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裕章到捍力克 原則與沒有原則

又是一個,非常有爭議的事件。 新聞稿是這樣寫的,大意就是Lamigo簽下來自Oregon State University的NCAA大學強投Luke Heimlich,中文名取為「捍力克...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雷爺

拿中山裕章比悍力克個人覺得有本質上的差異,小弟的拙作只是要用中山裕章回歸之路的辛酸來反思我們是否有完整的進場機制,而不是簡單一句「優秀的選手需要舞台」就能打發。

而且中山裕章是被判處有罪,不是認罪協商,不是不起訴,也不是無罪定讞,而是有罪。

至於中華職棒雇用中山裕章,小弟的拙作有提到:
「日職聯盟在解除中山裕章的封殺後,還行文給其他國家職棒表示中山裕章已經解除封殺。」代表中山裕章在身分上沒問題,因此中職允許登錄中山裕章個人認為並沒有任何問題,更何況有關於洋將前科的條文還是在中山裕章入團後才明文。

大家都提中山裕章,其實還忘了一個人,當年中信鯨隊的日籍捕手杉山直樹也是犯下刑案被球界驅逐來台灣。

小鐵

感謝編集長,你那篇文章真的讓我感觸很多,有合理制度的地方,什麼事情就是照規定來,總是不搬出明確制度的地方,就是什麼決定看起來都很模糊。

還是感謝你的資訊。

雷爺

嚴格上來說,當時日職也不是真的有進場機制。很多時候都是事件發生之後,再來研議辦法。 

我個人很贊成落合博滿的觀點「要切割中山裕章很容易,但是考慮到未來的事情還是需要一個給他回歸球界的配套措施比較好。」

xo

補充五個字,少年犯/輕罪。不過,我太太說不管誰摸我6歲女兒她都不會原諒。唉唉,情理法看角度的。
我是覺得最後不會用啦,光想到

xo

會長的英明就覺得佷心安,不會有什麼意外的。

小鐵

少年犯的確是輕罪,但犯行在女童身上絕對是重罪。

當然,我沒有百分之百確定他絕對有犯行,我也相信無罪推定,但不管怎麼樣,他就是接受了認罪協商,又因為不同州的法律而存了案底,這是絕對不應該被忽視的。

leeway0524

就算是年少,也不代表對性侵懵懂無知,不代表一定缺乏與成人相同的判斷力,您大可問問國中小孩童,什麼是性侵?可以恃強凌弱性侵嗎?所以15歲一定缺乏與成人相同的判斷力嗎?更何況若性侵是輕罪,那大部分的犯罪都只能算是微罪了吧?這樣要怎麼教育小孩?法治觀念豈能不崩壞?
每種犯罪的類型、惡性不一樣(對我來說,原諒偷竊犯比原諒性侵犯的門檻低,原諒過失犯的門檻也比故意犯來的低),應該視個案情況判斷,以15歲的高中生來說,不可能對性侵懵懂無知,性侵也不可能是過失(單指本案),更不可能對被性侵者的年齡、身份、雙方體格、有無足夠的反抗能力毫無認識對吧?
我願意原諒玩火過失燒死父母的幼童,但真的很難接受「才15歲(已經唸高中)的性侵犯(對性侵有足夠認知,藉由身份、體型恃強凌弱的故意犯),只因為未成年(這是事實)所以就該被原諒」?

SAM803

同意,美國16歲就能考照開車了,難道我們可以認定15歲沒有足夠的認知能力?

彭恰恰

我的觀點各球員的差別,在於犯罪的時間點
可以觀察到以上提及的各球員
只要事件發生於任職期間並且鬧上法院者
那相對被球團容忍的就很少,除非單純私德(也有特例EX:林志祥)

彭恰恰

以上皆是在成年情況下發生為主

小鐵

可是,如果所謂判斷的原則是「犯罪時間點」一點也不合理啊。難道會因為時間點不一樣,就認為犯行不一樣嗎?

已經被抓到的捍力克,跟直接被抓到的郭修延,難道分得出誰比誰無辜嗎?

