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0

[The Players' Tribune文章翻譯]在又暗又冷的雨中-Angel Di Maria

Embed from Getty Imageswindow.gie=window.gie||function(c){(gie.q=gie.q||[]).push(c)};gie(function(){...

作者:Mike Z

請繼續往下閱讀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還記得收到皇家馬德里來信的那一刻,在打開信之前我就已經哭了。

 

那是在2014年世界盃決賽那一天的早上11點,而那時我正坐在桌上準備讓訓練員來打針,在四強賽時,我的大腿肌肉受了撕裂傷,但在止痛藥的效用下,我可以正常的跑動。

 

我跟我們的訓練員說過這句話:「如果會斷的話就讓它斷吧,我不在乎,我只想繼續上場。」

 

當隊醫Daniel Martinez拿著信封進來時,我正在冰敷我的腿,他說:「Ángel,你看,皇馬寄了這封信來。」

 

我答到:「你說什麼?」

 

他說:「他們說你的狀況不能上場了。所以他們藉此對我們施加壓力,要我們今天不派你上場比賽。」

 

我馬上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傳聞皇馬想在世界盃結束後簽下James Rodriguez,而我知道他們要把我賣掉好清出空間讓他上場。他們不希望他們的「資產」有所損傷,一切就是這麼簡單,這是足球鮮為人知的商業化的一面。

 

我叫Daniel把信拿來,我連開都沒開就直接把信撕成碎片,並說:「把信丟了,在這裡我做主。」

 

前一夜裡我沒什麼睡,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巴西的球迷們整晚都在飯店的外頭放大型煙火,但就算當時是萬籟俱寂,我想我還是會難以入眠。在世界盃決賽前一晚的那種感覺是沒辦法用文字或言語來形容的,那種當所有你小時候曾夢想過的事此時此刻就近在眼前的感覺。

 

我非常希望能夠在那天上場比賽,就算會因此斷送我的生涯也一樣,但同時我也不想造成球隊更多的麻煩。那天,我起了個大早去找我們的教練Mr. Sabella,我們的關係很好,如果我告訴他我想要先發的話,我知道他會對要不要讓我上場這件事上有壓力。我把我的手放在左胸上,跟他說把他認為應該上場的人派上場就好。

 

「如果那個人是我,就派我上場,如果是其他人,就派其他人上場。我只想贏下世界盃而已。如果你需要我的話,我會奮戰到腿斷了為止。」

 

接著我哭了出來,我無法控制、那一刻所有情緒都湧了上場。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賽前的球隊會議時,Sabella宣布將派Enzo Perez先發,因為他的身體狀況健康無虞。當聽到這個決定時,我的心情十分的平靜。我在賽前打了止痛針,中場時又打了另一支,這樣在球隊需要我的時刻我隨時都可以上場。

 

但這一刻並沒有到來,我們輸了比賽,而我只能坐在場邊無能為力。這是我人生中最艱難的一天,賽後,媒體們在我為什麼沒上場這件事寫的很見不得人的樣子。但事實就是我現在告訴你的這樣,完完全全就是這樣。

 

但當我去找Sabella談談時我竟然在他面前哭了的這件事仍讓我覺得很苦惱,我想知道他會不會認為我哭的原因是不是因為太過於緊張。

 

事實上是,我一點都不會緊張,我已經擺脫了這種情緒,因為這一刻對我來說意義重大,我們離那個不可能的夢想只有一步之遙而已。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