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7
作者:alonetogether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先發輪值

Rivalry這個字,在美國職棒最常出現在洋基與紅襪的對抗中(就好像我們常看到這個字眼出現在日職的阪神虎與讀賣巨人的比賽中)。不過這種對抗的氛圍,恐怕還是以紅襪或阪神虎這邊的球迷要更在意一點吧?對洋基...

請繼續往下閱讀

Rivalry這個字,在美國職棒最常出現在洋基與紅襪的對抗中(就好像我們常看到這個字眼出現在日職的阪神虎與讀賣巨人的比賽中)。不過這種對抗的氛圍,恐怕還是以紅襪或阪神虎這邊的球迷要更在意一點吧?對洋基或讀賣巨人來說,紅襪和阪神虎可能只是聯盟其中一支球隊,但對紅襪或阪神虎來說,洋基和讀賣巨人可是命中注定的死敵,輸給誰都好,就是不能輸給那兩支球隊!

 

也因此就像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所寫的,他在波士頓芬威球場廁所的男生小便斗裡,居然看到洋基隊的芳香劑;而筆者也曾經在大阪一家餐廳外面,親眼目睹門口大刺刺寫著:讀賣巨人迷不准入內!但在紐約或東京,恐怕很難看到這樣的事物…

不過在2003與2004年這兩個球季裡,紅襪洋基對抗的戲碼,倒是激起了各種恩怨情仇,好比說從2004年春訓開始,就可以在媒體上讀到像是“Welcome to the Rivalry, A-Rod”或者“RedSox!Yankees!This time It is for Real”這般聳動的標題。

 

從1998到2003年球季,美聯東區的排名幾乎都維持不變:洋基第一、紅襪第二、藍鳥第三、金鶯第四,而魔鬼魚則墊底。對波士頓紅襪隊來說,想要獲得分區冠軍甚至是進入世界大賽,都非得跨過紐約洋基隊這關不可。兩隊位在同一分區,這就好像是冷戰時期的美蘇兩大強權,他們玩得可是零合的遊戲,當洋基最終在A-Rod爭奪戰中擊敗紅襪時,許多人已經認為洋基將要再度贏得世界大賽冠軍,而紅襪將再繼續籠罩在貝比魯斯的魔咒當中。

然而,兩隊在不管實力或天份的差距上,2003年冬天在紅襪隊一系列的補強中,已經有了顯著的縮小。就拿先發投手群來說,當紅襪隊制服組正在尋找任何補強球隊的積極性方法時,洋基隊反而顯得無所作為,任憑自己的優勢流失。已幾近乾涸的農場投手群先不說,2003年闖入世界大賽的先發五虎走了三個:Roger Clemens、Andy Pettitte和David Wells。這三位可不是弱隊裡面的三到五號先發,而是經過大風大浪,都能獨當一面的傳奇巨投!一次損失三名這款先發投手,對任何球隊來說都是難以彌補的傷害。但補強先發投手卻似乎不是洋基在2003年冬天的首要目標,他們交易來了Javier Vazquez和Kevin Brown(這位昔日強投,近年飽受年紀與傷勢的困擾),他們也期待John Lieber(剛從Tommy John手術中復原)和古巴投手Jose Contreras能恢復他們的往日水平。評論普遍認為2003年的洋基是先發投手強,而牛棚後援投手弱;然而在2004年的開局,他們不僅未能補強自己的牛棚,反到連先發陣容的星度與實力都大打折扣。

相較之下,紅襪隊則下重手補強球隊的先發投手陣容,除了Pedro Martinez(2003年14-4, ERA2.22)、Derek Lowe(2003年 17-7, ERA4.47)與Tim Wakefield(2003年11-7,ERA4.09)繼續留隊外,他們還從亞歷桑納響尾蛇隊挖來了Curt Schilling,並從自身3A拉上了Bronson Arroyo。

就是這群紅襪先發輪值,幾乎無病無痛地投完一整季,2004年合計為紅襪隊貢獻了73場季賽勝利。而更重要的是,這群不管天份、球路、個性與外貌…等等完全南轅北轍的傢伙,在季後賽中,除了發揮了有形的投球戰力,更淋漓盡致地展現了那無形卻更顯重要的「精神力」(尤其在至關重要的美聯冠軍系列賽最後三場球),為球隊作出了貢獻,讓紅襪隊走到了最後…

(下回待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