與其分辨捍力克、陳禹勳和郭修延的犯行時間點,我還寧可相信Lamigo是因為他們戰力的優劣才出現是否砍人的差距。

彭恰恰

絕對不是,老闆出薪請你工作但是不代表可以管你家是不是有小三開除你
尤其前陣子工會還想要上升至勞動部給予保障

彭恰恰

畢竟若是以這樣的觀點和立場去處理這些案例時
那就跟"我們有我們的玩法"畫上等號
如果一旦將這"玩法"在關心棒球者心中免費洗白
那此同好者,等同默許資方可私刑化處份球員
若碰上痛恨工會的資方,讓它更能輕易私刑工會球員消失在職場
請各位先進在這上面多多再次省思
誠摯拜託各位

彭恰恰

本人雖然曾在文生大叔的專欄批評過工會之不是
但是不代表小弟對於工會存在之必要及重要性
事事上常相互牽動,因此個人對於悍力克這事件在多日思索後
對排除悍力克尚持保留態度
較為推薦增設各項要求和約束條款,為他過往事件彌補

小鐵

沒錯,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球團(Lamigo)更應該趁這個機會解釋自己的底線在哪,我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球團就是覺得我可以不看球員過往的紀錄,只要他該服的刑罰結束,我就視他為一般人,就像更生人的工作權益一樣。

但絕對不是明明要用這樣的觀點,卻又想出來說明自己是多麽高道德標準,或是一直搖擺不定,讓球迷非得去辯解捍力克和郭修延的差距到底在哪裡。

keigo

未成年 跟 成年 還是有差吧

小鐵

未成年的確值得減輕量刑,但犯行對象是女童,卻絕對足以加重量刑。

對象是女童這件事,在任何人身上都絕對是嚴重且讓人髮指的犯行。

SAM803

有沒有差? 我覺得還好...我15歲也知道不能亂摸女生的身體

更何況美國16歲就能考照開車,我們能那麼簡單的用成年未成年來區隔性侵犯是不是就因為未成年就沒有犯罪認知了嗎?

youuyouu

何老大雖然不肯配合放水, 但是與這些人沾上邊, 興農馬上就切割了, 只能說交友真的要小心, 同桌吃個飯都可能無辜被咬進來

查理布朗

冒昧補充資訊,目前可能阻擋捍力克來台獻技的霸王條款應該是根據中職聯盟規章第7章第94條規定,「外國籍隊職員凡曾有犯罪、重大違紀、賭博、鬥毆或其他影響職棒健康形象之不正行為者,經聯盟查證屬實,球團必須立即停止聘雇。」,不過這條是2003才修改的(季初季末),中山裕章和杉山直輝都是2002年來台,除非確認中職在2003修改規章後,仍然同意中山登錄,不然以此例指責中職立場沒有原則似乎不太精確,一定拙見請參考

查理布朗

括號有漏字應該是(季初季末未明),不好意思

小鐵

我覺得這還是有某種程度的先入為主,你一開始認為這個人是沒有問題的,根本就不會用這一條規則來審查他,而在這一條規定出現以前,什麼有損形象也都是自己的主觀認定,就拿中山裕章來說,他的確出現在有這條規章以前,但如果當初聯盟有認為中山裕章過往的經歷有損聯盟形象,那就算沒有這一條規章,還是會用其他方式來審查。

這就是一個沒有明文規章、凡事靠風向與印象決定的團體會發生的事情。

我認同你所謂因為前後有無規章的差距,造成捍力克和中山裕章某種程度上有所不同,但我要說的重點是,不論規章是否明文規定,多年以來我們就是會在類似的事件上出現不同的判決,因為我們一直都不是一個講求白紙黑字、認定規範為重且秉持原則的民族。

查理布朗

感謝小鐵大的回應,拜讀之後獲益良多,不過我想要簡單補充幾句:

先說我同意中職聯盟在許多事情上沒有遵循原則,例如旅外優秀球員的設置、新人王資格的變更上,人治意味斧鑿的痕跡就很明顯。

但就事論事,像您提的「我覺得這還是有某種程度的先入為主,你一開始認為這個人是沒有問題的,根本就不會用這一條規則來審查他」這段文字,其實我覺得似乎驟下定論,以中職過往依照提出身分照會的標準流程,進而發現Jesus Colome、Runelvys Hernandez或是Kyle Simon各有無法出賽理由的例子看來,聯盟對於洋將或洋教練的審查很難說因為風聞此人有問題,所以刻意審查,而是透過照會先行取得相關資料後再來判斷有沒有適用的空間,所以我認為「聯盟其實有對每個來台外籍球員教職員進行審查」似乎會較為準確。(補充一下,根據聯盟說法Luke Heimlich的情況是因為他沒有打過職棒層級的比賽,無法透過身分照會取得資料,才會由Lamigo提出相關文件)

