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1

受身的天才,殞落的天才:三澤光晴

摔角的藝術,在於如何把摔角手扮演的角色,用身體或是其他方式把要鋪陳的故事,確實傳達給觀眾。 台灣青年小說家林育德寫了一本<擂台旁邊>,那是一本既精彩又感人的小說,他用摔角串起...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liang

看著三澤的影片,裡面都是名勝負場景!小時候一無聊就會轉檯到53台看Z頻道,雖然裡面都不是最新的摔角內容,但也才有機會看到全日四大天王 新日武藤蝶野藤波 甚至是 UWF(?忘記名字了,就是有桓原賢人 vadar 高田延彥 的那個聯盟)。三澤非我最愛的摔角手,但是他的比賽卻很難忘記,像是對川田的91虎式坐擊 對小橋的綠寶石 他遭受的烈焰槌,都是場場震撼

單單單

請問 「摔角手並不是為了『傷害對手』,或者『殺了對手』而戰。但是,如果你的心中沒有抱持著『可能會發生上述兩點』的覺悟的話,你是沒有辦法超越自己心中的恐怖感、進而使出各式各樣的摔角招式。」的來源為何??
*僅作為學術文章之用。

alonetogether

您好,
三澤光晴自傳《船出》,其中小橋回憶三澤段落。
希望對您有幫助。

sluggerwaldo

我從當年VHS還有小帶跟大帶的年代就開使開啟看摔角了,不知作者是否跟我年代相近,呵呵..
尤其最愛看全日本時期,三澤 、川田、 小橋 還有鶴田 的對抗,個個耐力都很好,尤其是小橋每次握拳準備上柱後空翻那表情,實在太有戲了...

alonetogether

哈哈,我們年代一定是相近的!

曾說過摔角就是他的一切,被人稱為受身的天才的三澤,死在了擂台上,不曉得這對三澤來說這是一種幸福,還是一種哀傷!

然而對筆者而言,那個衝擊實在太大,有好長一段時間竟不敢再看摔角。直到讀到林育德這本小說,讀到他在書中分享的知名摔角手Montel Vontavious Porter所寫給另一位摔角手Perro Aguayo Jr.的哀悼文:

我們總把明天視為理所當然,早晨開車上班工作,回家,理所當然,對吧?當職業摔角手進入擂台,我們了解也認知到危險,並且努力降低風險。但,危險永遠存在,不怕死是職業摔角眾多要素裡最字面上的描述,只是一些出眾的運動員使這一切看起來太容易了。

告訴生命裡重要的人你愛他們,撥電話給因為忙碌而忘記問候的人,人生旅程裡沒有太多時間去完成這些事,沒有人應允我們明天必然到來。親愛的兄弟姊妹,今夜,讓我們一起禱告、舉杯,去做你想做的事。

如果我突然離開,沒有機會道別,我知道我有過精彩的人生,電影般的生活,這是一場精彩的旅程。

RIP,Misawa!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