

他的大哥曾多次質疑他猥褻姪女,但力克堅持否認;後來哥哥和前妻,也就是姪女的生母,決定一起將女兒所陳述的情節報警處理。

這個案子並沒有進入法庭攻防,是因為力克的律師認為法官會傾向偏袒年幼被害人的證詞,而如果官司敗訴,力克將會被判刑關入未成年保護管束40週;這40週會讓他錯過高中球季,連帶也影響到他的大學獎學金。

Ralph Lauer / AP Photo

因此力克的父母在和他商量之後,同意接受認罪協商,將兩項控罪減少為一項;而認罪協商的代價,是力克必須接受轉向輔導、必須寫信給姪女為自己的犯行道歉、必須接受兩年的性犯罪治療,並被註記為性犯罪者。

力克始終堅持自己絕對沒有做出認罪協商中所承認的犯行。

力克的父母始終堅持他絕對沒有做出認罪協商中所承認的犯行。

力克在華盛頓州的性犯罪者註記,在認罪協商5年之後的2017年正式結束,他的未成年犯罪紀錄應該從此被封藏。

2017年力克正在奧勒岡州立大學就讀,同時也是棒球校隊的王牌投手,華盛頓州的性犯罪紀錄雖然被封藏,但是奧勒岡州的相關法律不一樣;在奧勒岡州,性犯罪者必須終身被註記,不得取消,也因此力克的未成年犯罪紀錄才被公開。

在後續的訪問裡,力克的父親曾告訴論壇報如果可以重來,他可能會換一個律師;但力克卻告訴紐約時報如果時光倒流,他未必會改變認罪協商的決定,因為他不希望法院的唇槍舌劍傷害到姪女。

2017、2018連續兩年的美國職棒大聯盟選秀加起來,一共有2,429名選手被大聯盟球隊用選秀權挑選上,沒有任何一支球隊選擇了力克。

而這兩年和力克一樣,都隸屬於美國大學棒球太平洋12校聯盟的臺灣小將林家正說,力克是他這兩年碰過最厲害的投手。

力克的父母親在2018年7月20日於網站上張貼了一封公開信,再次強調自己始終堅信力克的清白,而當年選擇認罪協商,是因為不希望6歲的孫女經歷法院攻防,也怕檢察官與律師的反覆詰問會對孫女的成長造成影響。

然後現在力克到了臺灣,據說和Lamigo桃猿隊簽了約,因為Lamigo的劉玠廷領隊認為,力克『第一輪的身手卻沒有舞台發揮是很可惜的!』(2018/08/07自由時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