此外,中山的例子我覺得更加說明聯盟是有原則的,以編集長提到的「日職聯盟在解除中山裕章的封殺後,還行文給其他國家職棒表示中山裕章已經解除封殺。」的資訊,代表中山裕章在照會時身分上沒問題,假設當時也沒有中職聯盟規章第7章第94條的規定,請問該使用哪個理由限制中山的登錄與出賽?照我看來,聯盟尊重自己的遊戲規則,在沒有理由限制的情況下,就同意中山的登錄,事後為了防止類似爭議而修改規則,才是尊重法治有原則的作法。

小鐵大您說的「如果當初聯盟有認為中山裕章過往的經歷有損聯盟形象,那就算沒有這一條規章,還是會用其他方式來審查」如果成真,才是聯盟沒有原則的證明,而且也不能直接把斬釘截鐵地反推當初,聯盟是因為認為中山裕章不會傷害聯盟形象,所以才允許登錄。

簡單地說,聯盟在處理中山裕章的登錄時,照著當時規章的明文規定走,放行;在處理Heimlich的時候,也是照著現在規章的明文規定走,禁止(原本看來是,不過後來新聞報導已經改為審查中)的話,我就會認為聯盟沒有原則前後不一的問題,而是他的原則與小鐵大認定的不同所致

一點淺見,謝謝您

小鐵

是的,我了解你的說法,我相信你也有看懂我想表達的意思。

只能說這永遠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職業球員的社會責任,一直都不會有一個完整的標準,只能從每個人的需求去提出一點意見。

還是非常感謝你的回應,真的感謝。

fb - 黃豪志

好文,很多人總是只有立場,沒有原則。而更多人則是要求別人很多,而寬容看待自己,一群俗人罷了。

fb - 林子宏

有關這次事件的文章 這篇是所有運動視界裡 最公正不谝頗的一文

fb - Kelly Cheng

拜託....看他這張帥臉.台灣可是有一堆ㄈㄈ尺等著要讓她性侵呢!
高道德標準?
中職的道德標準.只要看下文中這批人現在在哪裡打球就知道!
----
喝酒、沾腥?中信兄弟大整頓真相 傳又是假球!
2017年11月08日 中時電子報
球季結束更大刀一揮砍7人。除了先前傳出的不服洋教頭、比賽喝酒、桃色糾紛,現在更傳出,讓中信球團不得不大整肅的內幕,其實又跟假球有關。
據《壹週刊》報導,中信球團這波大整肅的起因,是有司法人員點名有球員「可能有問題」,提醒球團要注意。
中信球團掌握,林智勝與「可疑人士」密切聯繫,雖沒有直接證據,但之前雨刷集團簽賭案件,林智勝也曾被牽扯,加上中信無法忍受再一次假球風暴,因此雖未直接斬了大師兄,但選擇冷凍他。
鄭達鴻則是遭球團掌握與曹錦輝見面,吃完飯後到制服店續攤;「小飛刀」陳鴻文則是經常換車,前陣子更換了一台400多萬元的中古賓利,中信球團認為他交友複雜。
而投手林煜清同樣有操守傳聞,球團質疑他「實力和表現有差距」,甚至有管理階層對林嗆聲「不要以為你在幹嘛我不知道!」。
而蔣智賢與張正偉,雖被桃色糾紛纏身,但真正讓中信開鍘的原因是和林智勝走得近,也有「不好的傳聞」被掌握。

4年前賣掉象隊 洪騰勝:涉賭讓人灰心
2018-03-08 聯合報
兄弟象當年有一半球員捲入涉賭事件,是「職棒之父」洪騰勝決定賣掉球隊主因。 聯合報系資料照
兄弟象隊4年前賣掉球隊,由中信集團接手後改名中信兄弟隊,有「職棒之父」稱號的兄弟飯店董事長洪騰勝今天表示,當初出售球隊很不得已,隊上一半球員涉賭讓人灰心,有好的買家不如賣掉。
象隊在2013年12月3日公布新東家,由中國信託銀行贊助的華翼育樂公司接手球隊,董事長洪瑞河對外說明的理由是「不堪虧損」。
洪騰勝強調,組頭力量太大,侵入球隊無法理解,洪瑞河疏於注意,他說:「我們只有一間飯店,1年花在球隊6千萬元,左手從飯店賺的錢,右手就花在球隊,本來是球迷最多的球隊,怎會弄到涉賭,不如賣掉好了。」

又是一個,非常有爭議的事件。

 

