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0

[The Players' Tribune文章翻譯]在又暗又冷的雨中-Angel Di Maria

Embed from Getty Imageswindow.gie=window.gie||function(c){(gie.q=gie.q||[]).push(c)};gie(function(){...

作者:Mike Z

請繼續往下閱讀

Phil Li-Pu Chen (普普葛格)

比賽就像場遊戲一般,
Di Maria意指他在世足決賽拿到亞軍的感覺很難過,他希望就像是遊戲一樣,可以再玩一次(或意指不是真的)

如果是我的話會翻做:「這場比賽就像遊戲一樣,我多希望世界盃決賽像是遊戲一樣,能夠重新再來一次。」

Phil Li-Pu Chen (普普葛格)

對不起,我好像誤會了,我認為是Di Maria在本屆世界盃找回踢足球的快樂,心理輔導帶他走出來,對他而言足球又好像變成遊戲一樣快樂,這樣感覺比較洽當

 

我完完全全的迷上了足球,我記得我一直都在踢球,這讓我的球鞋每過兩個月就會破成了好幾塊,然後我媽再用粘著劑把他們黏起來,因為我們沒有錢能夠再買一雙薪的了。我想我在七歲的時候踢得還不賴,因為我為我鄰居的球隊踢進了64顆的進球,而有一天,我媽來我的房間告訴我:「有電台想要訪問你。」

 

我們到了電台去好接受他們的訪問,而我也因為過度緊張而幾乎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同一年,我爸接到了一通來自羅沙里奧中央競技(阿甲球隊,曾拿過阿甲聯賽的冠軍)教練的電話,說希望我去那裡踢球。這造成了一個非常好玩的局面,因為我爸是另一支球隊-紐維爾舊生體育會的死忠球迷,而我媽則是羅沙里奧中央的支持者,如果你不是出生自羅沙里奧的話,你很難了解世仇間的那種激情,那就像是生死決戰一樣。在比賽開踢後,每顆進球都會讓他們瘋狂的大叫,而支持的球隊贏了的那個人,會在接下來的一整個月裡都拿這件事笑另一個人。

 

所以你能想像我媽知道這件事後有多麼的興奮嗎?

 

但我爸說:「我不確定要不要讓他去,那裡離家有九公里遠,我們又沒有車,要怎麼送他過去?」

 

我媽回到:「不、不、不,不用擔心,我會載他去的,沒問題。」

 

而Graciela就在這時誕生了。

 

Graciela是我媽每天用來載我去練習時騎的又老又生鏽的黃色腳踏車,前面有裝籃子,而後面有位子可以載人。但問題來了,因為我妹妹也要跟我們一起去,所以我爸只好另外做一個木製的檯子裝在腳踏車的側面,讓妹妹坐在上面。

 

想像一下,一名女性騎著腳踏車,後面載著一個小男孩,旁邊坐著另一個小女孩,前面的籃子裡還有我的鞋子跟一些小點心。她騎過城鎮、爬上山丘、穿過鄰近危險的社區,就算是在又黑又暗的雨中,我媽也會繼續踩著踏板。

 

Garciela載著我們,到我們的目的地。

 

但老實說,我在中央隊的日子過得並不輕鬆。事實上,如果不是我媽的話,我可能早就放棄足球了,而且還會放棄兩次。當我十五歲的時候,我還沒有開始長高長壯,而那時隊上有一位有點古怪的教練,他喜歡身體對抗性強、踢球更有侵略性的球員,但這並不是我踢球的風格。有一天練習時,我沒能跳起將球頭槌入網,在練習結束後,那個教練叫了所有人集合,接著對我說:

 

「你就是個肉腳,我為你感到羞恥,你不可能有任何的成就,你只會成為失敗者。」

 

我的信心完全被摧毀了,在他說完之前,我就在所有的隊友面前哭了出來,然後轉身跑走。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當我回到家後,我把我關在房裡繼續哭。我媽知道事情有點不對勁,因為如果是平常晚上我練習完回家之後,我還會跑到街上繼續去玩。她進到房裡問我發生了什麼事,而我不敢老實說出來,因為我怕她會騎上腳踏車要去往那位教練的臉上揍一拳過去。她一向是個冷靜的人,但如果你對她的孩子做了什麼的話......你最好趕快逃!

 

我告訴她我跟人打了一架,但她知道我在說謊。所以她做了全天下母親都會做的事,她跑去找我其中一個隊友的媽媽問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當她回到房裡後,我早已哭的精疲力盡,我告訴她我不想再踢球了,隔天我甚至無法走出家門,我不想去上學,昨天那樣太難堪了。但我媽坐到我的床邊說:「Ángel,你必須回去踢球,你必須今天就回去,你要向其他人證明自己。」

 

我那天就回去練球,而神奇的事發生了,隊友們沒有嘲笑我,他們反而還幫了我,當球飛到空中時,防守的球員讓我能將球頭錘破網。他們想讓我心情變好些,那一天他們真的很照顧我。足球是個非常競爭的運動,尤其是在南美洲,每個人都想靠著足球過上更好的日子。但我會永遠記得那一天,因為他們知道我經歷過了什麼,而且對我升出援手。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