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6
作者:詹阿智

2020東京奧運志工申請 Q&A -3 當奧運志工是不是很爽,可以到處看免費比賽?!

回想2004年的雅典奧運,當時28歲的我,工作了幾年,存了一些錢;去看奧運一直是我人生的夢想,會以奧運志工的身分參與圓夢,根本是個意外。 當時只是連上雅典奧運的官方網站,研究該怎麼買票,意外看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回想2004年的雅典奧運,當時28歲的我,工作了幾年,存了一些錢;去看奧運一直是我人生的夢想,會以奧運志工的身分參與圓夢,根本是個意外。

當時只是連上雅典奧運的官方網站,研究該怎麼買票,意外看到大會在宣傳徵求志工(Volunteer)的訊息;那時還不認得Volunteer這個字,特地查了一下字典確認;花了一些時間,仔細研讀了相關的權利義務說明,發現我符合申請資格(其實也沒什特別難的條件,只要年滿18歲的人大概都符合吧!);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填了報名表送出去;直到距開幕四五個月前,接到一通電話,問我去雅典的機票住宿訂好沒?原來我已成為奧運的志工。

這是十多年前的奧運志工徵選實況,當年的我過去從來沒有擔任過志工,也不懂奧運的志工要做甚麼?真的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莫名其妙地因當地缺中文志工而被錄取,大家千萬別以為2020東京奧運也會是這樣!

那時擔任的是棒球場的語言服務志工,負責簡單的翻譯工作。因中華隊為棒球八支參賽隊伍之一,球場需要會說中文的人協助,包含賽後協助新聞中心人員採訪、協助球員藥檢等。語言服務部門中心的志工,在值勤期間,原定就是在服務中心的辦公區待命,接受上級的指示出任務;辦公室內有電腦、電視、幾張桌椅,主管會依當天出賽的隊伍做語言志工的安排,簡單說就是中華隊出賽時才會排我的班。

 


(棒球場語言服務中心辦公室&待命區)

 

身為奧運語言志工,感覺好像很威,但事實上,值勤時你大半的時間都在等候,換句話說,如果你跟你同事沒話聊,那還真是段很難熬的時間,主管也很清楚這狀況。

比較有經驗、會站在志工角度著想的主管,通常會想辦法在他的權限範圍內,不影響大會運作的情況下,讓大家不至於這麼無聊。比方說,雅典奧運時的主管,把我們跟新聞中心的人員提早配對,不等到賽後需要翻譯時才出現,而是在比賽中就與新聞中心的人員一同觀看比賽,溝通賽後要訪談選手的提問,這樣的安排,就讓志工有免費看比賽的機會。

因這段當奧運志工的日子很特別,回來後出版社幫我出了一本書,主編將書名取為"奧運不買票-我在雅典當義工的日子"(當時台灣還習慣稱志工為義工);其實這書名有點誤導,其實大部分的志工,在服務期間是看不到比賽的。

12年後里約奧運時,我第二次擔任奧運志工,被分配到田徑場的語言服務中心,需要中文翻譯的機會更少;主管體諒我們大老遠來到里約,若就只是坐在辦公室看轉播也太可憐,加上通訊聯繫軟體的普及,萬一有任務可隨時招回,於是安排我們支援管制組的志工-協助觀眾席入口管制與帶位的工作;這工作在開賽前有個巔峰期,過了之後,其實我們就可以站在入口處看比賽了。

 


(里約奧運田徑場語言服務中心待命室)

 


 

總結,其實大部分的奧運志工,在值勤期間是無法邊看比賽的,尤其若在選手村、媒體中心、機場等地工作,更是連比賽場地都看不到,所以大家請不要有過分的想像,想透過擔任志工來看免費的比賽,能邊工作邊看比賽真的是少數,若被分配到這樣的工作要很感謝,若你真的很想看某場比賽,建議可以跟主管商量,那天是不是就不要排班。

 

若沒辦法看比賽,是否還要擔任志工呢?

 

其實能成為奧運工作團隊的一份子,跟單純當個觀眾,感受還是很不一樣的。觀賞比賽,還是可以在非值勤時間買票去。志工的識別證有進出場館的限制,通常你只能去你服務的場館,其他的場館是進不去的(當然入口是人管的,也可能會有管制比較鬆散的狀況,只是下屆2020奧運在日本,又聽說要引進人臉辨識,要趁亂闖關的機會應該小很多。)

 


(里約奧運志工識別證-OLS為田徑場館代碼、SBD為馬拉松起終點場館)

 

志工比較有機會看免費比賽的,是在當班的前後,可提早或留在自己服務的場館;但要注意的是,除非是該場賽事空位仍很多,志工在沒買票但有機會看比賽時,建議是不要大喇喇地穿著志工服坐在觀眾席上,這樣會讓人對大會工作人員的觀感很不好,因為旁人不會知道你是否仍在執勤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