新聞稿是這樣寫的,大意就是Lamigo簽下來自Oregon State University的NCAA大學強投Luke Heimlich,中文名取為「捍力克」(題外話,其實Heimlich這個字就是大家熟知、清除呼吸道阻塞的急救法「哈姆立克法」的單字,取於發明者Henry Heimlich醫生之名),捍力克現年僅22歲,是183公分、90公斤的左投,高中是華盛頓州的明星投手,以11勝0敗,防禦0.66的成績稱霸華盛頓州,大學也是奧勒岡州大的王牌強投,2017年的大三球季投出全國最佳的0.81防禦率,2018則是15勝1敗、防禦率2.42,連續兩年都是Pac-12的最佳投手。

 

除了名字很有趣以外,超強身手當然是吸引眾人目光的原因,但大家更有興趣的是,這麼一個球威十足的強投,又只有22歲,為什麼沒有留在美職系統,反而要飄洋過海來台灣討生活?

 

一查才發現,捍力克曾在16歲、也就是2012年時接受認罪協商,承認自己對年僅6歲的姪女有猥褻行為,並非單一犯行,被指控的另一次犯行是在2009年,當時姪女只有4歲。

 

根據認罪協商的內容所述,捍力克在接受認罪協商後,必須接受轉向輔導、接受性犯罪治療,但是他不必因此服刑,並在五年後(2017年)可以結束協商,未成年的犯罪紀錄可以封存。但那是華盛頓州的判例,由於捍力克後來在奧勒岡州大就讀,奧勒岡州的法律是,性犯罪者的前科需終生註記不得取消,而捍力克又因為一次烏龍的錯認居民程序,導致他必須重新登記註冊,所以這個原本應該被封存的身分註記才會曝光。這造成的結果,就是雖然捍力克當初接受了認罪協商,但他並沒有從這個選擇中得到釋放,2017和2018年照華盛頓州的判例,他本該成為凡人,卻因不同的法律而讓他留底,兩次報名選秀都沒有任何一個球團敢給他機會。

 

(以上內容節錄自 《捍力克早該結束的台灣之旅》by文生大叔)

 

於是,才22歲,光看球探報告就知道絕非池中物的捍力克,就這樣飄到太平洋彼岸,以往不是沒有在中華職棒和MLB都留下足跡的投手,但即使是公認在兩地都算有成就的費古洛(Nelson Figueroa),在各種球路或是技術的球探報告上都遠不如捍力克這樣威風。

 

總之結論出來了,論技術和先天條件,他絕對不該是來到東亞的傭兵,本該持續在美國保有眾人的歡呼與期待,努力挑戰最高殿堂。但一加上這樣的犯罪背景,他瞬間就成了道德標準低下以至於葬送大好未來的輸家,就連飄洋過海,都必須接受永無止盡的道德審查。

 

這件事情也立即在各大平台造成棒球迷們的熱烈討論,嚴詞指責球團、認為捍力克有損球團乃至於聯盟形象的聲音出現,認為MLB都曾經接納過許多犯罪球員、願意給他們一個機會的聲音也出現,有舉出中山裕章當例子,說聯盟曾開過先例的聲音,也有舉出郭修延、林志祥等人當例子,說球團的確該注重形象的聲音。

 

中山裕章和郭修延,的確是在案例上最接近這次捍力克事件的兩個例子。

 

1991年,當時還是大洋鯨隊(橫濱DeNA海灣之星隊前身)主力投手的中山裕章,因為猥褻女童案遭到神奈川警署的逮捕,引發球界各種痛批,被大洋鯨開除、被聯盟封殺後,只有中日龍給了他機會,但先從心理教授的面談、從球隊裡卑微的打擊投手開始,直到1994年才穿上中日龍的球衣。

 

(以上內容節錄自涉及案件是否能回歸球場?中山裕章的懺悔之路》by 野球News 編集長)

(圖片來源:截自中職)

在2002年,領到戰力外通知的中山裕章,從日本往南飛,到了台灣尋找棒球之路的另一個出口,他來到中華職棒加盟中信鯨,成了中信鯨的主力強投,第一年就幫助中信鯨闖進總冠軍賽,但不敵尋求衛冕的兄弟象。中山裕章總計在中職待了兩年,出賽59場其中49場先發,留下25勝14敗1救援成功,防禦率2.50的佳績,更被中信鯨光榮退休,是史上第一個在台灣宣布退休、並擁有退休儀式的日本球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